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烛影斧声
    到了神人境界,其实用什么兵器已经是属于个人的选择。如果你心情好,甚至用一座高山为锤,或是以一条江河为鞭,只要对天地之力的控制足够,也能顺手。

    斧,在真人境武学中相对寂寥。因为简单直接,变化不多,没有什么有名的武学。

    但到了神人境中,不拘一格,万物可以为兵。

    古雷将的斧,如蛟龙出水,吞吐风云,虽然是力之极致,同样也是巧之极致。

    七十二路轮回斧法,封死天地八方,每一斧都能送你去轮回。

    在场围观之人,除了梵天女之外,甚至看不清古雷将的动作。

    她犹豫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不该出手救下沈振衣的性命。

    ——但想起沈振衣的大言,她终究还是没有阻拦。

    剑绝之血,不是那么好拿的东西。

    沈三公子既然敢拿在手里,就要承担相应的代价。

    就算是死,那也是自作孽,不可活。

    只是这么一刹那的犹豫,就算是梵天女,也已经来不及救下沈振衣。

    巨斧如轮,将沈振衣完全卷了进去,仿佛是一个自我隔绝的小天地,在这数丈方圆之内,演化生死轮回。

    一切如走马灯旋转。

    在烛影斧声之中,仿佛时间倒流,人的一生便在斧影中流转——而当流转轮回终结的时候,生命便要结束。

    沈振衣却不动。

    他微笑望着那变幻幻影,甚至连手都不想动一下。

    其实那些,不过是回忆映照罢了,只有他一个人能够看到,不过也颇有趣味。

    在七伤世界短短时间,也有不少过去,败退天罡,斩杀七宗,明月楼约战,晋王陵冒险……

    八修世界,更是丰富,皇城之战,乱离秘境,画面清晰,宛若昨日。

    然后九幽之地的白塔之战,一直到轮椅上的静默生活。

    再往前……

    还有无数熟悉的画面。

    回忆好像停不下来,虽然只是一刹那,却仿佛照见永恒。

    “咦?”

    古雷将感觉到有点儿不对,沈振衣的回忆太多,以至于他的巨斧轮回居然还无休无止——不过对他来说,也不必在意对手的回忆长短,他只要在敌人被回忆牵扯的时候,痛快斩下他的头颅即可。

    ——但是这个年轻人的回忆未免也太多,就算是千岁老者,也未必有那么多的过去。

    他摇了摇头,巨斧已落。

    斧落人头落。

    古雷将有充足的信心,所以甚至没往沈振衣的方向多看一眼,只等着剑绝之血掉落,他好伸手去取。

    然而巨斧落下的时候,他立刻就感觉到不对。

    ——没有他习惯的轻微的“嚓”一声。

    巨斧落空,回头看时,沈振衣静静地站在原地,而周围呼啸的轮回气旋,都已经消失不见。

    他是怎么避开这一斧的?

    古雷将迷惘了。

    巨斧轮回,沈振衣身周都被斧影笼罩,根本动弹不得,而斧刃下落,也明明就在他身上。

    为什么……却只是虚空?

    “第一斧。”

    沈振衣微笑。

    他似乎早就料定古雷将第一斧必然徒劳无功,所以仍然在计数。

    这在古雷将听来,无异于讽刺。

    他的面色沉了下来,不自觉地回头望向梵天女,却见后者也是一脸惊讶——显然她也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古雷将全都没放在眼里,只有梵天女是他的对手,他害怕刚才那一斧未成,露出弱点,让梵天女看出便宜。

    ——既然对手也没看清,那他就放心多了。

    ——可能,只是侥幸而已。

    古雷将目光一黯,冷笑道:“沈三公子的运气倒是不错,居然躲过了我的巨斧轮回一式。只是之后两斧,你当真要接,不怕死吗?”

    他这时候就选择性遗忘自己说一斧头砍不死人掉头就走的话——想要完成任务,就不得不脸皮厚些。

    “噗嗤。”

    楚火萝却笑了起来,她嘴上可不肯饶人,“刚才还说得有多了不起,没想到说出去话还能吃回去,真是丢人。”

    古雷将头盔遮面,也看不出来会不会脸红,只默默举手,准备着第二招的攻势。

    他内心其实还是疑惑,但却绝不会表现于人前,以免动摇军心。

    ——即使如此,雷将一击不中,已经引起了几位天罡的惶恐。

    “这……这是怎么回事?”

    武童喃喃自语,浑身颤抖。

    刚才他并没有与沈振衣动手,只是也他的弟子交手,便已经束手缚脚受了伤。原以为沈振衣的本领比弟子们高不到哪儿去,没想到他竟然能够在雷将手下逃生。

    “此人的武学居然这么高?不管他是怎么避过这一斧,刚才他要想杀我们,只怕也是易如反掌。”

    烟飞鸿蹙眉,心中开始打鼓。

    ——会不会,连雷将都收拾不了弃剑山庄中人?

    她忽然浮现这样的想法,又赶紧摇头,不敢多想。

    另外两名天罡未曾与沈振衣接触过,现在更加惊惶,忙问道:“烟姐,此人到底什么来历?你们之前与他交过手?他怎么能挡得住雷将一击?”

    “刚才便是他伤了你的眼睛么?”

    两人七嘴八舌,追问不休。

    烟飞鸿缓缓摇头,素苦初苦笑,阻拦两人道:“此事稍后详说,如今大敌当前,大家不要惊惶,只看雷将大人如何斩杀对手吧……”

    雷将若能杀了沈振衣,那么一切好说。

    若是不能……

    素苦初心中发冷。

    司马幽这时候也慢悠悠地凑到梵天女身边,低声道:“大人,这沈三公子殊不简单,千万不能以普通人目之……”

    他看梵天女没什么反应,咬咬牙又道:“若是……若是雷将败北,大人可另寻方法,不必与之相争。”

    这就是要放弃取得剑绝之血的任务了。

    在晋王陵墓中,司马幽就是做了这么个选择。

    ——他现在谢天谢地,当初没有冲动,否则在晋王陵墓中回不来的,可不会只有一个王杞之。

    当时他觉得沈振衣不过神人境第二重,但终究没有轻举妄动。

    现在,他们都觉得沈振衣不过神人境第三重——但是,谁知道沈三公子会不会还有什么底牌。

    司马幽已经觉得他深不可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