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宝物有德者居之
    剑血如虹。

    在那一刹那,剑绝陡然成形,化成一个血色透明的巨人,手持长剑,指向沈振衣的眉心。

    “你看看,我的剑!”

    煞气凝聚,剑气夺人。

    剑绝之意,化为实体,虽然力量不及生前之万一,但那剑气之凌厉,剑风之杀意,已经是强到不可思议的境地。

    若是易位而处,就算是梵天女或者古雷将都没有挡下来的把握!

    “他要死了……”

    古雷将冷笑,心中却也不由骇然。

    这剑绝之血的反扑,当真厉害,幸好有人给他们挡刀。

    ——反正在所有人眼中,沈振衣已经是个死人。

    沈振衣却不动。

    他微笑着望着剑绝虚像,对那磅礴的剑意与强横的剑招仿佛都视而不见,只是唏嘘。

    眼看浩大剑气即将刺穿他的眉心,沈振衣才有了反应。

    他抬起头,望着剑绝虚像,淡然开口。

    “你纵有千般不甘,万种剑意,奈何已过万年,一切成功。”

    “你……是虚无。”

    呼——

    仿佛大风吹过,剑绝虚像就如同沙雕一样,窸窸窣窣化为粉尘,四面飞散。

    ——最终,一切散落。

    剑意抵达沈振衣的时候,只如一阵清风,让他的白色衣袂起了浅浅的涟漪。

    他摊开手掌,剑绝之血,静静地落在他掌中。

    剑绝之血,居然自投罗网?

    “竖子,竟敢抢我宝物!”

    古雷将勃然大怒,扭转身形,不顾相隔百丈之遥,不管不顾地就是一巨斧斩来!

    轰!

    斧声如雷,轰然有声,一道鸿沟从他面前裂开,一直不住向沈振衣的方向延伸。

    梵天女娇叱一声,白纱横掠,下意识阻挡了他汹涌的攻势。

    剑血冲击,对沈振衣无效,这本来已经够令人惊讶的,何况剑绝之血还落入沈振衣手中,作为灭生堂此次行动的主持人,她本该迅速出手,将东西抢回来,但她毕竟天生仁善,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古雷将逞凶。

    其他人,却全都已经目瞪口呆。

    尤其是司马幽,面色阴沉地几乎要滴下水来。

    刚才那一下剑血的冲击,威势之强,远超他的想象——如果他自己面对这样的攻击,恐怕是必死无疑。

    但对于沈振衣来说……却好像只是清风拂面?

    这……这是何等的修为?

    “难道说那剑血冲击,只是外强中干,并无真正的攻击力?”

    “但即使如此,沈振衣这份养气功夫,也实在了得……”

    面对这样的攻势,就算明知道是假的,谁又敢掉以轻心?

    司马幽越发看不透沈振衣了。

    “师父,这就是剑绝之血?”

    楚火萝不管他们打得热闹,凑到沈振衣身边,好奇地盯着那晶莹剔透的血珠看,忍不住就想伸手去摸。

    ——这就像是一颗纯色的宝石,形状并不规则,有棱有角,显得冷硬锋锐。

    沈振衣拦了拦,微笑道:“此物乃是煞气凝结而成,你现在还不能碰。”

    煞气与天地之力天生犯冲,必然会起激烈的冲突。

    楚火萝如今修为未足,会被这煞气贯体,难免会受其冲击。

    “那师父你拿着怎么没事?”

    楚火萝嘀咕着,却也知道沈振衣当然是没事的,沈三公子怎么会有事?

    “这位剑绝,当年也是惊才绝艳之辈,即使囿于天地,不能有所突破,但也将剑法推到七伤世界前无古人之境界。可惜气量太过狭小……”

    他摇了摇头,回头望向崩塌的天柱。

    那天柱一剑,只是为了让剑绝看看神妙,看看未知的风景,可惜此人量窄,竟然气得呕血,从此走上偏路——纵然以煞气为剑确实能够提升剑招的杀意和攻击力,但是登临极限,仍然无法超过原来七伤世界的绝顶。

    “纵然重开一脉,但天地仍然不宽,最后被自己心性所拘束,郁郁而终,也是天意。”

    沈振衣为之一叹。

    楚火萝眼睛一亮,拍手叹道:“师父,你的意思是说,九斋湖旁天柱的剑意蕴含更深,那好可惜,居然被剑绝之血毁去了!你干嘛不提醒我们,让我们先吸取天柱的剑意?”

    吸取九斋湖底剑绝剑意,已经让她们顺利突破,如果吸取天柱剑意,岂不是效果更佳?

    沈振衣微笑,“天柱剑意固然高妙,但已经超越了七伤世界的层次,即使是剑绝本人,也难以破解其中奥妙,才会气急呕血——你们目前也是不成的。”

    日后,自当别论,不过那也不差天柱这一份儿了。

    楚火萝叹气,“那也只能如此了。”

    她双眉一挑,忽然狐疑道:“师父,你怎么又知道这么清楚,当年和剑绝比试的人,不会就是你吧?”

    除了沈三公子之外,还有谁能够把一个好好的惊才绝艳的天下第一剑客,将剑法推演到前无古人境界的高手,气到吐血的地步?

    对于师父的神奇,楚火萝等人都已经习惯,哪怕他处处留下痕迹,那也是理所当然。

    沈振衣笑而不语。

    古雷将被梵天女所阻,勃然大怒道:“你别犯傻了!如今剑绝之血落到别人手里,先杀了他,我们两家再争便是,为何挡我?”

    梵天女一怔,也才回过神来,收了白纱,转头对沈振衣道:“沈三公子,请将剑绝之血交出来,我们保证不伤你。以你们弃剑山庄的实力,实在是留不住这宝物的!”

    她语气温柔,却透露着不容置疑的决心。

    灭生堂此行,对剑绝之血也势在必得,他们不能让兽心人得到此物,却也不能让弃剑山庄将剑绝之血带走。

    沈振衣微笑道:“梵天女这话就差了。凡宝物,有德者得之,既然剑绝之血已经到了我手,便是它选了我。此物与灭生堂无缘,何必要强求?”

    什么?

    梵天女半天没反应过来,之前沈振衣温文尔雅,从来都是客客气气,怎么突然会说这么无赖的话。

    什么有德者居之,你这是自认有德者?

    那么灭生堂和兽心人组织,就全是无德者喽?

    梵天女与古雷将全都面色难看。

    司马幽低声叹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