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混战中的意外
    这是剑。

    是恐怖的剑。

    在场之人,都能感觉到剑意中带着疯狂的颤栗——剑绝是第一个用煞气练剑之人,他的剑为戾气所钟,除了杀意,更有一种毁灭的倾颓。

    即使是兽心人,也感觉到皮肤刺痛的恐惧。

    “这就是剑绝的力量吗?”

    古雷将的呼吸粗重起来,这种力量让他神往——如果兽心人可以掌握煞气之力,那距离真正的兽化,就又进了一步!

    “剑绝之力,骇人听闻!”

    梵天女面色发白,越发确定绝不能让这剑绝之血流传出外,否则的话,必然引起大劫。

    轰!

    轰!

    崩塌仍在继续,天柱碎裂的石块,落入干涸的湖中,仿佛要将其填满一样。

    随着天柱消失,那最后一滴水也变得越来越浑浊,在空中扭动着,最后变成赤红之血!

    剑绝之血!

    “是我的!”

    古雷将大叫,飞身而起,不知从哪里抽出比自己身躯更高的一口巨斧,狠狠向前劈出,仿佛要撕裂空间。

    巨斧轮回!

    一出手就是绝招,古雷将毫无保留,目光只盯着那飞舞在空中的剑绝之血,一定要占为己有。

    “你做梦!”

    梵天女化作朦胧光影,急速向前,十二道白纱化作宫墙,将古雷将阻绝在外。

    古雷将冷笑摆手,“雕虫小技,岂能拦我?”

    他的巨斧往下一压,狂风涌起,猎猎有声,十二道白纱刹那间被他斩开一半,身形急进,但终究还是被暂时拦了下来。

    五大天罡与两位无情道人加上司马幽及其下属,也开始混战起来,一时间天昏地暗,杀气惊天。

    “咦?”

    楚火萝发现不对,转头对沈振衣道:“师父,那个司马幽的功夫不差,看来在晋王陵墓的时候保存了实力呢!”

    司马幽轮番与几大天罡交战,无论面对任何人都不落下风。

    ——楚火萝可记得,当时在晋王陵墓中他总是手足无措的样子,现在看来可全是装出来的。

    “此人既然灭生堂中人,隐藏实力便是理所当然之事。”

    沈振衣微微点头,“兽心人组织潜伏那位王什么少爷的身边,试图夺取元兽宝典,司马幽想来是去阻止此事的。”

    不过被我们横插一杠了。

    灭生堂想要的东西,几乎都被沈振衣等人一扫而空,也怪不得司马幽对她们摆着一张臭脸,好像他们欠他多少钱一样。

    “两方各有所长,似乎势均力敌。”

    龙郡主看着他们动手,若有所悟,“这位古雷将与梵天女的本领可比我们强多了……只怕只有大师姐才能抗衡。”

    同样是神人境第三重,古雷将与梵天女对神力的调用已经得心应手,触摸到了第四重也就是神人境中阶的门槛。

    神人一体,以人化神。

    这是真正强者的起步,也就是内城高手的水平。

    神人境第三重的巅峰。

    巨斧轮回,已经到了力量的极限,任何一招,都足以裂开大地,将对手送入轮回。梵天女在力量上远不是古雷将的对手,但她别辟蹊径,以柔克刚,生生不息,断绝轮回,这又是神力的巧妙运用。

    力而有神,方为自身所有。

    若是无神,终究只是借来的力量,不能得以长久。

    观摩双方对战,对三个女弟子也有极大的帮助,沈振衣愿意留下来,这也是重要的原因。

    紫宁君摇头道:“我也不是对手。”

    她目不转睛看着古雷将的出手,这种简洁粗暴的攻击似乎更合她的胃口,若是她的力量更加纯粹单一,或许便能有这种效果

    ——但更重要的,是她要将冰、火、毒三种力量中种下自己神念的种子,将它们彻底吞噬占为己有。

    她心中一动,开始研究神念种子的用法。

    到神人境第三重之后,精气神的修炼到了一个新的境界,神识神念可以独立成形,化为实质,这正是在力量中埋下神念种子,加以操控的前提。

    紫宁君在沈振衣的指导下,已经开始尝试种下种子的方式,不过尚未成功,如今有人在自己面前演示武学,对她来说参考意义极大。

    不说紫宁君开始参悟神念种子的妙谛,却说古雷将与梵天女一时之间分不出胜负,兽心人与灭生堂也纠缠着打成平手。谁都没办法去关注剑绝之血的状况,那团狂暴之血在空中乱舞,不断发出咆哮声!

    “来来来!”

    “再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我的剑,才是七伤世界第一!”

    语气沉痛、悲哀、愤怒、骄傲,各种变化,不一而足。

    这人的执念,当真不散。

    即使是已经化为一滴精血,仍旧有着复杂的情绪。

    众人争斗,正围着这剑绝之血,外围更有禁天血魔阵,不怕它散逸逃去,一时便没有多加在意。

    没想到那剑绝之血在空中转了几圈之后,忽然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东西,发出嗡嗡震动声响,陡然如流星一般加速射出,飞离众人,朝着另一个方向疾驰。

    “什么?”

    梵天女与古雷将一起惊呼,不敢置信地看着剑绝之血飞驰的方向。

    ——直直冲向沈振衣!

    “杀!”

    剑绝之血发出空气震荡之声,仿佛千万人同时在嘶吼,杀意浓重,这一冲击的剑气,竟然比刚才轰塌天柱的气势更强!

    这位沈三公子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这是……要他的性命?

    梵天女不由有些懊悔,早知道如此,刚才沈振衣要走的时候就让他走了,如今他被这剑血正面冲击,只怕是抵挡不了,枉自送了小命。

    这剑血的冲击,就算是她与古雷将,都不能正面对抗,得迂回退避,何况是区区一个沈振衣?

    ——如今想要再闪躲,只怕已经是来不及了。

    沈振衣好像一点儿都没反应过来,仍旧是负手而立,淡然自若地看着前方,仿佛浑然没有察觉到危险将临。

    司马幽陡然瞪大了眼睛,死命盯着沈振衣的方向。

    他总觉得,可能会发生什么。

    即使是如此强大的剑血冲击,裹挟着如许强大的剑气,他却仍然感觉不到危机。

    ——沈振衣,难道还能安然度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