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区区小阵
    “现在该怎么办?”

    梵天女修为虽高,但处理任务的经验却不算丰富。原以为是要真刀真枪大干一场,现在有此变化,一时间一筹莫展。

    司马幽当然有备案,但是也没料到竟然会这么快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叹息道:“剑绝之血现世,凶戾之气冲天,我们一怕兽心人夺走,二也怕此血化形入世,祸害人间……我吩咐周边弟子,先开禁天血魔阵,保证剑绝之血不逃走吧!”

    这本是他们藏在暗处的底牌,这时候却得提前泄漏了。

    两个无情道人一起皱眉,其中一个涩声道:“我们只要保证剑绝之血,不落入兽心人手中就行,散逸逃离,与我们何干?凶煞之物,七伤世界多得是,我们难道还能一一管得过来不成?”

    司马幽一怔,才想起灭生堂素来都是这样的处事态度——他地位不够高,也就没多说话。

    梵天女宅心仁厚,犹豫了一下道:“我们既然能顺手帮一把,不如就减少些杀戮也好。剑绝之血化为怪物,也不好治,到时候仍旧要内城派人来处理,说起来又是我们的不是……”

    她吩咐司马幽张开禁天血魔阵,严阵以待。

    两个无情道人眉头皱得更紧,不过这个任务以梵天女为主,他们也不想得罪,便都闭口不言。

    只听四面哨响,各色光芒冲天而起,摇曳如虹,封禁四面,最后染成一片血红色。

    禁天血魔阵,封禁空间,不让任何邪戾之物离去。

    古雷将眼皮狂跳,“灭生堂这次好大手笔,若是我们猝不及防,说不定还真要着他们的道。”

    他的目光冷冷扫过五位天罡,烟飞鸿等人知道自己办事不力,各自低头认错,这种大阵仗都没有事先侦测到,如果不是出了意外,他们取剑绝之血的时候,只怕真的会非常被动。

    “不过气运在我,灭生堂再怎么蹦跶,果然也是无济于事。剑绝之血居然主动出世,他们这大阵暴露,又怎能困的住我?”

    古雷将环视四周,看九斋湖的水位迅速下降,厉声吩咐道:“等着剑绝之血出现,你们立刻动手抢夺,切不可再犯错!将功折罪,回到分舵之时,我才好为你们说情!”

    五位天罡一起称是,武童担忧地望了望沈振衣他们几人,蹙眉问道:“雷将大人,那这几个人怎么办?”

    弃剑山庄上下几个人如今变得特别扎眼,他们悠闲地在湖边晃荡,恰好在灭生堂与兽心人两伙对峙之人的中央,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古雷将冷笑,“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不必管他们,待会儿抢夺剑绝之血的时候,他们若是自己作死被波及,那可就怪不了我们!”

    剑绝之血出世,必然是大阵仗,加上禁天血魔阵的反冲,还有灭生堂与兽心人两批人动手的余波,绝对是移山填海的巨力。

    弃剑山庄这几人若是被卷进去,也只有自求多福,反正是他们自己惹来的麻烦,古雷将才懒得去管。

    沈振衣却动了。

    他看了看天边血红色的光芒,再看碧波已经化为沸腾的血池,鱼虾挣扎,苦不堪言,微微摇头道:“景致差了,我们走吧。”

    之前九斋湖万顷碧波,烟波浩渺,望着心旷神怡,到了现在,却让人大倒胃口。

    美景没了,剑气已收,他当然没有继续停留的理由,施施然转身,就要离开。

    “你们暂时不能走!”

    两个无情道人叱喝道:“站住!”

    他们一左一右,飞身而来,拦在沈振衣面前。

    楚火萝双手一叉腰,恼道:“你们这两个牛鼻子,好生不讲道理!这九斋湖又不是你们家开的,我们要来便来,要走便走,关你们什么事?”

    对兽心人和灭生堂两面,楚火萝都没什么好感,他们都是凶巴巴的居高临下,好像自己有多么了不起似的,让人看着就觉得不顺眼。

    司马幽听到这边吵了起来,眼见无情道人与弃剑山庄之人对峙,心中一凛,赶忙过来打圆场。

    “沈三公子,许久不见,我们这朋友只是一时情急,失了礼数,还请公子见谅。”

    他本该刚刚就来与沈振衣见面打招呼,但因为心中忌惮,一直故作不见,这时候才来寒暄,显得有些刻意。

    司马幽自己也觉得尴尬,又赶忙补充道:“如今禁天血魔阵刚开,四面防护凶猛,公子本领高强,自不用怕,只令弟子们若是不熟悉阵法,只怕会被反击,万一受了什么损伤,那可就有伤和气。”

    沈振衣看了看天色,哦了一声,微笑道:“司马先生不必担心,区区小阵,我们还不放在眼里。

    区区……小阵……

    司马幽脸色发白,他倒是忘了沈振衣这种气死人不赔命的理所当然态度,果然把话说得太委婉不好。

    旁边两个无情道人当时就翻了脸,一个冷笑道:“师兄,我们出道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这么自以为是坐井观天的家伙。禁天血魔阵之威,他真以为只是随便说说的?”

    另一个摇头晃脑,“那好,我就不拦你们,看看你们在这阵法中是如何被撕成碎片!”

    禁天血魔阵,借天地戾气,压制戾气,结合成为一个复杂诡异的阵法。一般武者入内,所有修为全都被禁锢,更要受到无边戾气冲刷,恐怕只看见眼前一片血光,就已经形神俱灭,连后悔都来不及。

    他们看沈振衣这般托大,都是心头火起。

    司马幽却知道沈振衣未必是托大,他苦笑道:“三公子,在下是说笑的。弃剑山庄武学玄奥莫测,自然不担心这阵法的威胁,只是我们还要依靠这禁天血魔阵拘束剑绝之血,若是公子离去,留下缺口,让那剑绝之血遁出,只怕伤及众生,有伤天和。”

    赶紧换一个借口比较好,他也算是顺着沈振衣的话头往下。

    ——扯上了众生,你总不好意思硬要离开了吧?那万一惹出事来,杀孽骂名可全都要怪在你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