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不好意思,是我搞的
    弃剑山庄。

    沈三公子。

    这个名号在最近的十九外城,可说是如雷贯耳。

    ——即使是兽心人组织,也不得不注意到这个崛起的年轻人。

    古雷将面色稍霁,但仍旧不愿意相信烟飞鸿竟然会败。

    “万俟绝境,就是失陷在弃剑山庄?”

    “这么说来,此人倒也有几分本事,只是你怎么可能输给这些弟子?”

    他眉头紧蹙,目光在楚火萝、紫宁君和龙郡主三人身上掠过,怎么看都没什么特殊之处。

    司马幽也正在向梵天女报告沈振衣之事。

    梵天女听了一半,便皱眉道:“这个沈振衣,便是你们上次去晋王陵墓所遇之人,我记得你之前就说此人不凡,内城倒是无人重视。”

    灭生堂枝蔓繁多,体系庞杂,派系也极多,司马家虽然是重要人物,但也并不意味着司马家任何人的报告都会受到重视。

    尤其是这么低级的行动,沈振衣的本领也被认为诸多夸大,不被采信。

    七宗论武之后,弃剑山庄强势崛起,内城才应该多加一点关注吧?

    “此人的本领,只恐远不止此。”

    刚才司马幽亲眼目睹沈振衣三名弟子,各自都又不凡艺业,展现出绝世的剑法,对战三大天罡稳占上风,心中更是凛然,对沈振衣的评价更上一层楼。

    “此人倒是一个变数。”

    梵天女看着沈振衣,又看了看对面的雷将,不免有些尴尬。

    他们双方本来已经剑拔弩张,眼看就要动手,现在却因为一个神秘的第三人,导致双方都不能急于动手。

    “他,到底是帮谁的?”

    无论是雷将还是梵天女,都得先琢磨这么一个问题。

    “扑朔迷离。”

    司马幽也没把握。

    梵天女想了想,先与沈振衣打了招呼,灭生堂虽然不算是霸王城的官方组织,但至少站在人族一边,她有攀关系的理由。

    “沈三公子,近日得闻弃剑山庄之名,小女子也甚为钦佩。公子以斩月飞仙之体,短短时日,飙升至三级宗门,实乃人族之幸。”

    “如今兽心人狼子野心,想要在此夺取剑绝之血,修炼煞气武学。与凶兽共谋,诛杀灭绝人族,实乃丧心病狂,还望公子看在人族一脉,施以援手。”

    梵天女的理由冠冕堂皇,她当然也不是真要沈振衣帮忙出手——如果他们弃剑山庄的人突然出手相助,她反而要怀疑对方的目的。

    她只希望沈振衣能够两不相帮而已。

    沈振衣微微笑道:“兽心人若想要灭绝人族,我当仁不让要出手的。不过我已经答应过他们,不干涉他们收取剑绝之血,梵天女既然在此,想必定能阻挠他们成事,我就不多管闲事了。”

    灭生堂行事极端,比之兽心人组织也不遑多让,有许多事连沈振衣当年都看不过去。

    本来剑绝之血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何况更有严重的缺陷,让兽心人得去也没什么妨碍。何况沈振衣也答应过了烟飞鸿,不管他们的闲事,此时自然婉拒。

    古雷将冷笑,“梵天女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难道你自知不是我的对手,所以还要请人帮忙么?”

    他听烟飞鸿说完,虽然不能说放下心,对沈振衣几人仍旧充满了警惕,但到底松了口气,故意嘲讽梵天女,希望她能够撇开沈振衣,与他们单打独斗。

    梵天女听到沈振衣两不相帮,心里也是一块大石头落地,她当然不惧古雷将,淡然道:“今日此来,正是要阻古雷将成事。如今沈三公子两不相帮,那是最好,正想领教一下古雷将的巨轮战斧!”

    对方手下有五大天罡,她手下除了两个无情道人之外,还有司马幽与其下属老仆,相比之下实力相当。

    只要梵天女能够击败古雷将,那自然就能挫败兽心人组织的阴谋。

    “好!”

    古雷将也懒得多说,正要动手,忽然听九斋湖水轰隆作响,竟突然沸腾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灭生堂与兽心人双方都是大惊,他们还没开始动作,怎么九斋湖已经有了变化?

    “是你动手了?”

    古雷将转头急问烟飞鸿,烟飞鸿懵然摇头,她们确实打算事先布置,以抽取九斋湖水,但还什么都没干就被沈振衣阻止,哪有本事现在动作?

    梵天女更是诧异,问司马幽,“你们没看住兽心人的动作?”

    司马幽满脸尴尬,苦笑道:“是我的错,兽心人何时安排,我竟然不知……”

    他们都兵荒马乱的时候,沈振衣施施然上前,拱手解释道:“不好意思,九斋湖变化,似乎是我们造成的。”

    “你们?”

    古雷将与梵天女异口同声惊呼。

    他们俩本为敌对,这时候倒是不约而同。

    沈振衣淡然点头。

    “九斋湖水,原本不平,只是被剑绝的剑意锁住,所以才未曾被剑绝血煮沸。刚才我三个弟子,吸取剑绝剑意提升修为,刚刚将剑意吸取完毕,如今九斋湖水少了剑意封锁,自然难以维持,很快就会蒸发殆尽。”

    他顿了一顿,又道:“九斋湖干,剑血冲天,石柱必倒,到时候就是剑绝之血现世的时候。我看你们双方还是做好准备,抢夺剑绝之血吧!”

    这时候再拼斗,殊为不智。

    “怎么……怎么会?”

    梵天女与古雷将同时目瞪口呆,沈振衣的上半截话,分开来每个字他们都懂,但结合在一起,怎么就听不懂了呢?

    古人留下的剑意,可以吸收,还可以借此来提高修为?

    这是什么见鬼的武学理论?

    而下半截话,更是让他们惊骇非常。

    梵天女此来,就是为了阻止剑绝之血出世,而古雷将则是为了将剑绝之血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中——现在看来,两人的目的都没达到,双方没有分出胜负,剑绝之血已经要自行出世了!

    谁知道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他们俩心中都是焦急万分,表面上偏不能露出来,只能暗骂沈振衣。

    ——这弃剑山庄,到底是搞什么鬼的,怎么就弄出那么多幺蛾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