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九章大日之瞳
    “烟姐!”

    武童与素苦初齐声大叫,甚为惊惶。

    “拼命了!”

    远处的司马幽也直起腰,蹙眉道:“这大日之瞳伤人之前先要伤己,如此爆发,至少三年之内不能视物。这么说来,他们果然是在动手,不是在耍花枪?”

    刚才武童与楚火萝、素苦初与龙郡主两战,虽说激烈,但并未出现生死相搏的状况,所以司马幽仍然在怀疑沈振衣的身份。

    但如今重创烟飞鸿,而且这大日之瞳极有可能伤到紫宁君——难道沈振衣与兽心人终究不是一路?

    他皱紧了眉头,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情况。

    像司马幽这种心思诡谲之人,什么事都会多想一重,沈振衣此事怎么都说不通,他也就越发想得纷乱。

    他在胡思乱想,场中之人当然顾不上。

    大日之瞳,焚尽俗世!

    传言这是上古大日如来出世之时发下的誓言,他修炼闭目禅法,一旦睁眼,赤火焚城,一切化为乌有。这传说不知是真是假,但七伤世界确实有这么一种武学,将自身精气与大日之力储存于眼中,有一日突然爆发,势不可挡。

    这大日精华射出,毁天灭地,其势如雷,无人能挡。

    就算是紫宁君的三相神剑,在这大日之瞳面前也没有丝毫抵抗力,黑火、寒霜、绿雾,如摧枯拉朽一般被彻底撕开。

    “大师姐!”

    楚火萝大急,就要出手相助,却被沈振衣拦住。

    “且再看。”

    沈振衣淡然挥手,并不在意!

    轰!

    大日之瞳的光华,此时已经逼近紫宁君面前。

    紫宁君并未闪避,却只做了一件事。

    ——抬眼!

    她也同样只是对着烟飞鸿看了一眼。

    堪破真幻之眼!

    紫宁君的双瞳中射出如琉璃一般的光,在炽热的大日精华面前,却没有丝毫破损融化的迹象。

    铮铮!

    两人的目光接触,竟然如同金属撞击,发出清亮之声。

    “紫宁终于能够运用堪破真幻之眼了。”

    沈振衣欣慰地点了点头。

    紫宁君在乱离之境得此秘术,但一直也只能当作被动使用,如今她三相神剑已成,也自悟堪破真幻之眼的用法,第一次出手,便与暴烈强横的大日之瞳拼了个旗鼓相当。

    烟飞鸿拼死一击无果,顿觉后悔,她使用大日之瞳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但对方却仍然轻描淡写地予以化解——她到底图的什么?

    心气一沮,便无再战之力,大日之瞳收起,她只觉得两眼剧痛,面前一片漆黑,黯然退到一边。

    “弃剑山庄门下,武学高明,我也不是对手。”

    她咬牙切齿,言语中有着刻骨恨意。

    武童与素苦初一左一右,上前扶住了她。

    “我们可以走了吧?”

    素苦初悲愤询问。

    “搞得像我们欺负你似的。”楚火萝昂头,不屑道:“可别忘了,明明是你们自己先来找麻烦的。凭什么你们可以来撩一下,我们就非得让你们想走就走?”

    素苦初语塞,确实是他们对沈振衣几个发动了攻击,对方就算是杀了他们,也只是正当防卫,何况对方只是提出试剑而已,似乎说不上欺人太甚。

    “试剑已毕,我们技不如人,只希望沈三公子能够遵循诺言,不要管我们取剑绝之血的事。”

    烟飞鸿总算恢复了冷静,如今三人惨败已经是事实,再不甘心也无济于事,她双目受损,已经是失策。事到如今,就只有期待沈振衣能够信守诺言。

    ——本来她还想追问沈振衣到底是怎么知道剑绝之血的,现在自然也没这个底气。

    “好。”

    沈振衣淡然点头,“既然三场试剑已毕,你们也算全力以赴,那我就不管你们了。”

    他回头对紫宁君、楚火萝、龙郡主三人道:“你们就继续在此参悟,等剑意吸收完毕,我们就走了。不用管他们干什么。”

    你们还要待在这儿?这样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好么?

    武童与素苦初面面相觑,他们终于想起必须留在这儿,因为他们还有任务在身。可这么面对着几个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之人,心里难免不舒服。

    他们三个只能默默后退,尽量离沈振衣他们远点。

    沈振衣果然不管他们,只让楚火萝三人继续吸取剑意,正好沉淀之前一战的内容,巩固境界。

    九斋湖水,每隔一段时间便有水柱冲天而去,化为水龙,那便是湖中的剑气被楚火萝等人吸取的征兆。

    除此之外,九斋湖旁倒是平静下来。

    司马幽更摸不着头脑,只觉得脑门蹦蹦的疼。

    打了半天又不打了,双方离得那么远,也不像是要同行合作的样子。

    ——为什么有了沈振衣,总会变得超乎控制?

    就在这时,只听远处传来两声连续的鸟鸣,清脆悠长。黑衣下属精神一振,喜道:“他们来了!”

    内城前来支援的人手,终于快要到了。

    他话音未落,就见天边一道闪电掠空,旋即是雷声隆隆,阴云之后,又有三个人影从另一个方向飞驰而来。

    为首之人,身披铠甲,背负黑色巨刃,目光凌厉有如冷电!

    “他们……也来了!”

    司马幽抬头,神色一下子紧张起来。

    这种时候,顾不得沈振衣这个变数了。

    己方的高手,与对方的雷将居然同时到达!

    ——几乎在同一瞬间,双方都发现了对方。

    雷将凌空顿住,长笑一声,“真是阴魂不散!但凡我们兽心人有什么活动,你们灭生堂就要一直跟着。不过就凭你们几个,能拦得住我们么?”

    他声音粗豪,可能是因为厚重头盔的关系,略有写沉闷。

    他的脸完全被遮住,看不清面容。

    从远处飘来淡淡的女子声音,反唇相讥,“藏头露尾的不是你们么?想着要凶兽灭世,自己却如狗一般生存,就算雷将修为再高,这种心性,又有何用?”

    司马幽的黑衣下属眼前一亮,欢喜道:“是梵天女来了!想不到内城居然派她过来,少君,这下我们不怕了!”

    有梵天女在此,雷将又能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