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你骗人!
    星宿奇阵号称不破之阵,就算是当日诡厉王落入阵中,尚且无从脱身——诡厉王传说是古往今来七伤世界最强之人,胜过如今玄天城诸位宗老,已经接近于神人境第九重极限,可说是行走在世上的神祗!

    这种阵法让他来试验?

    素苦初觉得自己还没活够。

    “不必再比,我认输就是!”

    他哇哇大叫,就想脱身逃走。但沈振衣不说话,龙郡主当然也不会停手。

    “素苦初,你试试接一招!”

    烟飞鸿沉下脸,喝道:“沈三公子说得没错,这位龙姑娘的阵法虽然高妙,亦能引得星辰之力,化为千百星宿大阵,但只为表层,未得内里,你应该可以抵挡一阵!不要怕!”

    若是不全力出手,只怕对方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既然如此,倒不如爽爽快快,拖泥带水也没用。

    烟飞鸿在旁看了许久,明白确实如沈振衣所说,龙郡主的剑法没有也不可能到达将星宿奇阵的变化全部展现的地步。素苦初凭着修为,还是能硬抗一阵子。

    当然……只是能抵挡一阵,不是能够完全抵挡。

    这一点,烟飞鸿也看得出来。

    “是……烟姐……”

    素苦初无奈,他不敢违拗烟飞鸿的意思,看着龙郡主那闪烁万千星辉的剑光,心有余悸,却还是咬了咬牙,一头钻了进去!

    轰!

    一步天地隔。

    刹那之间,素苦初就发现自己不在停留于地面,九斋湖不见踪影,头上也不是蔚蓝天空,伙伴与敌人,尽皆消失一空。

    星光环绕,宇宙幽深。

    他到了一个头不着天脚不着地的可怕地方。

    “见了鬼了!”

    素苦初心惊胆战,大叫出声,“这就是星宿之力尚未完全?沈三公子,你骗人!”

    没有完成的星宿之阵,能将人摄到虚空之处么?

    ——素苦初怎么说也是兽心人三十六天罡之一,曾经听说过,离地百万丈以上,却脱离了地力,进入无限虚空,头上脚下,一无所有,只有星空璀璨清冷!

    如今他所在的地方,分明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无限虚空!

    在这种地方,寒冷孤寂,死气弥漫,就算是神人境高手,也难以坚持太久。

    素苦初本以为进入阵法之中,会遭遇到暴风骤雨一般的打击,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没想到面前却不是想象中的攻击——这种清冷和寂寞,比攻击更为可怕!

    “必须想办法破阵脱出!”

    他心中一阵恐慌,才待了一小会儿,他就觉得血液要开始结冰,裸露在外的皮肤传来针刺一般的刺痛感。若不是运起天地之力抵抗,很快就会出现伤痕。

    短时间之内,素苦初当然还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天知道他要被困在这里多久?

    但是……该怎么脱出这阵法啊!

    素苦初在虚空中转了两圈,一筹莫展。

    作为武者,修行的过程中多多少少会学习一些关于阵法的知识,以便于面对阵法的时候不至于全无抵抗之力。

    素苦初知道,任何阵法,也都是和武道一样,运用天地之力的一种方式。

    只是武道是武者以真气引导,起于内在;而阵法则是借用外界的布置,引动天地之力的变化,起于外在。

    这两者殊途同归,最后还是利用天地之力来进行攻击和防御的法门。

    阵法因为不拘泥于自身,又可以许多人联手施展,或是提前布置,所以比之武道有许多有趣的新变化。

    但又不能如武道一般,与自身合一,得超脱之道。

    所以阵法之中,必有阵眼,只要找到阵眼,就能找到破阵的方法。

    ——道理素苦初全都懂。

    然而还是没辙。

    他陷落在这可怕的星宿之中,全然没有抵抗之力,只有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

    ——或者,干脆就是等死。

    在星宿奇阵之外,旁人看到的景象,却是素苦初一头撞入龙郡主剑光之后,立刻便呆愣在原地。

    不但如此,他的头发和衣角,突然出现了冰蓝色的寒霜。

    这样的情形,就像是有人误入了寒冷的冰窟,身躯都开始结冰的迹象。

    ——不,对于神人境高手来说,就算是进入极北冰寒之地,也不至于会被寒冷侵袭,毕竟武学到此境界,早已经寒暑不侵。

    “这就是,星宿奇阵么?”

    烟飞鸿震惊。

    良久,她才回头对着沈振衣,苦笑道:“沈三公子,骗人不浅,明明令弟子已经能够将星宿奇阵发挥到如此程度,你还要谦虚什么?好了,如今素苦初也吃过苦头了,沈三公子可以放过我们了么?”

    烟飞鸿心中憋着一股气,若不是出于对沈振衣的忌惮,她早就翻脸了。自己这边技不如人,那不算什么,但沈振衣好好地戏耍他们作甚?

    “烟姑娘误会了。”

    沈振衣淡然摇头,“郡主以剑法运使星宿奇阵,早就到了极限,如今也不过只是勉力支撑而已,不足对素先生造成什么伤害,如今双方还在对抗,鹿死谁手,还未为可知呢。”

    龙郡主额头见汗,缓缓催剑,面色也开始发白,显然是耗尽了全部力气的模样。

    维持星宿奇阵,哪怕只是最初级的构造,只是表面,对她来说未免也要求过高。

    如果未将别人困入阵中也就罢了,将素苦初这个层次的武者拘禁,反噬之力陡然就加大了十倍。

    “原来如此。”

    烟飞鸿这才明白,“这么说来,就要看是素苦初先坚持不住,还是这位龙姑娘先不能维持阵法……这倒是比拼意志力的时候了。”

    龙郡主明明已经浑身打颤,天地之力和真气都已经透支运用,却仍然保持着一板一眼出剑的节奏,剑光如雪,将素苦初身周围得水泼不进。

    “如果是我,我也做不到。”

    烟飞鸿叹息,龙郡主的剑法阵法都让她惊诧,但更让她佩服的,正是这一份坚决求胜的意志。

    与之相比,素苦初的意志就薄弱许多了。大约过了一盏茶时分,就听素苦初哟哟大叫,翻着白眼道:“不好了!我要死了!”

    话音未落,就见他像癞皮狗一样滚倒在地,再不肯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