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你欺负人!
    烟飞鸿刚还在讥讽,“武童四百年童子功,纯阳如火,境界高深。这小姑娘就算会元磁剑法,也绝拦不住……”

    话音还没落,就见两条火龙消散,无影无踪,旋即就是楚火萝暴风骤雨一般的反击。

    烟飞鸿语塞,素苦初低头。

    境界差异,天堑之别,这是他们习武之初就明白的金科玉律,招式不如人、资质不如人、运用不如人,什么都不用怕,只要境界高人一重,就能稳操胜券。

    ——这个道理,在七伤世界基本上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越级挑战这种事,虽然偶有发生,但大多都是有各种各样的前置条件,或者是高一境界的受伤,或是受到其他禁制种种原因——但弃剑山庄的出现,颠覆了这一准则。

    沈振衣自己什么境界,现在无从揣度,但是他的三个女弟子,却已经证明了他传授的武学,有越级挑战的能力。

    “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历……”

    素苦初苦笑,皱眉苦思。

    “传闻他们得了沧澜秘库的传承,难道是真的?”烟飞鸿也得到过这个消息,她本一笑置之——兽心人组织也在找沧澜秘库,他们不相信弃剑山庄就能这么容易找着。

    “以前我只当是有人故意传播谣言,但今日亲眼目睹,却不由得不信了。”素苦初摇头,除了沧澜秘库,哪里还能有这么神奇的武学?

    他顿了一顿,转头又犹豫地问烟飞鸿。

    “你觉得……这一场武童会输吗?”

    本来,根本不需要问这样的问题。

    既然问这个问题,他就已经不看好武童了,他只希望烟飞鸿能够给他一个不同的答案。

    烟飞鸿却只叹气,“我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

    不但不知道武童会不会输,哪怕是对自己……也突然没了以前的信心。

    烟飞鸿记得刚才紫宁君的剑,回想起来,只觉得缜密稳健,浑然不像比自己低一个层次的样子。

    她面色发冷。

    场中武童在元磁之风的袭击下,节节后退,他无论施展什么武学只要一挥手间,光焰即灭,嗤嗤声响化为轻烟,这种无力抵抗感简直让人感到绝望!

    “这到底是什么鬼啊!”

    武童大叫,旋即有元磁的碎屑飞入他口中,他体内的天地之力刹那间也涣散混乱起来,让他胸口烦闷欲呕,口吐鲜血。

    若不是四百年纯阳童子功和雄厚的修为撑着,只怕早就被人如杀鸡一般宰了。

    他一边后退,一边暗暗咒骂,期待楚火萝的元磁之风能够留下空隙,不至于持续到他自己坚持不住。

    ——似乎是上天回应了他的祈祷,楚火萝换气回环,在逼着武童退出一百多丈之后,元磁之风暂时停止。

    武童立刻恢复元气,纵身而起,大骂道:“你总算气力不济了么?修为低就是修为低,就算能压制我一时,又怎能压制我一世?看我绝招!”

    他不敢怠慢,直接就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怒吼声中,就见掌心九条金色巨龙喷薄而出,摇头晃脑,张牙舞爪,仿佛要撕裂天地。

    “九阳化龙!”

    四百年纯阳真气,由初阳而二阳,二阳而三阳,以此类推,直至九阳绝顶。

    九阳至盛,无宣泄之道,化而为龙,吞噬日月。

    这一门武学,已经被武童推进到了极顶!

    就算是天罡之首领,看到武童这样的武学,也得赞叹一声威力绝伦。

    ——其实以武童的实力,他的天罡排名还该再前进几名。只是因为他脑子不好使,才影响了他的排名。

    “好!”

    烟飞鸿拍掌大赞,“总算没有辜负天罡名号,武童抓住了这稍纵即逝的机会,九阳化龙一出,必能扭转乾坤!”

    这样的招式,就算是她烟飞鸿也不敢硬接!

    然而……

    一切都是徒劳的。

    楚火萝的元磁之风停止之后,她并没有急切运转真气,调运元磁之力再攻,而是慢条斯理地用寒衣剑在空中横划两条,竖划两条。

    元!磁!之!井!

    滔天九条巨龙,正好冲入九个不同的区域,只听轰然巨响,这井字框架,几乎要被那膨胀的巨龙撑裂。

    然而……也仅仅是几乎而已。

    九阳化龙,固然威势比刚才强了数倍,但遇到元磁之井这种不讲道理的招式,依然没辙。

    九条巨龙,仍然像是泥牛入海一般,再无声息。

    武童揉了揉眼睛,呆立在当地,似乎还不能接受这结果。

    “这……这怎么可能?”

    “这是我全力出手的一招!这样都能被元磁之井破了去,那我还打个屁?”

    楚火萝轻描淡写地接下了他全力以赴的攻击,虽然在气喘吁吁……但那是因为刚才使用元磁之风消耗过大,和几乎没消耗的元磁之井没关系。

    如果不能超越元磁之力控制的极限,根本不可能对楚火萝造成伤害。

    她只要缓过劲来,就能够继续攻击……

    “元!磁!之!风!”

    果然楚火萝喘匀了气,长剑一挥,又是暴风雪袭来,武童倒翻七八个筋斗,好不容易脱出元磁之风的攻击范围,连忙摆手大叫,“不打了!不打了!你欺负人!”

    楚火萝大奇,收了剑问道:“我什么地方欺负人了?”

    武童赌气哇哇大叫,“你守招有让天下任何攻击化为无形的元磁之井,攻招有让任何防御无效化的元磁之风,打得我毫无还手之力,这不叫欺负人,那什么叫欺负人?”

    他虽然是顽童心性,却不是傻子,再这么打下去不是试剑,那时单方面的受虐!他又不是受虐狂,有什么好打的?

    元磁之井化散所有天地之力,任何借用天地之力的招式到了楚火萝面前就没了;元磁之风也是如此,除非不用天地之力防御,用自身真气硬抗——好吧,武童虽然有纯阳童子功,到底也不是横练功夫出身,这么挨打下去,绝对受不了!

    “我认输了!你果然厉害!”

    武童性子直爽,输了就输了,馋道:“你这功夫是师父教的么?你说我要是加入弃剑山庄,能不能学到这剑法?”

    他武痴成性,几乎要为了剑招弃暗投明。

    “武童!”烟飞鸿气得面色发青,恼怒叱喝。

    武童吐了吐舌头,他素来怕烟飞鸿,不敢造次,缩头缩脑地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