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谁弱谁强?
    “你还没资格与我师父动手。”

    紫宁君缓缓从另一边走来,衣袂飘飞,恍若天人。

    她在九斋湖旁参悟良久,虽然没有像楚火萝、龙郡主那样突破境界,但神态更为沉静,身周神光也更加凝练。

    ——毕竟她原本就是神人境第二重,想要一举突破第三重还没那么快,但从刚才那一剑举重若轻,轻易化解烟飞鸿的攻击,可见她所获提升也一样很大。

    烟飞鸿闭目。

    瞳中黑炎,消散无形。

    素苦初心中紧张,拉着武童,守到烟飞鸿的左右两边。这边楚火萝与紫宁君也是急忙过来,双方对峙。

    “烟飞鸿出手攻击沈振衣?”

    “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马幽身边的黑衣属下搞不清楚状况,更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

    兽心人已经到了三大天罡,自己这边人手却迟迟未到,就算沈振衣与他们不是一路,恐怕他们也很快就要开始取剑绝之血,这样可拦不住。

    司马幽淡笑摇头,“你不要急,他们似乎与沈振衣起了冲突。想不到沈振衣的三个女弟子,现在竟然已经能够拦得住三大天罡……”

    明明修为还差了一重,但紫宁君、楚火萝与龙郡主的气势,并不弱于烟飞鸿、武童与素苦初。

    “不管如何,沈振衣调教弟子的本事,实在是叫人叹为观止……”

    弃剑山庄获得沧澜秘库传承这件事,是司马幽自己传播出去的谣言,但到现在,他都不由得开始相信自己随口胡扯的会不会其实就是事情的真相。

    “你的剑很不错,不过比起我来,还逊色一筹。”

    烟飞鸿的黑炎攻击被紫宁君挡住之后,并没有动怒,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突然开口。

    “尚未及师父一成。”

    紫宁君淡然回应,针锋相对。

    她刚才那一剑,正是感悟九斋湖剑意,将自身武学融入其中的一种尝试,当时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此时也找不回来,想要再挥出同样的一剑也不容易,但她却丝毫不露声色,面对强敌,也没有畏缩之态。

    ——因为紫宁君很清楚,自己说得就是事实。

    她就算完善了那一剑,确实仍然不如沈三公子一成!

    师父的剑,乃是天上飞来,岂是凡人若能理解?

    烟飞鸿瞥了沈振衣一眼,略略皱眉,显然不相信。

    这次六大天罡联袂前往十九外城,算是他们第一次大型的任务,本来行动非常漂亮,十九外城明面上已经没有可以阻止他们的高手,但万俟绝境的失踪,却让这次任务蒙上了阴影。

    烟飞鸿本来就有意前往弃剑山庄调查此事,只是因为九斋湖事急,才不得不先行赶来完成任务。

    ——没想到在这里居然遇上了沈振衣。

    “沈三公子,也不过平平无奇嘛……”

    她上下打量着沈振衣,此人眉目如画,气质出尘,但实在看不出来有多强的境界,就算三个女弟子确实天分绝佳,武学更是玄奇,但也不能证明师父就能强很多。

    ——兽心人也对弃剑山庄以及沈振衣有比较详细的调查,很确定他们是从八修世界斩月飞仙而来没多久。

    也就是说,在没多久之前,沈振衣的极限最多是真人境巅峰,半步神人境而已。

    ——这些斩月而来的天才,或许是因为世界的桎梏而不能升级,等进入七伤世界之后,会出现突破性的境界提升。但最多也不过一重二重,神人境第三重需要大量的天地之力与真气积累,怎么算时间都不够。

    晋王陵墓中的兽心人基本被一扫而空,兽心人组织并未得到更详细的讯息,他们最后分析得出的结论,沈振衣顶多也就是神人境第二重巅峰,或许是得了什么厉害的武学传承,所以在面对神人境第三重高手的时候,也有对抗之力。

    ——直到他一招绞杀了雄真门的少门主戈小盘。

    戈小盘不算什么高手,可也是货真价实的神人境第三重,天罡级别就有把握能解决他,却不能这么轻松。

    兽心人组织立刻对沈振衣重视起来,不过与此同时,沈振衣也彻底得罪了七大宗门,陷入七大宗主围攻的绝境。

    这次九斋湖行动之前,兽心人组织觉得沈振衣必死无疑,所以只是想搂草打兔子一并铲除,也就没有多加关注。

    ——然后,就又出了意外。

    烟飞鸿不喜欢意外。

    所以她一到此地发现沈振衣,就想全力出手,要了他的命。

    可没想到他的弟子比自己修为还差一重,尚且能够抵挡她全力的瞳中黑炎攻击!她表面上不露痕迹,心中却如惊涛骇浪一般。

    三大天罡在此,居然没有留下那师徒四人的把握?

    烟飞鸿脑海涌起了这荒谬的念头。

    若不是如此,以她的性格,早就再度出手,哪里来那么多废话?

    素苦初也素来了解这位森冷恐怖的女子,眼看她都没有急于动手,更是心中发寒。

    他悄悄传音劝道:“烟姐,雷将大人很快就要来了,我们如今摸不清沈振衣的底细,不如暂且退走,免得重蹈万俟绝境的覆辙。”

    烟飞鸿心中打鼓,并未开口,薄薄的嘴唇显出冰冷的线条。素苦初看得出来,她已经再犹豫了。

    沈振衣这时候却开口了。

    “你们是不是想走?对不起,刚才可以走,现在却不成了。”

    他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几人,像是看着猎物。

    “我知道你们想要取什么东西,想来一会儿还会有人来帮忙,既然如此,就留下来给我三位弟子试剑吧。”

    沈振衣顿了一顿,又好心说道:“如果你们能够让我满意,湖底那东西,就算是给了你们,也无所谓。”

    湖底的东西,凶煞异常,难以利用,其实只是一个咒,一个封印而已,沈振衣自己是毫无兴趣的。

    ——而且,他也很清楚,这东西对兽心人其实也毫无作用。如果他们将希望寄托在这东西上面,恐怕会非常失望。

    烟飞鸿面色铁青,想不道对方竟然居然敢反过来威胁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