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他是雷将?
    九斋湖畔,清风徐来。

    沈振衣只在湖边静坐,三个女弟子则是各有行动,各自参悟吞噬着残留的剑意。

    远处,有几个人探头探脑。

    “这些人,要不要杀了?”

    一个面孔若顽童的年轻人,叼着一颗草茎,漫不经心地指着沈振衣他们的方向,似乎不是在讨论杀人,而只是在说中午吃些什么的问题。

    他的脸上有几条奇异的竖纹,身着大红色的短衫,腰间扎一条白色的缎带,手中举着一根短棍,笑至癫狂。

    “不要打草惊蛇。”

    他身边有个一身素白的男人,愁眉苦脸,面容严肃,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样子,“我们所求不过是剑绝之血,这九斋湖边,经常有人来参悟剑道,你难道还要统统杀掉不成?”

    “唧。”

    红衣人摇头,“可是要剑绝之血,不是要九斋湖干,天柱山倒吗?到那时候,人家肯定也觉着不对,总是碍手碍脚。”

    “等雷将大人来了再说吧,这次十九外城的行动已经出了纰漏,万俟绝境那个傻瓜连人都不见了,好好的三十六天罡缺了一个。再有麻烦我们都得吃挂落,何必呢?”

    白衣人苦笑不已。

    这两人,正是兽心人组织三十六天罡之二。

    红衣人名曰武童,天性不羁,犹如顽童,一身武学却也诡异莫测,并非等闲之辈。

    而这白衣人名曰素苦初,修行死心道,两人脾气最为不搭,却偏偏经常联袂出手,也是兽心人三十六天罡中的高手。

    这一次兽心人的大动作,恰好便是要到九斋湖取剑绝之血。

    与沈振衣一伙,又无巧不成书地撞上了。

    “你相信这是巧合吗?”

    更远处,司马幽站在山巅,远远望着湖边的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黑衣属下紧跟在他身后,连连摇头道:“此人必定与兽心人组织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可能是兽心人的高层。”

    他神色严肃,“少君,这么说来的话,元兽宝典也许已经落入兽心人的手里了。”

    司马幽陷入沉思,蹙眉道:“若是如此,只怕计划都要有变。”

    他们处心积虑,与兽心人组织对抗,晋王陵墓中元兽宝典,对于兽心人来说是重要的秘笈,所以司马幽亲自出马,想要阻止兽心人成功。

    ——事实上王杞之已经被他控制的七七八八,而混入斩绝门的兽心人也全在他控制之中,上一次行动本来也无论如何不会成功。

    但偏偏遇上了一个沈振衣。

    沈振衣奇迹般的过五关斩六将,一路开启晋王陵墓第一层,几乎是将第一层珍藏搜刮一空。

    元兽宝典,自然也落在沈振衣手中。

    ——司马幽很担忧。

    他一开始还没觉得沈振衣会与兽心人有关系,毕竟沈振衣杀起兽心人来砍瓜切菜,言语试探,他的立场也在人族这一边,并无异常。

    但回头再想想,司马幽总觉得不对,尤其是弃剑山庄突然崛起之后,这就让人费疑猜。

    没有背后支持,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武者出现?甚至七大宗门一起围攻,沈振衣都毫不在意——他如果没有内城的靠山,只怕倚仗的,就是城外那些东西。

    “目前我们调查来看,暂时还没见到兽心人修炼元兽宝典,不过时间尚短,不能确定。”

    “今日他们若是与兽心人一起,我们来的人手,只怕还是不足……”

    司马幽蹙眉。

    为了抵挡五位天罡和一位雷将,从内城调来了许多高手,但这没有将沈振衣考虑进去。

    ——沈振衣的实力尚未显露,司马幽担心即使是内城高手,也未必能拿得下沈振衣。

    他始终是有备而无患的人。

    黑衣下属却有些不在意,笑道:“少君,你也未免太看得起这沈振衣了。他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比雷将更强,我们既然请了皇甫大人来,拿得下雷将,当然也能拿得下他。”

    雷将的实力在天罡之上,就算仍然保留在神人境第三重,那也是资深多年,积累深厚,而且必有惊人绝艺,一个人挑几个刚入神人境第三重的武者不在话下。

    他们请来的皇甫星,却已经是神人境第三重巅峰,尤其擅长一气擒拿法,率领屠勇一卫,专门对付兽心人组织,颇有法度。

    按照黑衣下属的想法,沈振衣再强,总不至于强过雷将这个层次。

    “这也不一定。”

    司马幽叹了口气,“你别忘了,七大宗主一起出手,便是雷将也未必能够应付的下来。”

    沈振衣却应付下来了。

    无声无息地,解决了七大宗主。

    “若是他与兽心人一伙,完全可能是利用了星月兽皇赤帝网,才一举干掉了七大宗主!”

    黑衣下属脑洞大开,觉得好像一切都有了解释,忽然又道:“这个沈振衣,会不会就是这一次派来的雷将?所以他让万俟绝境躲了起来,误导我们的思路?”

    “这……”

    司马幽心中一动,这想法虽然匪夷所思,却也并非不可能。

    雷将本身就身份神秘,至少他们这个层次根本查不到。

    而沈振衣来历也成谜,说是斩月飞仙而来,但以兽心人组织庞大,完全有可能为他伪造身份。

    他若是雷将……

    很多事情确实能解释得通。

    比如在夺取元兽宝典这件大事上,为什么兽心人组织竟然没有派出真正的高手。

    如果有雷将在场,那就说得过去了。

    “只是……”

    还是有些不对。

    司马幽叹息一声,“我们且走一步看一步,等到皇甫大人来了,再做打算吧。”

    以现在的人手,对付天罡武童与素苦初两人都吃力,何况还加上一个沈振衣。

    他们原本打算,趁着兽心人还没来齐之前,先各个击破,杀了两人。

    现在看来,这个计划只能搁置了。

    “只希望他们别闹出太多动静……”

    司马幽喃喃自语。

    不过话音未落,就听湖畔楚火萝哈哈大笑。

    “我明白了!”

    她一剑重重向下砸去,轰然声响,水柱破空,就像是巨大的潮涌轰然,持续不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