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谣言四起
    弃剑山庄,归于平静。

    但今日的十九外城,却注定不平静。

    兽心人四面出击,但凡神人境第三重的高手,在这一晚都受到了攻击!

    除了七大宗主之外,能够跻身神人境第三重的,本来也只有寥寥几人。

    一夕之间,尽数全灭!

    第二天一早,薄雾中的十九外城,所有人都被可怕的消息给震懵了。

    七大宗门,全灭!

    剩余几个神人境第三重高手,全灭!

    就这么一晚上的功夫,十九外城的顶尖战力被一扫而空,这种大事,怎能不引起恐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七大宗门的弟子说起来,乃是沈三公子大发神威,一个人干掉了七大宗主,这……他居然这么厉害?”

    “别扯淡了!沈三公子再厉害,怎么可能一人干掉七大宗主,退一万步说,就算他杀了七大宗主,那天河钓叟呢?万杀刀呢?他们几个死在家中,难道也是沈三公子干的?”

    除非沈振衣有分身术,否则不可能一夜之间跑那么多地方!

    虽然七大宗弟子说的都是事实,奈何根本没有人相信。

    十九外城,已是一片恐慌。

    甚至渐渐有谣言,说是沈振衣勾结凶兽,设下陷阱借此机会杀了七大宗门的宗主,如今十九外城空虚,凶兽即将攻城!

    这消息一时间甚嚣尘上,以至于有不少正义之士前来弃剑山庄质问,沈振衣却全然置之不理,一个不见。

    他哪有这种闲工夫像愚人解释?

    与其浪费时间在这些没脑子的人头上,还不如在院中剥桔子吃。

    沈振衣淡淡坐在木案边,手里捧着一个拳头大小金黄的桔子,慢慢撕下一牙一牙,送入口中。

    楚火萝在帮他剥皮,但也着急,“师父,外面都在说你的坏话,你不去澄清一下嘛!”

    “那什么兽心人的三十六天罡,明明是你杀了,你怎么可能与凶兽勾结?”

    “他们还说你杀不了什么狗屁七大宗主,这惊天动地的剑法,他们看得懂么?”

    楚火萝叽里咕噜,心中不爽。

    沈振衣却淡然道:“人言不足畏,他们说什么又何必在意,反正不用多久,我们也不留在外城了。”

    他一举袭杀七大宗门宗主,以实力而论,弃剑山庄已经早就是满城无敌,以后晋升内城大比,必然能够突破,所以在十九外城中也待不了多久。

    “话虽如此……”

    楚火萝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也没法反驳师父。

    这时候怒千发急急忙忙奔了进来,“三公子,不好了,外城衙门要召你问话,说是怀疑你与凶兽有染,要你去衙门解释……”

    外城衙门发布命令,让沈振衣前去解释前夜之事。这是外城令庹万年与城门令颛飞商量好的,当夜之变,他们也甚为惊诧,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让沈振衣当替罪羊。

    如今民怨这么大,沈振衣这种突然崛起的外来人,是最好的泄愤对象。

    “我没空。”

    沈振衣却依旧干净利落地回绝。

    怒千发瞠目结舌,苦劝道:“三公子,这不是没空的问题。如今外面都在传是您勾结凶兽,屠杀十九外城高手,要引凶兽攻城,生灵涂炭。”

    “您还是去解释一下吧,尤其是那寻剑客又被您放走了,这下子死无对证……要是外城衙门咬死是我们弃剑山庄勾结凶兽,那可是会来讨伐的……”

    他出门打听消息,感觉到风向就不对。

    现在众口铄金,三人成虎,全都言之凿凿说说沈三公子勾结外敌,十九外城岌岌可危——这背后没人推波助澜,他是死活不信。

    这时候若是站出来解释清楚,或许还有一线挽回的余地,要是平白蒙受不白之冤,到时候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那又如何?”

    沈振衣仍然毫无反应。

    “如今十九外城,只有我是第一高手,他还能调什么人来讨伐弃剑山庄?”

    师父,你太霸气了!

    楚火萝都瞠目结舌,师父现在越发牛气了,但这话说得就是事实。

    七大宗主联手,都被沈振衣杀了,十九外城,还有什么人可以来讨伐他?

    “这个……”

    怒千发一时语塞,沈振衣说得没错,就算他不去外城衙门,又有谁能奈何得了他?

    只是……这种嚣张跋扈,真的适合弃剑山庄么?

    怒千发还要再劝,就听外面有人大喊,“沈三公子,出来接令!”

    “外城衙门的人已经来了。”怒千发苦笑,“三公子要不然出去看看?”

    “不去。”

    沈振衣继续干脆拒绝,他吃了一瓣楚火萝喂的桔子,淡然道:“不是已经说过了么?你去回绝吧?”

    怒千发尴尬地出门,对外面叫唤的执事陪笑道:“对不住,陶执事,沈三公子说他不去。”

    这位陶执事怒千发以前就认识,所以从他口中提前得知了消息,赶紧来通风报信,没想到沈振衣压根儿不领情。

    “什么?”陶执事瞪大了眼睛,恼道:“这可是外城衙门的传唤,有谁敢不去?沈三公子难道敢违抗我们霸王城的城法?要是这样,可是要被逐出城外的!”

    他拿着庹万年的令牌,鸡毛当令箭,自以为了不起得很。没想到沈振衣不但拒绝,连出来都不出来见一面,这叫他多没面子。

    “嗤!”

    楚火萝走出大门,冷笑道:“我怎么不知道外城衙门有资格逐人出城?你们是城主府么?而且你们可别忘了,我们弃剑山庄乃是三级宗门,城主衙门可管不到我们!”

    三级宗门,其实就是被内城巡查管理,在外城有超然的地位,就算触犯刑律,外城衙门也没有处置的权力。

    楚火萝当然不知道这一点,但龙郡主已经查得清清楚楚,自然会告诉她。

    陶执事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刚才他虚张声势狐假虎威,以为沈振衣他们毕竟是外来的乡巴佬,未必懂得其中奥妙,内城外城的管辖权哪儿是那么容易分辨的?吓唬一下就能将他们吓倒。

    没想到一个小姑娘出来就敢顶撞他,这叫他脸往哪儿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