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自寻死路
    煞气冲天,改变天地。

    如果说人道武学,以顺天为上,讲究天人合一;那么凶兽的力量,便是逆天而行,唯我独尊。

    煞气乃是天地间反逆的力量,代表着毁灭和杀戮。

    如今星月兽皇赤帝网已经成形,代表着生机和规则的天地之力被隔绝在外,煞气就显得尤为浓重。

    万俟绝境手指天地,一出手便是绝招。

    “天日坠落!”

    天地可崩,日月可落。煞气所在,百无禁忌。

    “兽心人竟然能够以煞气推动武学……这……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怒千发在室内望着,也不由觉得骇然。

    对人类来说,煞气便是逆乱之气,根本不能随心所欲的操控,必须得以神光加以抵消,才能够与凶兽对抗——兽心人居然暗中发展出这样的武学,真是不可思议。

    “他们真是从心里把自己当成凶兽,身体改造也到了一定程度。”

    若非如此,怎会能够将煞气利用到如此程度?

    “在七伤世界,能够施展出这样的武学,也算是不错了。”

    沈振衣却只是微微点头,叹息道:“就是对身体的伤害过大,不能长久。”

    他轻轻挥手,仿佛有个无形的巨人凭空出现,竟然是将急速下坠的日月托起。

    稳稳当当,没有一丝摇晃。

    “什么?”

    万俟绝境原以为,天日坠落之下,无力反抗的沈振衣必然是死无葬身之地。他被星月兽皇赤帝网笼罩,根本无法反抗,这……这又是什么武学?

    “你……你竟然也能运用煞气?”

    只一刹那,万俟绝境就反应过来,惊讶异常,“沈三公子,难道你是同道中人?”

    普通武者,绝不可能利用煞气之力,难道这位沈三公子也是组织中人。

    “逆反之力,何足道哉?”

    沈振衣摇头微笑,“我生而为人,哪里肯去做禽兽?你们坐井观天,不知顺逆武道之理,所以才自以为是,瞎练到现在竟然没有走火入魔,也是运气不错。”

    顺逆变化,本来就是武道之中的基本变化。

    若不懂得阴阳顺逆,就不可能正反合一,进入大包容之法,抵达更高境界。

    当然像万俟绝境这些兽心人一样,把自己当作凶兽,煞气在经脉中乱冲,造成不可逆的伤害,那不能算是练武,只能算是愚蠢。

    万俟绝境被他讽刺一句,恼羞成怒道:“我们的武学,乃是兽心天尊所创,奥妙无穷,你懂什么?”

    沈振衣大笑。

    “若是奥妙无穷,日月可重落否?”

    在沈振衣的托举之下,幻化出来的日月重新冉冉上升,将星月兽皇赤帝网内照得光芒万丈,之前的阴暗气息一扫而空。

    天日坠落,本是杀招,现在却气势全无。

    万俟绝境语塞,他本来就不算是果决之人,遇到这种未曾预料到的情况,竟然是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与此同时,远处只见彗星经天,地面震动,其余诸位天罡,应该也是趁着这时机在动手。

    ——拔除十九外城的高手,造成暂时的强者真空!

    这便是兽心人今晚的目标。

    别人应该不会遇到像自己这样的麻烦!

    万俟绝境自怨自艾,他因为要对付七位宗主,带来了星月兽皇赤帝网,所获资源最多,如果落后于其他同仁,那可就没面子得很了。

    “杀!”

    他咬牙切齿,不去多想,双拳下压,日月再坠!

    “我就不信,你一个普通人,能懂得煞气的运用之法!给我去死!”

    轰然声中,整个星月兽皇赤帝网都颤动起来,煞气越发浓重,下坠的日月大放光芒,仿佛要焚化一切。

    沈振衣轻轻叹息。

    “可惜了。”

    今日七宗之主莫名犯境,想要屠灭弃剑山庄满门,沈振衣杀了他们,杀气已泄,并没打算继续开杀戒。

    但是挡不住有人作死。

    “一日之中,我不想杀太多人。”

    “不过你既然不愿做人,那杀之如杀一狗,也就无妨了。”

    沈振衣淡然抬手,却见那下坠的日月陡然急速旋转起来,刹那间反弹而出。

    嗤嗤!

    万俟绝境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便被焚化为气体,彻底走入了绝境。

    那日月去势未衰,激射而出,撞在星月兽皇赤帝网的边缘,发出巨大的响声,火焰飞腾,刹那间在那灰网上烧出一个大洞,疾飞而走!

    呼——

    星月兽皇赤帝网就像是感觉到痛苦一样,颤抖不已,收缩成一团,空中弥漫着凄厉的惨嚎。

    沈振衣丝毫没有手下留情,手指一勾,刚才那飞走的日月陡然飞回,再度焚烧星月兽皇赤帝网,如此来回数次,这张大网就被烧得干干净净,夜空重回月白风清。

    ——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沈振衣周围,除了前院多了几个坑洞,地面墙面上满是烧灼的痕迹之外,其他地方,并无变化。

    尤其是他自身,连头发都未曾散乱一丝,白衣之上,亦无污垢。

    身前的木案上,香炉燃尽,香灰渐冷。

    夜色已深。

    “罢了。”

    沈振衣抖了抖袖子,看了一眼依旧在墙角昏迷不醒的寻剑客——魔剑流殇一个哆嗦,尽量往寻剑客背后缩。

    ——这恶魔太厉害了,三十六天罡、星月兽皇赤帝网,在他面前就像是玩具一样。

    他要杀死寻剑客,将它这柄魔剑彻底毁去,想来也是和玩儿一样。

    它还只有几万岁,实在是不想死啊!

    魔剑流殇欲哭无泪,想要哀求,却又不知怎么开口。

    好在沈振衣却不为己甚,甚至没有再往寻剑客这边多走一步,又看了看月色,便起身回房,弃之不顾。

    魔剑流殇长出一口气,看来这位大神对他们还不屑一顾,总算能保得住小命。

    “寻剑客!你这个没用的宿主,快醒醒啊!”

    它扭动身躯,想要把寻剑客弄醒,赶紧跑路。但是无论怎么闹腾,昏迷中的寻剑客却依然一动不动,神情还甚为平静。

    月色照在他的脸上,竟有一种圣洁之感。

    魔剑流殇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好像是自己的剑魂,再一次被抽去了一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