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绝境?
    “兽心人的组织,比我想象中还要庞大。”

    沈振衣微微点头,“你的实力已然不弱,在三十六天罡中也不算前列,看来兽心人对霸王城是势在必得。”

    他始终是云淡风轻的模样,似乎对万俟绝境的出现,也没觉得有什么意外。

    头顶遮天蔽日的星月兽皇赤帝网,他连看都没多看一眼,似乎根本不在意这种东西。

    万俟绝境洋洋自得,“兽心人早晚要席卷天下,区区一个霸王城又算什么?我这不过是一方……”

    他忽然惊觉不该说那么多,冷笑道:“沈三公子,反正你今日必死无疑,也不用再套话了,安心受死吧!”

    黑云涌动,杀气凛然。

    沈振衣不理他,仍问道:“兽心人所求,无非是化为凶兽,让凶兽统治七伤世界,我早已尽知。只是你们与凶兽如何沟通,倒是让我觉得有趣。”

    七伤世界的凶兽,智力尚低,很少能有思考能力的凶兽,兽心人与凶兽的沟通很成问题。

    这个关键因素不解决,兽心人的图谋就没有什么机会达成——就算达成了,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到时候凶兽肆虐天下,管你是兽心人还是普通人,一样当作食物,照杀不误。

    “你懂什么?凶兽若能通灵者……”

    万俟绝境又是嘴快,说了三个关键字赶紧捂住嘴,大喝道:“不关你事!你还是去死吧!”

    他双手向上高举,陡然攥紧,就像是用尽浑身力气抛掷什么东西一样,旋即就见四面涌动的灰网落下,要将沈振衣完全罩下!

    “在下尚未问完,万先生便陡然施展辣手,未免有些不够礼貌。”

    沈振衣微微一笑,对兜头而来的东西仍然视若无睹。

    这网乃是凶兽煞气凝聚,专克天地之力,一旦沾身,神人境武者十成本事得去了八成。

    万俟绝境看那星月兽皇赤帝网落在沈振衣肩头,这才大笑,“饶你奸似鬼,也喝我的洗脚水。再说我复姓万俟,哪里是什么万先生?”

    沈振衣从善如流,“万俟先生,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话愿说么?”

    万俟绝境一愣,狐疑地望着沈振衣——这人是在故作镇定,还是虚张声势?

    星月兽皇赤帝网已经将他裹住,理论上来说,他现在根本没法调用天地之力——这种异常对于神人境武者来说应该非常明显,就像是常人突然手脚无力不能行动了一样,他怎么会像个没事人一样?

    “你……你没事?”

    万俟绝境诧异地询问。

    沈振衣摇头,“你说这星月兽皇赤帝网么?没错还是有效果的,天地之力,已然隔绝,这乃是万年之前的传承,也难为你们能找出来。”

    兽心人想以人化兽,这传统也延续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当年不成气候,如今却已经蔚然成风。

    凶兽力量虽强,但只会直来直去,不会搞这么复杂的东西。星月兽皇赤帝网,便是当年那些兽心人搞出来的东西,收集凶兽煞气,形成隔绝之网,但少有人使用,没想到过了一万年,居然又有人翻出来这东西。

    “那你还这么镇定?”

    万俟绝境皱紧眉头。

    他喜欢看别人陷入绝境,痛苦挣扎,沈振衣这般从容,让他觉得很不爽快。

    “你不能运用天地之力,便与凡夫俗子无疑,我接下来便可以将你碎尸万段,再灭了整个弃剑山庄。”

    万俟绝境语气凶狠。

    沈振衣却只是耸了耸肩,“你尽可以试试。”

    楚火萝望着窗外,无奈对龙郡主道:“师父又在调戏别人了,那什么鬼网,真的对他有用,我才不信。”

    龙郡主蹙眉,“对师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这星月兽皇赤帝网,确实隔绝天地之力,我们如今虽然在室内,但这网已经隔绝了弃剑山庄内外。我们无法汲取更多天地之力,只有流散,没有增加。”

    当然这煞气之网没有沾身,也不至于一下子将体内的天地之力驱散,她们几个现在还保持着能够战斗的状态,但势必不能全力作战许久。

    而沈振衣是完全被星月兽皇赤帝网覆盖,他受到的影响当有多大?

    紫宁君蹙眉,打算提剑出门,龙郡主早有所料,赶紧拦住了她,“师姐,师父之前就交待过,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我们都千万不要出去。”

    她叹了口气,“毕竟如今我们的修为太弱,帮不了师父,反而只能给他拖后腿。”

    听了后半句话,紫宁君才停住脚步,一向清冷的脸色有些自责的神情。

    ——还是她们太弱了,居然要师父亲自处理危机,真是愧为人徒。

    龙郡主知道她不好受,连忙劝道:“师姐你也不用担心,师父的修为震古烁今,深不可测,那七宗宗主联手对付师父,尚且死无葬身之地。区区什么兽心人三十六天罡,又算得了什么?”

    这万俟绝境还有点儿傻,师父简直就是在逗着他玩,一点儿都不会让人觉得有危险。

    “唔。”

    紫宁君淡淡地应了一声,话虽如此,她也不能就这么觉得理所当然。她闭上眼睛,盘膝而坐,干脆现在就开始修行起来,一刻都不肯放松。

    楚火萝与龙郡主对视一眼,也觉得自己也应该紧跟师姐脚步才是,干脆也心无旁骛地投入修炼之中。

    旁边怒千发和虞大少看得目瞪口呆。

    虞大少苦笑道:“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几位师姐明明资质未必在我之上,进步却比我快得多的原因了。”

    他们俩,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种时候还能平心静气地修炼,只能站在窗边观看。

    沈振衣洒然而立,白衣胜雪,面不改色。

    万俟绝境却有点失去了耐心,他冷笑道:“好一个沈三公子,既然你临危不乱,如此淡定。那我也只能说一声佩服。”

    “不过时间紧迫,在下也不想多浪费时间,接下来,便请公子去死吧!”

    他懒得多做纠缠,怒吼一声,单掌拍出,忽然见天上日月陡然一震,仿佛突然坠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