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还没完?
    夜色深沉。

    摆在树下的香炉,仍然袅袅氤氲着白烟,弃剑山庄又重新恢复了宁静。

    沈振衣负手而立,面色微沉。

    死人总是带来太多的血腥气,他不太喜欢。

    “结束了?”

    楚火萝从窗口探出头来,好奇地四下张望,“他们一个个牛逼哄哄,死得倒是挺快。”

    “先回去。”

    沈振衣朝他摆了摆手,让她进去,“还没结束?”

    “不是都死了吗?”

    楚火萝诧异。七大宗主兔起鹘落之间展示各种死法,甚为精彩,她看了一场好戏,但如今都死得干干净净,七宗弟子也落荒而逃,难道还有下一场?

    嗡——

    寻剑客的魔剑流殇忽然震动起来,他面色突变,感觉到自己的手臂好像不受自己指挥。

    “妈的!”

    魔剑流殇大骂一声,“他们知不知道这位沈三公子是多可怕的人物,居然还敢动手?”

    刚才沈振衣以指为剑,轻轻松松就扯了一半的剑魂杀敌,魔剑流殇根本无法自控,这种可怕的力量,怎么是能轻易对付的?

    本来他们的计划是趁着七宗围杀灭门弃剑山庄,趁乱动手,浑水摸鱼。

    但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啊,蠢货们!

    魔剑流殇嗷嗷直叫,寻剑客地面色也变得苍白。

    他的内心一直是矛盾的,但是他被魔剑控制,身心不能自由,所以才只能随波逐流。来到弃剑山庄之后,他不但见识到了沈三公子超凡脱俗的剑法,还得到了后者毫无保留的指点,于剑道有彻悟之感,更无意与弃剑山庄为敌。

    何况……与神魔一般的沈三公子为敌,那不是找死么?

    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只见天上月色陡然一暗,远处传来苍狼啸月之声,凄怆悲凉,旋即有十几个黑影从天而降,手持一张大网,朝着沈振衣身上罩去。

    “他们疯了。”

    魔剑流殇悲愤大叫,身不由己地腾空而起,竟然是拖着寻剑客一起,飞落沈振衣面前。

    就算是送死,也没法控制。

    沈振衣淡然一叹,“寻公子,你还是出来了。”

    寻剑客惭愧无地,“三公子见谅,在下实在身不由己。”

    沈振衣摇头,根本不在乎那些从天而降的小喽啰,“你到现在还没有明白以人控剑,并非以剑控人的道理,如此一来,实在难以登临剑道的更高境界。”

    他刚才刻意以魔剑剑魂击杀普惠师,就是为了展现控剑之法给寻剑客看。

    在七伤世界,此人也算是剑道天才,沈振衣总是不吝指教。

    寻剑客更是惭愧,“公子的剑理,我虽然若有所悟,但可惜入魔已深,实难回头。”

    魔剑流殇在他手中震荡,不耐烦道:“你和他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我们对他出手,他难道还能放过我们不成?赶紧动手,死了一了白了!我也去重新找个宿主!”

    原本是想要由魔剑流殇缠住沈振衣——但那是建立在七宗宗主还没挂的前提下,沈振衣现在实力如此恐怖,寻剑客就算完全入魔,在他面前能算什么小菜?

    魔剑流殇没好气的开口。

    沈振衣微笑,“魔剑剑魂,居然成长如此完善,在七伤世界也是难得,我本来想击碎剑魂,将其灵气分给我诸位弟子,现在看来,倒是有些不仁了。”

    剑魂有了灵识,便如生灵一般,在七伤世界这种相对低级的世界,本来很难培养出流殇这般丰富人格的剑魂,看来也是机缘巧合的结果。

    既有灵识,智慧且高,随意击杀就不妥。

    “你早就知道?”

    寻剑客吃了一惊,他以为自己伪装的很好。

    沈振衣微笑,“你站在弃剑山庄门口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剑魂,这在贫瘠的七伤世界,就像是黑夜中的月眼,光辉万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魔剑流殇听沈振衣说它特别,大是得意。

    “你这人有些意思,剑法又高,不如就杀了这蠢小子,要你做我的新主人吧?”

    它忽然又想起不对,连忙否决,“不行不行,你刚才操控剑魂太粗暴,我若是落在你手里,只怕没几次战斗就会消磨殆尽,还是不要了。”

    沈振衣大笑,目光定定看着寻剑客,“连你的剑都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你还要出手拦我么?这些兽心人,当真能够帮你?”

    从天而降的黑影,将大网张开,布成阵势,遮挡月眼,黑暗渐渐吞噬了整个院落,他们也不急着来围攻沈振衣,似乎是期待寻剑客拖延时间。

    只要星月兽皇赤帝网能够布成,就算是沈三公子有三头六臂,也插翅难飞!

    “他连兽心人都知道!”

    魔剑流殇发出惊呼,“你是不是知道我们的计划,那你还在这里和我们啰嗦?”

    寻剑客苦笑,拱手道:“三公子,是我对不起你。就请阁下尽快出剑,将我斩杀,免得夜长梦多。”

    他起的就是拖延的作用,其实说话一样能够拖延时间,但寻剑客心中不忍,只求速死。

    沈振衣却满不在乎。

    “区区星月兽皇赤帝网,也未必就能困住我。兽心人这么大规模行动,应该不是针对我一个人的吧?”

    他叹息一声,望向远方,天边似乎有火光冲起。

    星月兽皇赤帝,拥有凶兽污染的凶煞之力,分解破坏天地之力,造成的效果与元磁之力相同,但原因却不一样。

    兽心人这般行动,是想要趁着七宗围攻弃剑山庄,将七大宗主全都困住,在别的地方施展大动作。

    或许——就是攻打十九外城!

    “寻公子,你虽然入魔,但你终究是人族,并非凶兽,如今凶兽侵袭,攻破城门的话,只怕生灵涂炭,在这种时候,你要站在哪一边?”

    沈振衣静静地望着寻剑客,淡然发问。

    这是最后的底线和机会,就看寻剑客如何把握。

    寻剑客毫不犹豫,“纵然魔剑控身,我也绝不能做出这般残忍之事,若是凶兽攻城,我不能救,唯死而已。”

    他体内已经被魔气关注,难以抵抗魔剑的命令。

    ——但他至少可以去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