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第七个
    七宗夜袭,七大宗主一起出手,如今只死剩一个。

    戈钟吾听到耳边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呼,脸上的肌肉也越来越紧,冷汗浸湿了他的头发,眼前似乎是永远都无法突破的黑暗。

    他突然停住了脚步。

    不再跑了。

    “你为什么停下来。”

    背后传来沈振衣玩味的声音。

    戈钟吾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缓缓转过头。

    沈振衣静静站在他身后,白衣如雪,纤尘不染。

    ——一点儿都看不出来,他刚刚杀了六个人,还是六个十九外城的顶尖高手。

    “这里的一切,都在你掌控之中,我既然肯定跑不了,又何必那么狼狈?”

    这么多人陆续被杀,怎么算戈钟吾也应该已经跑出弃剑山庄的范围,但他到现在仍然在院子里打转,可见对方已经圈住了他,无非是以猫捉老鼠的态度在玩弄他而已。

    那还跑个屁。

    戈钟吾的脑海中混乱不堪,在那一刹那,他的心境是崩溃的。

    其实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又为什么会这样。

    沈振衣明明只是斩月飞仙而来之人,到此世界顶多一年,他怎么修炼得来能够碾压神人境第三重高手的力量?

    这根本颠覆了所有的准则。

    他的天地之力,不需要积累的嘛?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戈钟吾尽可能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知道逃不过一死,那死也要死得明白一点。

    他心中有太多疑问,想要问清楚。

    “弃剑山庄,沈振衣。”

    沈振衣仍然淡淡回答。

    “我不是问这个。”

    戈钟吾死死地瞪着他,“你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有这么强大的修为,你到底要做什么?”

    这是他死也想不明白的问题。

    沈振衣这么强,干嘛还要和他们玩过家家的游戏?

    什么三级宗门,什么七宗论武,和他这种层次的人有关系吗?

    沈振衣饶有兴致的看着他,毫不留情地摇了摇头。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戈钟吾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咬牙道:“好好好!今日我们算是撞上了铁板,既然如此,我也愿拼尽全力,向三公子出一招,请公子品鉴。”

    跑,肯定是跑不了。

    既然如此,唯有拼命。

    戈钟吾也算是枭雄心性,到这时候还不肯束手待毙,叱喝声中,神剑霸诀出手。

    轰!

    轰轰!

    这次寄托了他全部的力量,神剑霸诀的威力比之前更增强了数倍不止。

    只见无数道金黄色光柱从地面冲袭而出,直冲云霄。

    光柱之间,隐隐有金龙盘旋,发出嗡嗡的咆哮声。

    沈振衣皱起了眉头。

    “雄真门,果然是十九外城中得到正统传承最多的宗门,这神剑霸诀虽然缺陷不少,但已经能够聚力成真,在这招式笼罩的范围内呼风唤雨,化为人神。”

    之前戈小盘的招式还没那么明显,如今戈钟吾拼命,展现出来的武学层次就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了。

    在这光柱盘踞的范围之内,人若为神,为所欲为。

    在这种境界的影响之下,戈钟吾也恢复了几分自信,朗声笑道:“沈三公子,不管你是何方神圣,在我这招式结界之中,你也未必讨得了好!”

    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傲然喝道:“神剑霸诀灭世!”

    这仍然是神剑霸诀最强的一招,戈钟吾用出来的威力场面,比之戈小盘的不可同日而语。

    地面开裂,天空泛黄,天地翻覆,孽龙搅扰。

    灭世之兆!

    这一招,本来就是将这个由招式创造的具体而微的小世界彻底毁灭,化作一片虚无。

    而被困在这个世界中的对手,当然也死无葬身之地,化为无穷微尘。

    沈振衣叹息一声。

    “剑法马马虎虎,只是麻烦,前院的地面,又要重新休整了。”

    他关注的重点,从来就不是对方的剑招。

    前院的破损,比什么雄真门神剑霸诀重要得多。

    戈钟吾从来未曾受过这样的侮辱,嗷嗷咆哮,剑招炸裂。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沈振衣不需要向弟子展示如何击败戈钟吾,所以就轻描淡写的招了招手,只见那些光柱、金龙、尘雾、飞沙,都在一刹那间消失不见。

    光风霁月,明月在天。

    这一招神剑霸诀灭世就这么消失了。

    莫名其妙,无法解释。

    半空之中,只剩下一个呆若木鸡的戈钟吾。

    他临死之前唯一的念头,便是……“为什么会惹上这样的怪物!”

    砰!

    他的尸体从空中坠落,砸在地面,与另外六位宗主的尸体刚好整整齐齐排成一列。

    这一段时间,看起来很久,但实际上不过就是一刹那的功夫——在所有人眼中,却仿佛都像是慢动作一样,他们看见了沈振衣兔起鹘落,击杀七人的全部过程。

    但这时间短暂到,除了第一个死的商阴人,另外六人中,金大奶奶的尸体倒地的时候,戈钟吾已经死了。

    六人之死,全在这个尸体落地的一刹那间。

    这一刹那,完全改变了十九外城的格局,明天这个消息传遍全城的时候,必然引起轩然大波。

    “各位七宗弟子,你们可以洗洗回去睡了。当然如果你们想要来为师长报仇,也随时欢迎。”

    沈振衣站在大树下,仰头望着迷离的月色,叹息开口。

    “我不介意送你们下去与他们作伴。”

    这些小喽啰们手上也都有孽债,不知随着他们师长屠杀过多少宗门,沈振衣只是懒得去灭杀蝼蚁,如果他们不知死活,他杀起来也毫无一点压力。

    弃剑山庄门外团团围困的弟子,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有些人对师父忠心耿耿,不由得嚎啕大哭,但是此时师父都已经死了,他们就算上去拼命也毫无意义,无非就是送菜而已……

    “怪物!这是怪物!”

    “师父都死了,我们怎么可能是沈三公子对手?”

    “快跑吧!快跑吧!”

    哀呼声此起彼伏,大概只犹豫了几秒钟,大部分弟子就开始作鸟兽散,落荒而逃。

    七大宗门,本来就是靠着力量强行凝聚的组织。

    力量被打破,自然也就树倒猢狲散。

    沈振衣的脸上,露出一丝感慨和讥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