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第五个第六个
    只要无条件的信任沈三公子,沈三公子便能给你相应的回报,武道会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提升。

    ——回想起八修世界的经历,龙郡主觉得自己简直像是做梦一样。

    多少前辈先贤,苦苦挣扎一辈子,前赴后继,参研武学,也未必能够突破的门槛。对她们而言,就像是薄薄的窗户纸,轻而易举地就捅破了。

    她从一个微不足道的真人境武者,如今短短几年,一路走来,踏足神人境,是她的父亲她的祖先,连想都不敢想的。

    当然……现在赵大龙王沾了女儿的光,斩月飞仙之后,实力突飞猛进,有生之年,也有望突破神人境。

    龙郡主不想这么想,但事实上龙皇府之人,都是沾了她的光,才有这样的机缘。

    她,是师父的弟子。

    而楚火萝身上的情况更加明显,她与师父一样来自九幽之地,九幽之地,从来就没有人能够踏入真人境。师父竟然带着她一路提升到现在,这简直让人觉得无法想象。

    ——师父是绝世天才,他能够迅速突破,龙郡主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但是楚火萝……虽然是师姐,两人关系也极好,但龙郡主不得不承认,她和自已一样,顶多算是中人之资往上,绝非天人之资。

    她们能有如今的进步,是因为她们跟对了人。

    她们的师父,是弃剑山庄,沈三公子。

    而且她们俩并不是孤证,虞大少、怒千发,凡是有机会跟着沈振衣,又愿意相信他的人,武道都是不讲道理的提升。

    ——从这个角度来说,师父就和神一样。

    没错。

    窗外传来的惨呼,证明了这一点。

    师父就是和神一样,信仰他尊敬他的人,必得福祉,而敢与他做对的人,必死无疑!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龙郡主忽然对这个成语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沈振衣又追上了一人。

    卓流风气喘吁吁,用尽全力奔跑,却始终无法离开弃剑山庄的范围,当他看到沈振衣落在面前的时候,一屁股瘫倒在地,竟然是不顾形象的磕头哀求。

    “沈三公子!求你看在我是个老糊涂的老人身上,就放了我这一遭吧!戈钟吾胁迫我一起前来,我金羡宗胳膊扭不过大腿,实在是被迫的!求公子饶命!”

    他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看上去怪恶心人的。

    沈振衣不为所动,淡然道:“你若是诚心悔过求恳,或许还有一线希望,奈何你一边磕头,一边还在用金羡宗的棋算之法,想要在背后攻击我,这就未免有些愚蠢了。”

    呼——

    只见沈振衣身后,陡然出现纵横十九道棋盘,竟然是要将他完全包裹在内!

    卓流风跳了起来,也不去看这一招到底能否建功,转头就跑,只要能多活一刻,也是好的。

    沈振衣束手而立,微笑看着他,竟然是一动不动。

    卓流风大喜,以为自己真的暂时困住了沈振衣,跑得更欢,但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抬头看时,只见一个熟悉的无头身躯正在不停向前奔跑,而自己,却在不停下落。

    砰!

    头颅跌落尘埃,血花四溅。

    一直到死,卓流风都没看到沈振衣什么事后出的招。

    “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沈振衣长吟,“怒公子,时光之剑,博大精深,变化无穷,许多奥妙要靠你自己去用心体悟。刚才我那一剑,是逆转时光,在他出手之前便已出手,所以他根本没有发现。你若操控时间,能到这个地步,也就能与天下英雄争锋了。”

    他施施然转身,又慢悠悠地去追下一个。

    怒千发如醍醐灌顶,又觉得叹为观止,惊叹之余,只有高山仰止。

    刹那之间,前来猎杀弃剑山庄的七宗宗主已经死了五人,在外面围着的弟子心胆俱裂,有许多人当场就吓得瘫软倒地,屎尿齐流。

    这种威势,有谁能当?

    戈钟吾真的后悔了,他跑得比谁都快,但遇到这种仿佛能操控一切的怪物,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能逃掉。

    好像只有等死,没有别的选择。

    好在沈振衣选择的下一个,仍然不是戈钟吾,而是转进如风的霍如山。

    霍如山平时看上去是粗莽汉子,但内心却最奸猾,看情形不对,第一个转身就跑。

    他离院门也是最近的一个。

    可惜……仿佛是被无形的丝线扯住了一样,他就算跑得再快,在沈振衣杀光所有人之前,仍然没办法离开。

    他的面前,沈振衣飘然下落。

    霍如山浑身如雷亟,面色惨白。

    沈振衣对他却稍微客气了点,“陌刀山历史悠久,与凶兽抗争,护佑人族,其实是立了大功的。”

    他闭上双目,仿佛还记得这些勇士不顾性命,冲向妖兽群的豪壮形象。

    “只可惜,如今掌控陌刀山的,竟然是你这样的废物。”

    沈振衣意兴阑珊。

    时移世易,许多东西都改变了。而人心本来就最容易变,本心想要守护人族守护天下的少年,最后也难免被权势和利益腐蚀,更何况陌刀山已经传了一代又一代,本来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些热血少年。

    “自断双臂,终身不得用刀,我饶你一条性命。”

    沈振衣再次给了他一个机会。

    霍如山颤抖不已,他将陌刀高高抛起,咬牙闭上了眼睛……

    ——不,如果自断双臂不能用刀,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霍如山大叫一声,陌刀落下,却化作无穷刀山,耗尽所有的力量,向着沈振衣发动了决死突击。

    沈振衣叹息摇头。

    “自作孽,不可活。”

    他伸出手指,轻轻向下一捺。

    以刀破刀!

    错!

    虞大少看得眼睛发亮,沈振衣这一指,不再是剑,而是刀。

    而且这刀法错得离谱,几乎颠覆所有刀的想象。

    但这仍然是刀法。

    这是真正的错刀。

    “你既然错了,那我便将错就错。”

    刀落,人亡。

    霍如山冲出几步,胸腹喷血,在沈振衣身后向前栽倒,伸手探向院门的方向。

    他距离院门,只剩下七步之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