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第三个第四个
    “随机。”

    沈振衣淡然回答。

    他当然没有刻意挑选先杀谁后杀谁,谁的位置姿势好,就杀谁,无非只是选择不同的武学,展示给不同的弟子看而已,这个过程倒不能搞错。

    嗤嗤嗤,剑光飞渡,魔性凛然,那纯洁的莲花之墙竟然被硬生生撕裂开,殷红的血飞散而出!

    “这是……”

    在远处看着这场战斗的寻剑客陡然瞪大了眼睛,瞳孔缩小,面色惊诧。

    沈三公子的手上,可没有魔剑流殇。

    那一口凶恶的魔剑,现在仍然静静挂在他的腰间。

    但是,沈三公子的剑。

    寻剑客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分明看到沈振衣面前,一个黑色的人影,那正是魔剑化形的可怕恶魔!

    它狰狞嘶吼着,正在扯碎普惠师的身躯。

    “见鬼了……”

    阴影之中,有人说话,痛苦不堪,仿佛在受到折磨。

    寻剑客身子一震,左右查探无人,这才压低了声音,“你怎么这时候出来。”

    黑暗中的声音没好气道:“我觉得我都被人扯成两半了,真是见鬼,这人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没有拿着我的本体,便能招出我的剑魂,而且我浑浑噩噩,完全为其所制,简直是要了命了!”

    魔剑流殇,早已有了剑魂。

    剑魂至邪,桀骜不为人所控。它现在唯一情形的,就是本体并不属于沈振衣,否则的话,这个人一念之间,便可以让它的剑魂粉碎!

    魔剑流殇很明确地这样相信。

    那个人……一定能够做得到。

    “那你还敢和他做对?”寻剑客语气怆然,微微叹息。

    “你懂什么!”

    魔剑流殇呵斥他,“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它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忽然狂暴大叫,“王八蛋,不是你的剑也不要这样乱用,爱惜一点,痛死老子了!”

    他呜咽一声,剑魂受损,再说不出话来。

    而此时,场中的普惠师已经被撕成碎片,那狂暴的黑影也消失无踪。

    沈振衣取用了部分魔剑流殇的剑魂,以自爆的攻击方式,一举杀死了普惠师。

    “小寻,魔剑为心所控,非由魔剑控心,你可看明白了么?”

    他回头,慢条斯理地讲述。

    刹那之间,他连杀三人,教导了三人,这仿佛发生在同时,又仿佛岔开了许久的时间。

    仍然在向沈振衣出手的四位宗主都是目眦尽裂,这一次真的不敢再坚持,全都调转头,向后逃走。

    他们遇到的不是人,是怪物!

    是怪物中的怪物!

    六人合击,他居然还能闲庭信步,陆续击杀两人,缓缓点评,这位沈三公子的的实力,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

    他们无心去想之后会面临的报复,也不去管弟子诧异的目光,更无暇顾及面子。

    跑!

    只有逃出弃剑山庄,才能逃离这个瘟神,至少可以多活片刻!

    “这就逃了?”

    沈振衣叹了口气,微微摇头,“怎么一点儿骨气都没有?”

    碰到这种变态,还讲什么骨气?

    戈钟吾四人心中拼命吐槽,恨不得爹娘多生了八条腿,好让他们尽快遁走。

    可惜,本来只是咫尺的大门,不知为何竟然会那么远!

    “先追哪一个呢?”

    沈振衣仍然好整以暇。

    他托腮沉吟,然后又懒懒提步,信步向前,“如果在一开始,你们能够想清楚逃走,我就不杀你们。”

    “只可惜到了这时候,你们是因为恐惧而逃离,恶念炽盛,无法解脱。那也只能作为我为弟子试剑的模型了。”

    他一步之间,仿佛跨越式的拉近了距离,不知怎的就拦在萧碧水之前。

    沈三公子给过机会,他在对金大奶奶说话的时候,目光也看着萧碧水。

    她们完全可以离开。

    但她们没有。

    带着恶意而来,不知死活的向他出手,到最后也不知道悔改。

    这样的人,没有存活的必要。

    “你的剑很快么?”

    “那么,我们就来比比快吧!”

    沈振衣微笑开口。

    萧碧水根本无暇回应,在沈振衣追上她的时候,她的一颗心便已经沉入深渊,只觉得冰凉一片,但仍然垂死挣扎,反手挥剑!

    嗤!

    剑光之速,号称十九外城第一。

    可惜,毕竟只是十九外城第一。

    沈振衣的剑光,后发而先至,青色光焰几乎只比她快一点点,便刺穿了她的心脏。

    萧碧水的铁燕斩,便僵持在空中,无法再进一步。

    她只觉得浑身僵硬麻痹,口唇发苦,眼神也开始涣散。

    “这是……毒?”

    能够这么快刺穿她的心脏,何必还要用毒?

    萧碧水根本觉得不可思议。这位沈三公子的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

    沈振衣甩了甩手,以指为剑,但根本没有与萧碧水有什么实质上的接触,他却还要清理干净。

    回头朗声道:“毒剑最快,快剑最毒。紫宁,若是不能刺中别人的毒剑,又与不含毒的剑光,有什么区别呢?”

    原来……还是要教弟子!

    萧碧水死不瞑目,这就是她脑海中最后一个念头。

    楚火萝在室内撇了撇嘴,“我总觉得师父有点画蛇添足……他这一剑,就算无毒,那女的也肯定必死无疑。紫宁师姐要是能有师父这样的剑法,又何必参修百毒真经?”

    紫宁君却若有所悟,并没搭理楚火萝的吐槽,盘膝而坐,竟然是当场开始参悟起来。

    “师姐的资质还是比我高啊!”

    楚火萝哀叹,“无论师父说什么,她总能得到感悟和突破。”

    龙郡主抿嘴笑了,“那是因为师姐虔诚地相信师父,每一个字都奉若纶旨,你又做不到,当然不会有那么多体悟!”

    “我当然也无条件相信师父!”

    楚火萝不服气,但是再想一想,与紫宁君相比,她终究还是差得远了,也只能嘿然而笑。

    这是不可强求的事儿,或许也只有紫宁君这种单纯无匹的性子,才会有这种虔诚的信仰。

    “你说,如果师父真是神仙,那紫宁师姐,岂不肯定是他的信徒?”楚火萝突发奇想,忽然问龙郡主。

    龙郡主一愣,冥冥之中,突然有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不知道是捉到了什么灵感,但又不是那么清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