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低层次的武学
    七大宗门,阴恻恻地在商量月黑风高杀人之事。

    而弃剑山庄,却是一片祥和,欢声笑语。

    “那七宗的大弟子,实力还都真不弱,要不是师父教我以不变应万变,只怕还打不过她!”

    楚火萝怏怏开口。

    她虽然赢了袁无咎,但开始还被对方万剑合一的快剑突破了元磁之井的防御,差点削掉头皮,不免觉得有些赢得不漂亮,与其他人相比,就差了那么点意思。

    “楚大姐,我就是看你的教训,这才三公子教我怎么动我就怎么动,脑子里面是一片空白的。”

    怒千发大笑,他其实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对方的武功相当犀利,他与之对战的时候,感觉浑身上下仿佛都被丝线禁锢,只能在极为狭小的范围内活动,当时心底一片悲凉,觉得自己已经必败无疑。

    没想到只是按照沈三公子的运气运剑法门,他立刻就觉得身轻如燕,刹那间就摆脱了束缚。

    当时李正仪的天穹棋剑咄咄逼人,怒千发根本不敢直视,也不敢多想,只能凭着沈振衣的教诲和本能来挥剑。

    这就暗合了空灵心态,以至于他能够脱离时间,独立而存在。

    等到战败李正仪之后,他再想施展出同样的招式,就难上加难了,直到现在尚未成功过一次。

    “你也是这样?其实我也这般……”

    虞大少苦笑。

    他才来霸王城没多久,本来在八修世界他已经是顶级的佼佼者,难免有些傲性,到了这儿就是个人都比他强,也只有老老实实的。

    狂癫错刀他本来以为已经领悟,但在沈振衣的指导之下,又看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所以与宇文祸交手的时候,他大多数时候都是依样画葫芦,才能保持平手。

    “你们如此,我就更是如此了!”

    龙郡主也郁闷,她的阵法之剑原本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将魔心夺控制的严严实实,结果自己不小心,也着了别人的道儿,要不是硬撑,这一局就要算平手了。

    她温柔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好胜之心,当然不满足于这样的结果。

    除了寻剑客和紫宁君已经在神人境走出自己的路来,他们几个,还在模仿学习的过程中。

    这一次月旦武评,沈振衣早就知道宴无好宴会无好会,所以干脆就让他们死记硬背下一个招式,以此克制对手。

    比如虞大少的错刀、楚火萝的元磁之井、龙郡主的阵法之剑、乃至于怒千发的时光之剑,都是沈振衣替他们画好,让他们临摹着施展出来,也有部分的威能,压制住七宗的弟子勉强能够做到。

    “你们也不必在意,我估计很快我就会给你们再掩饰一遍,你们注意看,体悟招式之中的微妙之处。最近一段时间,只要你们能体悟出几分妙谛,武道自然就能突飞猛进。”

    沈振衣这么做也稍微有点揠苗助长,但若是不强行提升弟子的修为和战斗力,他就陷入了无人可用的郁闷局面。此间七宗事了,进入内城之前,他还得为他们找找提升的捷径。

    “师父要给我们示范?”

    楚火萝眼珠子骨碌一转,一开始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旋即恍然大悟,“你是说,那些七大宗门真的敢上门?”

    “他们当然敢。”

    沈振衣淡然微笑,毫不在意。

    “不但敢来,而且还会尽快来。”

    如今的弃剑山庄不像在九幽之地,或是后期的八修世界,建立了强大的威望,一般人根本不敢捋其虎须。

    七伤世界的弃剑山庄,在大家心目中,不过是一个新兴宗门而已。

    不过经过今晚,至少在霸王城外城,应该没人再敢来啰嗦了吧?

    沈振衣抬起头,望着幽深的黑夜。

    “真是岂有此理!”

    龙郡主大怒,“是他们召集的月旦武评,本来师父还不想去,是他们的弟子出言不逊,师父为了咱们才勉为其难去了一下。如今伤了他们的弟子,他们还想要报复不成?擂台比拼,本来就刀剑无眼,要是我们损伤了,他们定然不在乎!”

    她最恨不讲道理,七宗咄咄逼人,因为反击被打死了人,现在反过来倒像是他们要复仇一般,什么玩意儿!

    沈振衣从容道:“你们若是受伤,我自然会帮你们屠尽七宗,出了这一口恶气。”

    好吧,师父你霸气十足……

    龙郡主与楚火萝相视而笑,有这么护短的师父,也是让人暖心的存在。

    “不过,你们要是真受伤,那只能说明你们不曾努力,回来还得加多修行。”

    沈振衣语气淡淡,严厉之极。

    楚火萝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

    “三公子,多蒙指点,又带我见识月旦武评。如今这些人又要故技重施,请允许我为山庄守夜。”

    寻剑客眼球血红,他大概是想起当初寿者宗应该也是这般被群殴灭门,起了同仇敌忾之心。

    “不必。”

    沈振衣却阻止了他。

    他施施然看着众人,微笑道:“今夜,就算是我在霸王城十九外城最后一次出手吧。你们可要好好看清楚,每个人的武学,我都只会出手一次,你们能学到多少,就看你们的造化与资质了?”

    楚火萝发愣,“师父,难道你要用指点我们的不同剑招,去分别对付七宗中人?”

    虽然这招法是你教的,但你似乎也不是很熟悉吧?

    楚火萝记得师父教她元磁之井的时候,还去把他的剑谱拿过来看了一会儿,才有创意。

    他可根本没练过,难道信手就能施展出来?

    另外剑法也就罢了,狂癫错刀可是刀法,沈振衣根本不屑一练,难道这时候也能用?

    师父你到底还有什么不会的?生孩子?

    沈振衣却浑不在意,摇摇头道:“这种低层次的武学,当然是一理通百理明,我看你们用一遍,就知道该如何运用了。当然具体其中的变化,还得你们自己揣摩。”

    低层次的……武学……好吧……

    众人默然无语,师父你知不知道这些武学拿到外面,别人会为此打生打死打破头,七大宗门,不就是为了这些武学起了贪心,撞破南墙也不回头么?

    在你眼中……原来就这么不值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