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残忍绞杀
    “戈小盘的神剑霸诀,还不如戈钟吾这般气势,但已经有了初步的气象,就是我们也不得不认真应付。”

    “这几年,十九外城是雄真门的天下了。”

    “两个神人境第三重武者,雄真门实在是得天独厚。”

    “下次大比,他们必然就要晋升进入内城,与我们也不再相干了。”

    七宗之主,各自打着小算盘,看到戈小盘的武学之后,都在暗自评估。

    至于沈振衣,他们已经完全不放在眼里。

    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战斗,有什么好担心?

    唯一想对这个年轻人说的,就是为人不要太狂妄,免得被雷劈。

    戈小盘也没有将对手放在眼里。

    在这么多高手面前,将神剑霸诀当众施展,对他来说也是第一次的经验。

    这种炫耀的滋味,让他感觉到舌根发甜,整个人几乎飘飘然起来。

    ——看见没有,这就是我雄真门的武学,这就是我戈小盘!

    十九外城中屈指可数的神人境第三重高手!

    不仅仅是雄真门的少门主,不仅仅是戈钟吾的儿子!

    就是他,年轻一辈的最强者——

    ——戈小盘!

    他纵声长啸,剑势越发酣畅淋漓,气势若海潮,吞天霸日,霸绝天下!

    在他的剑光面前,仿佛整个世界都会在刹那间粉碎。

    沈振衣在这宏大的剑光前,就如同风中的微尘,也像是海啸中的小舢板,只要巨浪一翻,随时都会倾覆。

    然而他却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冷眼旁观,好像这恢弘的剑意与他根本无关。

    巨浪翻覆,他却闲庭信步,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这等心性,也是难得了。”

    “虽然是小盘公子手下留情,但能够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这位沈三公子,也确实称得上人杰。”

    “只可惜……他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七大宗主,假惺惺地叹息。

    易地而处,就算是他们要来面对惊涛骇浪般的神剑霸诀,都不可能如此淡定。更何况沈振衣应该根本没机会破了这剑法,生死全由别人掌控,这样的心性,也难怪他能得到沧澜秘库的传承。

    “小盘,差不多够了!”

    戈钟吾捻须微笑,儿子的剑法精熟,他越发为此骄傲。

    是时候,让沈振衣死了。

    反正已经演变到这种局面,将弃剑山庄的主心骨杀了,今天晚上更好行事。

    戈小盘大笑,“便听父亲的意思,不玩了!”

    他手指一划,在狭小空间中奔涌的金色海潮,突然聚合成一条粗大的金龙,盘旋上升,将沈振衣团团围住。

    “神剑霸诀灭世!”

    金龙发出怒吼,在它庞大身躯间的一切,都要被它完全碾碎,变作比尘埃更小的微粒。

    这一剑若是全力发挥,便是一座小城池,都能被完全覆灭,如今戈小盘将力量控制在室内的狭小空间之内,这撕裂之力更甚!

    明月楼本有结界阵法防护,一般战斗不足以破坏外墙地板,但这一刹那,剑气冲天,几乎是毫无阻碍地掀翻了明月楼的楼顶,巨量金光喷薄冲出,灿若星辰!

    “小盘公子出绝招了!”

    “神剑霸诀,灭世禁招,神龙升天!”

    “今日居然能看到这种场面,此行不虚!”

    楼下众人,大叫大嚷,激动非常。

    对于他们这些十九外城的居民来说,很难有机会看到神人境第三重以上的高手出手,七大宗主本身就深居简出,已经不太会在人前出招,这种难得的观摩机会,怎么能让人不激动。

    只有少数人为沈振衣惋惜嗟叹。

    “可惜了,沈三公子也是丰神如玉,这一剑下,玉石俱焚,眼见是活不得了。”

    “没办法,谁叫他的对手是小盘公子呢。”

    “弃剑山庄,终究是太心急了些,如果能缓缓图之,也不至于被七大宗门针对,这下,是完了!”

    众人叹息,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七伤世界,弱肉强食,本来就是天理。

    “真可惜,你的对手是我。”

    沈振衣对面,戈小盘冷笑,“我真看不惯你这张处变不惊的脸,临死之前,你也不露出一丝恐惧么?”

    金光耀眼,他却紧盯着沈振衣,期待着看到死亡碾碎对手意志的那一刹那。

    但沈振衣仍然是满不在乎的神态,这让戈小盘很不爽。

    “慨然赴死,可算英雄,不过,你死之后,照样是难看的很,你的尸骨不全,血肉横飞,到时候你那几个弟子的表情,一定会很好看。”

    戈小盘舔了舔嘴唇,露出期待的神色。

    “很好。”

    沈振衣眉毛一挑,“虐杀他人者,恒为他人所虐杀,得你提醒,我会注意一下你父亲的表情。”

    “大胆!”

    戈小盘气极反笑,“到了这种时候,你还要嘴硬?再见了,沈三公子!”

    他右手拳头,陡然攥紧!

    呼!

    金龙急剧缩小,连带着它庞大身躯中的空间都一起被挤压,刹那之间,已经成为紧紧一团,中间不留丝毫空隙。

    ——沈振衣,就应该在这里面。

    “浑身骨折,血肉撕裂,眼珠爆出,屎尿失禁。”

    戈小盘露出恶魔的笑容。

    “等一会儿,我就会看到你死去的尊容了,只是这般丑陋,你却欣赏不到了!”

    他放声狂笑,忽然身子一震,不敢置信地望向一边。

    沈振衣静静地站在另一边,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怎么……回事?

    金龙灭世的绞杀,没有将沈振衣卷入其中?是刚才自己看错了方位?

    这怎么可能?

    这种愚蠢的错误,在戈小盘刚开始练剑的时候就没有发生过。

    难道是沈振衣有办法脱出金龙绞杀的范围?他一个区区神人境第二重的新人,怎么可能有这种无声无息破招的本事?

    戈小盘心慌意乱,还没反应过来,却听沈振衣微笑开口。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我本来不喜欢这种杀人的方式,不过,这对你这样的人来说,或许正合适。”

    什么?

    戈小盘刚要开口,忽然感觉到四肢百骸一阵抽紧,仿佛是被巨蟒仅仅裹住了一样,巨大挤压之力传来,他的胸腔发出一声闷响,竟然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