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她不收剑?
    紫宁君说话做事,总是非常认真,所以即使是第一次见她的人,也觉得她绝不会说谎。

    这样的人站在你面前,用冷冷的口气说我会杀了你的时候,难免就会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尤其紫宁君的容貌又是绝美,此时倒像是月之仙子在宣告死亡,让人惊惧莫名。

    不过金燕子到底也是心性坚定,只惊惧了一刹那,便立刻恢复了平静。

    “臭丫头欺人太甚,我们燕子连环,岂是轻易被人小觑的?铁燕斩!”

    她叱喝声中,长剑横掠出鞘,剑光刹那间纵横成网。

    燕子连环的剑都很长,所以是从侧面出鞘,速度更快。金燕子这一门燕斩的剑法,便是以速度快而闻名,能够斩下七伤世界凶兽化的铁燕。

    她这番快剑施展出来,只见剑网尘丝,电光石火,刹那间恍若烟火琉璃,美不胜收。

    沈振衣略略点头。

    “这一番剑法,也算是将燕子连环铁燕斩的‘快’之一字做到极致了,若是侥幸不死,或许当真能突破神人境第三重,当上燕子连环的当家人。”

    “可惜……”

    言外之意,不必再说。

    戈钟吾听到沈振衣之言,面色微变,冷冷问道:“莫非三公子当真觉得,令弟子能够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狙杀金燕子不成?”

    沈振衣耸了耸肩,“我这个弟子,性子最是执拗不过,她能苦等四百年,堪破真幻,决定要做什么事,我也拦不住。”

    她若是要杀人,作为师父不帮她也就算了,当然不可能扯后腿。

    戈钟吾的脸色变了,冷哼道:“我们不过是比武切磋,沈三公子当真要下杀手?刚才方有道之死还能算是意外,我们便不追究,若是有意杀人,那就不同了!”

    “只是比武切磋?”

    沈振衣玩味地瞧着戈钟吾,“我以为戈宗主的目的,是将我弃剑山庄斩尽杀绝呢。”

    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楼上观礼之人,大多觉得尴尬。释迦光一脸苦相,勉力上前劝道:“三公子,还是以和为贵。戈宗主,若能给老朽一个面子……”

    “释迦先生切勿多言。”

    戈钟吾冷冷回应,打断了释迦光的话。

    若是寻常小事,他当然会给释迦光一个面子。但事已至此,七宗与弃剑山庄当真已经是不死不休,如果作为带头大哥的戈钟吾怯懦不前,身后萧碧水、普惠师等人能够把他撕碎了。

    而且,七宗围剿一个新兴的三级宗门,就算沈振衣和他几个弟子都有神奇的武学打底,也不可能阻挡更高境界的横扫。

    这种没有风险却有极大收益的决定,戈钟吾又怎么可能放弃?

    释迦光悻悻然坐下,叹了口气。

    沈三公子啊沈三公子,叫你加入天门你不肯,到了这个地步,谁也救不了你了。

    沈振衣却面带微笑,丝毫无惧。

    “戈宗主,不必焦躁。今夜之事,今夜再说,且先将今日的月旦武评找个完满结局吧。”

    场中,紫宁君以快对快,剑光化作白、紫、青三色,绚烂飞舞,与金燕子的铁燕斩站在一处,速度上竟然丝毫不逊色,只听叮叮当当撞击声不绝,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白色为冰、紫色为火、青色为毒,紫宁君的剑法,将三种不同的天地之力合为一体,也就呈现出奇异的属性。

    “不妙!”

    萧碧水看出不对。

    如果说金燕子的速度能够比紫宁君稍快一线,那或许能够压制住紫宁君的发挥。

    但如今双方快剑旗鼓相当,那么紫宁君在属性上的优势,就有了极大的体现。

    烈火灼身、寒冰透体、绝毒攻心!

    这三种属性三种剑光轮转,每一种都能与金燕子正面对抗,而且在撞击的过程中,不断腐蚀着金燕子的真气和天地之力!

    现在还看不出来,但是时间一久,金燕子的剑光乃至于自身都会被冰火毒的暗劲所伤!

    ——这个女子,真的能够杀得了金燕子!

    这弃剑山庄,到底都是些什么怪物?

    神人境第一重,能够靠着神奇的武功抵抗神人境第二重的高手,而初入神人境第二重的紫宁君,居然能够压制住神人境第二重巅峰的金燕子!

    那么……神人境第三重武者,当真一定能够胜得过沈振衣么?

    萧碧水想到这一点,陡然打了个哆嗦。

    不不……不会的,就算沈振衣真的惊才绝艳,一个神人境第三重高手拿不住他,但七宗合力,七人同时出手,十九外城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逃得了!

    她心下稍定,长出一口气,忽然听场中金燕子惊呼一声,竟是已然受伤。

    嚓!

    紫宁君的剑法,并没有比金燕子更快,但是冰火毒三轮合力,金燕子的剑光便遮拦不住,长期对抗之下,难免露出了破绽,被紫宁君的一隙剑光乘虚而入,在左臂上划了一道血口!

    想到之前紫宁君与沈振衣之言,萧碧水大惊失色,连忙叫道:“这位姑娘手下留情!”

    她动作比刚才的普惠师要快多了,袍袖一展,数点剑光飞出,直刺紫宁君的肩背。

    ——她只用了三分力,这里到底是大庭广众,她也不敢在背后偷袭杀了紫宁君,那消息传出去就太难听了。无非只是想攻敌之必救,等着紫宁君收剑回救,金燕子便能逃的性命。

    金燕子目光一霎,露出怨毒之意,她咬牙切齿,知道师父来救——一旦紫宁君回剑格挡,她却不想趁机脱身,而是找准这个机会反击,无论如何要将紫宁君斩于剑下,这样才能解输了半招的怨愤!

    正是因为如此,她本该急速后退遁逃,却相反选择了站在原地不动。

    ——反正,紫宁君不可能不挡背后的攻击。

    嗤!

    正在她这么想的时候,却见紫宁君的三色剑光在她面前陡然放大,旋即就觉得脖子一凉,天地顿时旋转起来。

    发生了……什么?

    “妹妹!”

    耳畔传来萧碧水声嘶力竭的嘶吼,金燕子惊恐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无头的身体正在缓缓倒下。

    她……居然没有收剑?

    她想要同归于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