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我能不能杀了你?
    “大哥!”

    方知晓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呼,旋即就见一道黑光穿透方有道的头颅,血肉横飞!

    “手下留情!”

    普惠师大叫一声,袖中莲花喷泻而出,然而来不及挡住魔剑的剑锋,魔剑杀人之后,化为黑影,盘旋而飞,似乎还发出桀桀怪笑之声,再度回到了寻剑客的剑鞘中。

    寻剑客浑身一震,仿佛如梦初醒,看到面前的一片狼藉,脸上不由露出悲悯之色。

    ——在那之前,魔剑已经掌控了他的心灵,他已经完全没法控制负面的杀戮之意。

    普惠师急急忙忙扶起弟子,只是方有道头脑破碎,魂飞魄散,这样的重伤,无论如何也救不活了。

    就像寻剑客在比斗之前说的,与他斗剑,很有可能是会死的。

    ——不,其实也并不是与他斗剑,而是与魔剑流殇相争。

    这是明月楼上,今日第一起死亡事件。

    气氛陡然变得沉郁萧杀。

    “大哥……”方知晓跪在方有道的尸体前,泣不成声。

    普惠师心中发紧,面上却丝毫不露,嗟叹道:“死生有命,刀剑无眼。既然如此,我们妙贤莲宗认输了这一场。”

    人都死了,当然只能认输。

    不过……这意味着魔剑流殇将会是妙贤莲宗的囊中之物,一个弟子换一件宝物,普惠师心中到底有没有觉得吃亏,那就是不足为外人道了。

    如果是之前,出现死伤,七大宗主说不得还要谴责争执几句,但如今他们心底都打定了主意,在月旦武评结束之后,就会去洗劫弃剑山庄,这种死伤,反而不放在心上了。

    在他们眼中,沈振衣等人,根本就是死人。而这些武学与武器,全都只是他们的赃物而已。

    “接下来是哪一个?”

    戈钟吾这个主持人都越来越不耐烦,他现在也觉得自己走这表面文章有些浪费时间,恨不得立刻结束这七宗论武,直接去弃剑山庄大开杀戒。

    他的左手食指、中指和无名指神经质一般颤动,口中呼喝询问。

    沈振衣不以为忤,瞟了他一眼,慢吞吞道:“接下来一仗,便由紫宁出手,紫宁剑气带毒,杀人于无形。你们也得小心些,不要再死了一个。”

    萧碧水脸上一冷,嘿然笑道:“小辈胆子倒是不小,好,我倒要看看,是你能杀得了我的姐妹,还是我的姐妹能杀得了你!”

    “金燕子!”

    她大喝一声,身后一个身着明黄色的少女走出,也是一般冷笑,“弃剑山庄赢了这么多场,只怕是膨胀了。杀一个不中用方有道,可不等于能杀得了我!”

    金燕子的地位,与那些二代弟子可不一样!

    燕子连环所修的武学,与众不同,她们都是女子之身,注重驻颜,寿元反而比其他宗门要短,但是死之前,都仍然保持着青春美貌。

    也正是因为如此,燕子连环的传承更易速成,宗主的更替要比其他几大宗门快上许多。

    传承两代之间的年龄差距没有那么大——这也是为什么她们使用姐妹传承而不是师徒传承模式的原因之一。

    金燕子修行已百余年,又都燕子连环大部分的资源扶持,如今距离神人境第三重只有一步之遥。

    在所有的接班人中,大概仅次于戈钟吾的天才长子戈小盘。

    她的实力,不是宇文祸、方有道等人可以比拟。

    甚至可以说燕子连环派出她来,已经有点以大欺小了。

    “师父说能杀,那就能杀。你若不信,我就杀了你试试。”

    紫宁君清冷开口。

    这句话对她来说,本来只是理所当然的脱口而出,师父说的永远是对的,如果别人说不对,那就证明给他看。

    紫宁君态度一向就这么坚定。

    但听在金燕子耳朵里面,就满不是那么回事了,这分明是挑衅和宣告!

    她冷笑一声,“好一个弃剑山庄的大师姐,口气果然甚大,我就是不信,那又如何?”

    金燕子抬起头,梗着脖子,意甚不屑。

    “那你该死。”

    紫宁君缓缓走到金燕子面前,仍旧是慢条斯理的开口,旋即便是犀利的一剑!

    剑光如电!

    “大师姐是生气了。”

    楚火萝了解紫宁君的性子,她平时清冷而平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几乎是最好相处的。

    但是……千万……绝对,不要在她面前说沈振衣一句不是。

    有人说沈三公子不对,就是触犯了紫宁君的逆鳞,她手下可不会留情。

    金燕子这般说不信,就是质疑师父的能力,大师姐不和她翻脸才怪。

    这飞速一剑,已经算是轻的了。

    金燕子猝不及防,也没想到紫宁君的剑居然这么快,急退三步,眼看着剑光在面前间不容发之际掠过,脸上肌肤都有刺痛感,不觉大怒。

    “臭丫头,竟然敢……”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萧碧水大喝:“剑上有毒,再退!”

    金燕子浑身一凛,不敢不信大姐的话,脚下一滑,瞬间飘退十丈,旋即鼻端传来一股腥味,就在这一刹那,她飞扬的两鬓青丝,竟然化为飞灰,寸寸落下!

    还没有沾染,便已经遇上了毒素,这毒素极为强烈腐蚀生机,瞬间夺命!

    金燕子心儿怦怦乱跳,幸得师父提醒,她能即使后退躲开,若是玩那么一瞬间,腐蚀的就绝不仅仅是她的头发,而是她引以为傲的面容。

    ——到时候她就算不死,哪里还有脸出来剑人。

    “我,能不能杀你?”

    紫宁君倒没有追击,静静站在原地,持剑指着金燕子,淡然发问。

    金燕子恼羞成怒,一时语塞。

    这样的剑法,确实有趁她一时不查,杀了她的能力。但是要让金燕子收回刚才说过的那句话,对她来说简直难于登天。

    “偷袭伤人,有什么了不起?”

    她硬着头皮冷哼反驳,“你想要杀我,还早一百年呢!”

    紫宁君垂下剑尖,“执迷不悟。”

    “既然如此,那我也只有杀了你,才能让你真正相信我师父说的话。”

    她认真地点了点头,金燕子不由跟着打了个寒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