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魔剑流殇
    “我的剑法,虽得三公子指点,但是终究还缺少剑心,难以收放由心,不能如之前这般点到为止。”

    寻剑客一板一眼的开口。

    “与我斗剑之人,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我有可能会杀了你。

    方知晓浑身一颤,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方有道得普惠师的真传,倒是有几分气度,点头道:“刀剑无眼,难免会有损伤,这也不必在意,寻兄,尽管出手吧!”

    他右手平伸,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寻剑客大笑,脸上神情忽然一遍,少了几分憨厚,多了一分癫狂,不知何时已经拔剑出手!

    呼——

    剑风呼啸,如大江潮涌。

    他平时憨厚寡言,一剑在手,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变得黑暗深沉而可怕。

    剑,则是通体黑色,发出幽幽冷光,甚至散出森然冷意。

    “他的剑有点古怪。”楚火萝最初见到寻剑客的剑,就曾经向沈振衣发出疑问:“总有一种让人恐惧颤栗的气息。”

    “魔剑就是如此。”

    当时沈振衣便是这么回答她的。

    “魔剑?”

    楚火萝挑眉不明。

    “无心之剑,混沌混乱,可谓魔剑。世人愚蒙,才觉得可怕,其实没什么。”

    沈振衣淡然回应——这世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恐惧魔剑的存在,但在沈振衣看来,也不过就是一种武器罢了。

    方有道显然不这么觉得。

    他站在寻剑客的对面,在寻剑客魔剑出鞘之前,他没觉得有什么特异。凭自己的修为,尽可压制的住这野路子出身的剑客。

    但现在就不同。

    魔剑出鞘,杀气凛然,方有道只觉得身周的空气都在燃烧,鼻腔有一种硫磺的气息,让人喘不过气来。

    而对方的剑,也变得如暴风骤雨一般。

    “魔剑流殇?”

    戈钟吾咳嗽一声,面色变得尴尬而古怪。

    “这个人……难道是寿者宗的后裔?”

    旁边的萧碧水也是轻咦一声。

    他们俩对视一眼,当初针对寿者宗出手的人,现在还在的,大约就戈钟吾、萧碧水以及卓流风几人,他们参与了寿者宗的灭门惨案。

    当时,记得鸡犬不留了啊。

    不过魔剑流殇确实没找到,当时以为是在战斗中毁了,看来当年的寿者宗,到底还有漏网之鱼。

    “这是什么魔剑?”

    普惠师未曾参与寿者宗事件,对其所知也不多,听到戈钟吾和萧碧水两人的惊呼,这才感觉到寻剑客手中的剑不对劲。

    ——不是,是他整个人都不对劲。

    “这是寿者宗的镇宗之宝,据说封印着魔神,手持魔剑,可以大大提升持剑者的修为和力量。”

    戈钟吾的神色变冷,“但是,也同样会侵蚀使用者的心志。百年前的寿者宗,可说是十九外城第一宗门,只要他们老老实实,晋升大比几乎可以说必然获胜。我们其余几个三级宗门,根本不能望其项背。”

    他顿了顿,又对普惠师说:“当日你武功未成,一直在闭关,但大致情形应该也是知道的。”

    普惠师回想起来,心有余悸,“对……不过那寿者宗的宗主突然发了失心疯,召集各大宗门集会,想要一举屠杀其他三级宗门,夺走我们的传承。这才被诸位宗主联手击杀……”

    原来那位寿者宗的宗主,就是魔剑流殇的主人。看来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彻底发疯。

    后来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寿者宗宗主之后,其他宗门害怕报复,干脆联合起来,一举杀尽了寿者宗上下数百人。

    “如果这寻剑客是幸存者,难道是故意投入弃剑山庄,来复仇的?”

    萧碧水想到这种可能。

    戈钟吾摇了摇头,“若是他想要复仇,也不该投入弃剑山庄吧?”

    弃剑山庄再怎么厉害,拥有的也只是潜力,今日露出这么多高级的武学,就如同三岁小儿持金过闹市,怎能不引人觊觎。

    七宗中人,早就决心要联手灭了弃剑山庄。

    寻剑客投入,无非是再体会一次灭门之祸而已。

    “总之,弃剑山庄有古怪。”

    戈钟吾目光闪烁,杀机顿起,他没有什么耐心了。

    “月旦武评之后,我们立刻动手,将其连根拔起,也免得去多想这些有的没的!”

    魔剑流殇又如何,当初寿者宗怎么灭的!弃剑山庄也会一样重蹈覆辙!

    他们几个各怀鬼胎,合计已毕,另外几个观礼者,却有不同的想法。

    释迦光皱紧了眉头,“难道沈振衣背后,是寿者宗?连魔剑流殇都投入弃剑山庄之中,这两家的关系可不浅啊!”

    当年之事,他也只知道个大概,但寿者宗为其他宗门所灭,这是血海深仇,回来报复是理所当然。

    如果寿者宗有高手留存,隐姓埋名这么多年,帮着沈振衣来霸王城搅浑水,倒也是有可能——冷喉的死,也就可以解释明白了。

    只是……释迦光总觉得还有些不对。

    “魔剑……”司马幽在偏僻角落,眼眸呈现出绿色,冷冷笑道:“不……这绝不是弃剑山庄的底牌。”

    他挑动七宗对付沈振衣,绝不敢指望一开始沈振衣就会被压垮。

    晋王陵墓中各种危机四伏,沈振衣却闲庭信步如履平地,区区七宗,又怎么能对付得了他?

    七宗论武,本来也只是司马幽计划上的一环而已。

    呛啷啷!

    大家都在思索之际,场上的战斗却很快进入了白热化。方有道精修莲花渐次十九变,能够以身化琉璃莲花,防御极强。他见到魔剑威势,也不贪功,便是稳扎稳打,守住周身,一开始还能够勉强维持均势。

    但大概过了一炷香之后,魔剑的气焰越来越盛,攻势也越来越强。

    渐渐地,魔剑化作一个人形,分明是一个通体漆黑的寻剑客,而寻剑客自身,却变成了一柄光芒夺目的长剑。

    到了这个地步,到底是人在用剑,还是剑在用人,已经完全分不清了。

    对于方有道来说,他也根本不在意到底是人是剑。

    他只知道,对方的剑气压力,实在太重。

    嗤嗤嗤嗤!

    一时不查,就见身周护身的莲花一起破碎,随后方有道就看见锐利的剑锋直刺而入,点向他的眉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