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无可奈何!
    卓流风老脸一红,他其实还真是这么个打算。之前小如意门占了大便宜,其实并未付出什么代价,就已经得到了传承中都算相当厉害的元磁剑法。

    他也想依样画葫芦一番,混到一门传承便已足够,就算他料定怒千发的本领不过如此,但也没必要拿得意弟子的前程去冒险。

    如今被戈钟吾点破,无奈之下,他只能呼喝道:“正仪,拿出真功夫来,不要让人笑话了咱们金羡宗!”

    李正仪刚刚被楚火萝嘲讽,纵然城府深,也有点火气,被师父一催,冷笑一声,长剑抖动,只见整个苍穹棋局的气氛一变,肃杀森冷!

    每一颗星辰,仿佛都成了可怕的黑洞,随时要将人吞噬!

    “这才有点意思。”

    沈振衣微微点头,回头对龙郡主讲解道:“这也是将阵法之势,融合在剑法之中的一种变例,你可作为参考。不过他们的手法有些生硬,不必模仿。”

    龙郡主点头,默默记下。

    李正仪面色铁青,这简直就是在当面打脸,他到底不像是师父卓流风那般老油条,还是有少年人的好胜心,当下一声不吭,剑光抖动,那苍穹棋盘陡然收紧!

    丝丝光弦,割裂苍穹!

    “来得好!”

    怒千发浑身一震,严阵以待,他并不在意面前李正仪的攻势,微闭双目,只想着之前沈振衣的指点,长剑轻点,只见丝丝缕缕白发,从他剑光中生出,旋即变幻莫测,织成天衣!

    白发三千丈剑法!

    天衣剑法!

    两种迥然不同的剑招,在他手中居然诡异的合流了!

    “这剑招……”

    戈钟吾讶然吃惊。

    弃剑山庄这一波人,他们最能查到底细的就是怒千发,从他以往的表现来看,实在属于不怎么灵光之人。本以为他的剑法就算得了传承,战斗力也不会太强。

    但……现在这剑招,却有一种动人心魄的压力!

    “奇怪,这剑法,似乎有克制天穹棋剑的感觉。”

    商阴人也啧啧称奇。

    卓流风这老混蛋没什么本事,但金羡宗的传承还是有两把刷子,天穹棋剑完善缜密,封锁所有去路,一旦被困其中,便难以脱身,就算是他们几个也要心存忌惮。

    若是他们与卓流风动手,遇到天穹棋剑,要么以修为硬抗,要么脱出剑招的笼罩范围,再图反击,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破招手段。

    然而怒千发却没有后退,仅仅是轻轻挥剑,发丝飘动,却有牵引这天穹棋盘的作用。

    “这是怎么回事?”

    “一旦被天穹棋剑困住,想要脱身并不容易。为什么感觉怒千发一动剑,便可随时脱出控制?”

    “而且他还没有动,天穹棋剑,控尽苍穹,天地皆在掌握,他又是怎么脱出的?”

    似破而非破,似离而非离!

    明明怒千发还在棋盘之上,所有人包括持剑的李正仪在内,却都觉得,并不能伤到怒千发。

    这是怎么回事?

    七大宗主,一起皱眉。

    沈振衣却意态悠闲,轻轻啜饮着香茶。

    这一场根本不需要担心,怒千发虽然天资普通,但在自己点拨之后,完成两种剑法的蜕变,对上金羡宗之人,基本便是稳胜。

    “怒千发的剑法,你也要看看。”

    他还挺耐心地指导龙郡主,龙郡主仔细看怒千发剑法变幻,若有所悟,应道:“天穹棋剑,控制上下左右,然而怒公子的剑法,却是从另一维度变化,故而硬生生脱出棋盘范围,我懂了,只是这控制之法,只怕甚难。”

    如果不是沈振衣提醒,龙郡主大概想都没想过居然剑法还有这种变化,明明在棋盘中,却又不在棋盘中,着实让人惊讶。

    沈振衣略略点头,“正是如此,白发三千丈剑法与天衣剑法合流,竟然隐隐触及到时间流逝的层面。在七伤世界,很难有这种控制时间的武学。他既然碰到了,对付只禁锢空间的天穹棋剑,便已立于不败之地。”

    控制时间?

    沈振衣的声音不高,但也足以让七位宗主听得明明白白,就如耳畔闷雷,他们全都惊讶失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时间流速均匀,是人生老病死的路径,武者修行到了一定程度,也都会想要控制时间——比如说若是能让时间静止,那对方的速度再快也无用。

    可惜,无论武者怎么努力,都完全做不到。

    时间永远如此,均匀流动,再高的武力,也不能将之挽回。

    沈振衣居然说怒千发的剑法,可以微小的控制时间?

    这简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这比元磁剑法,更显神奇!

    “是了……果然是如此!”

    但是七大宗主到底是有见识的,有了沈振衣的提醒,细细体悟李正仪与怒千发的对战,果然发现确实如此。

    天穹棋剑禁锢了四面八方所有空间,怒千发偏偏还能游刃有余,这不是因为他能破的了天穹棋盘,事实上他无法离开这紧闭的空间,但他却可以在时间变化中游走,也就是所谓另外一维的移动。

    李正仪剑法再强,修为再高,天穹棋剑禁锢再狠,却对怒千发一点儿作用都没有!

    “居然真有这样的剑法!”

    众人的眼睛都发绿了,沧澜秘库传承居然能够到这种程度,简直是发达了!

    他们现在也看得出来,怒千发施展剑招,与楚火萝一样,僵硬刻板,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也不懂得随机应变。但就是这生硬的剑招,却完全让李正仪的攻击变得徒劳无功!

    这种斗剑的方法,真是让人觉得恶心!

    如果这剑法落在他们手里,一定能够发挥出不一样的光彩!

    众人想入非非。

    这时候卓流风才想起自己的弟子还在尴尬苦苦支撑,连忙大叫道:“正仪,好了!他这剑法神奇,你不是他的对手,还是赶紧退下来吧!我们已经尽力了!”

    刚才袁无咎认输,金大奶奶还不同意。这次却是师父大叫大嚷,自承弟子不如别人。李正仪无可奈何,尴尬地收剑而退,心中郁闷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