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天穹棋剑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七宗之人陆续回到明月楼二楼大殿,戈钟吾吩咐击钟召集,等了半天,才见沈振衣一行人慢条斯理地进来。

    楚火萝兴高采烈,吃得满嘴流油,还在称赞道:“这月旦武评不怎么样,明月楼的菜色倒是不错,刚才那个灵菇包子肥腴丰美,滋味鲜香,师父你真该多尝几个。”

    沈振衣也微微颔首道:“我倒是喜欢那一道百子鱼汤。”

    喂喂喂!这是月旦武评七宗论武,不是美食评鉴!这么紧张的气氛之下,你们还有心情评价吃的?

    七大宗主回想之前自己都是心事重重,吃什么都不知道啥滋味,与之相比,倒是少了几分从容。

    不过也是这几人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所以才这般肆无忌惮吧?

    不和将死之人计较!

    七大宗主心头恨恨,按下不表。

    等人差不多到齐,戈钟吾方才清了清喉咙,朗声道:“适才弃剑山庄错刀之法、元磁之剑,都让人大开眼界,接下来不知沈三公子要演示何种武学?”

    他们反正都想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一对应。

    沈振衣也不以为意,略微想了想便道:“既然如此,就麻烦怒少爷出手如何?”

    怒千发经历晋王陵墓之后,对沈振衣五体投地的信任,让他干啥就干啥。在来参加月旦武评之前,他又得沈振衣的指点,将白发三千丈剑法与天衣剑法熔为一炉,心中也大有自信。

    此刻听沈振衣吩咐,当即上前,拱手道:“不知哪一位前来指教?”

    金羡宗的卓流风大笑一声,“早就听说贤侄得沈三公子指点,有了大造化大进益,就让本宗弟子李正仪与你一战。”

    李正仪乃是金羡宗的接班人,卓流风着意培养,为人姿容风流,长袖善舞,确实有几分卓流风年轻时候的样子。有些恶毒的人,甚至污蔑其为卓流风的私生子,他当然矢口否认。到底真相如何,无人知晓。

    挑怒千发做对手,卓流风着实动了一番脑筋。他年纪最大,金羡宗在七大宗门中大致处于中流,行事也最为谨慎,所以尽管贪婪,也不敢越过别人去。

    怒千发毕竟本来就是怒流城中人,还来霸王城一起参与过新人试炼,相关资料和武学资质容易了解得到。在遇到沈振衣之前,他就是个普通的边缘世家子弟,就算给了一定的资源,能不能进入神人境第二重还在两可之间——所以即使他得了奇遇,有了沈振衣传剑,他的上限仍然是可控的。

    这样一来,尽管白发三千丈剑法与天衣剑法比之元磁、错刀等奇妙武学可能略逊半筹,却是金羡宗最适合得到的武学,所冒的风险也不太大。

    刚才卓流风就叮嘱李正仪,让他切切注意保护自身,不要贪功好胜,受了损伤,那可就大为不智。

    李正仪聪明得很,当然明白师父的意思,上前拱手,也是一脸虚伪的假客气,“怒公子,请指教,万望手下留情。”

    金大奶奶暗中嘀咕了一声,“金羡宗的人就是这般虚伪……和那老油条一样。”

    她自己的弟子若是能如此就好了,可惜小如意门的女子都脾气执拗,袁无咎的天资让她欣赏,但脾气实在古怪,日后继承小如意门,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少乱子。

    ——好在能够得到元磁剑法,将小如意门的武学加以完善,日后总有机会进入内城。金大奶奶心中胡思乱想,难以平静。

    除了七宗之人以外,还有一个观礼者也认真地盯着怒千发。

    鬼蜮的公子魁面色凝重,没有多久之前,这个怒千发甚至都不敢站到自己的面前,而现在,他已经能够与七大宗门的精英弟子正面交手——这一切,都源于他获得沈振衣的传授。

    沈三公子,真有那么厉害?

    公子魁一败之后,闭关修行,水到渠成地突破了神人境第二重,在冷喉死后,接管了鬼蜮在十九外城的势力。不用多久,就会拿到外城令的头衔,但他心中的恐惧,却到现在也无法消散。

    原本以为,只要再度突破,就能无惧沈振衣。即使冷喉的死,也没让他有多害怕。

    但是……仅仅这么一小段时间之后,弃剑山庄居然就成了三级宗门,而且与七大宗分庭抗礼!

    传闻中,沈振衣得了沧澜秘库的传承,难道是真的不成?

    怒千发感觉到了许多人灼热的视线,要是以前,以他的性格早就窘迫不安,如今却习以为常。

    他也知道李正仪的虚伪,只淡淡点头道:“请出剑。”

    实力的增长,已经让他与以前完全不同了。

    即使是鼓起勇气挑战公子魁的时候,与现在的他都已经是天壤之别,更不要说以前的凄凄惶惶。

    “好!”

    李正仪大笑一声,从腰间抽出古剑,轻轻挥洒,却见江河流动,星月闪烁,仿佛以天地为棋盘,众星为旗子,将天地演化,具体而微束缚在剑法之中。

    “怒公子,此乃天穹棋剑,算尽变化,结算变数,一剑出手,便能夺人性命,你可要小心了!”

    他贴心地为怒千发解说剑法,语气中也颇有几分自得之意。

    这天穹棋剑,确实是金羡宗的得意剑法,其大气魄大手笔,广为人称赞,卓流风自诩文采风流,也爱用这剑法。

    怒千发是个老实孩子,还没说什么,后面站着的楚火萝确忍不住,开口嘲讽道:“华而不实,胡吹大气,就凭你的剑法,还想算尽天下。在我看来,简直到处都是窟窿!”

    本来天穹棋剑就不可能到李正仪所说的境界,无非是借用天地星云之力,形成笼罩一切的压迫感而已。更何况他不知道是学艺不精,还是本来就留了手,编织天地星辰棋网的时候,极多疏漏,真正行家,探手可破!

    戈钟吾都甚为不满,暗中传音于卓流风,“老卓,想要分好处,还是得尽力而为,将别人的武学底牌都给逼出来,我让你们出手,可不是假打一场就能分好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