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论武暂停
    戈钟吾感觉到不对。

    今日的月旦武评,本来应该一切尽在掌握,弃剑山庄就算有些决死的小小反抗,那也应该被他们谈笑间轻松扑灭。

    怎么到了这会儿,节奏完全不对了。

    “连赏两门绝学,大家应该有些累了。我们便暂停一会儿,请各自休息,论武稍待再行开始。”

    他到底是老谋深算之人,知道这时候不能急,干脆以七宗论武主持人的身份,暂停月旦武评的举行。

    “既然戈宗主这么说了,暂停便暂停。那这元磁剑法,诸位可看够了没有?”

    沈振衣颔首同意,施施然向众人询问。

    看是看够了,但是毫无办法!

    七宗宗主心中暗骂,楚火萝的剑法呆滞笨重,无非就是仗着精妙的招法将元磁之力构成九宫井,修为不是远远高于她的人却一筹莫展。

    这种武学有什么看头?

    萧碧水格格娇笑,“沈三公子果然风趣,这元磁剑法甚有意思,想来弃剑山庄必有更多更神奇的武学。待暂停之后,自要领教。”

    她们燕子连环当然也贪图沈振衣的武学传承,但看到戈钟吾等人吃瘪,萧碧水还是忍不住心中畅快,笑靥如花。

    戈钟吾冷哼一声,心中极不痛快,但这时候也不想与萧碧水一介女子计较,转身就走。

    “七宗论武开始休息了!”

    “这一次休息可有些早啊!比平日早得多了!”

    “今日局面诡异,弃剑山庄以两名名不见经传的弟子,连胜宇文祸、袁无咎二人,这可了不得了!”

    “听说宇文祸重伤,甚至会影响到继承人的地位!”

    “乖乖隆的咚!这次月旦武评,可是要出大事啊!”

    明月楼下,众人奔走相告,都是为今日楼上发生的事而震惊。

    宇文祸、袁无咎二人,极有可能就是陌刀山、小如意门下一任的宗主,也几乎必然是将来十九外城地位最高的几人之一。

    要知道当初霍如山、金大奶奶等人出山动手,从无败绩,这就是宗门为他们铺好的路。

    如今这两人败北,几乎就是丢掉了继承本宗的可能。

    这可是天大的动荡!

    谁知道竟然是区区一个弃剑山庄造成!

    更可怕的是,今日大家都知道是七宗联合围剿抵制弃剑山庄,在七宗逼迫之下,弃剑山庄还能旗开得胜,他们又有多强的实力?

    沈三公子,到底有多强大?

    众人想起不久前沈振衣带来的数千妖兽凶灵,以前大家都觉得那是弃剑山庄的人走了狗屎运。现在想起来,难道说沈三公子真有这样的本事?

    一时之间,沸沸扬扬。

    七宗宗主退到内室,一个个面色阴沉,开始商量。

    “我们低估了弃剑山庄,也低估了沈三公子。”

    金羡宗的卓流风卓老第一个叹气。

    人活得就些,就会聪明些豁达些,他第一个承认是七宗这一次识人不明,才会有一开始的损失。

    “想不到,他竟然能够将沧澜秘库传承,参悟到如此地步。”戈钟吾面色沉肃,冷然道:“既然如此,咱们就更不能让他发展起来了。”

    他回头对霍如山和金大奶奶道:“宇文祸与袁无咎之败,非战之罪,实在是我们太小觑了弃剑山庄。你们的损失,七宗共同承担,这一次若夺得传承,你们都可多取一份。”

    “但凡因刺探弃剑山庄武学而受损的,都可以多分一份。”

    戈钟吾老奸巨猾,知道七宗的联盟薄弱得很,弃剑山庄这块骨头好啃,大家当然是一拥而上,但若是难啃,恐怕就有人要知难而退了。

    所以他一开始便抛出诱饵,以巩固人心。

    霍如山先是一喜,旋即又冷哼道:“阿祸身受重伤,只怕已经不可能突破神人境第三重。我陌刀山浪费了多少资源?这才叫损失。某些人不战而败,又没伤损,为什么要多占一份?”

    别人多难,当然意味着自己少拿。所以霍如山为自己争取的同时,还要挤兑金大奶奶。

    金大奶奶本来就因为弟子的不争气而恼怒,如今听霍如山不冷不热的嘲讽,更是气得浑身发抖,拍案道:“我将这小畜生毙了,总有损失了吧!”

    “好了!”

    戈钟吾厉喝一声,阻止了他们争执,“霍兄看我面上,稍安勿躁。金大奶奶,你也不要犯糊涂,袁无咎的剑道天分极高,又知进退,是日后继承小如意门的最好人选。”

    在元磁之井面前认输,或许是有些抹不开面子,但绝对是最聪明的选择。

    因为无论如何来来去去,始终攻不破元磁之井,到时候没摸清人家底细,反而将自身武学全都泄露,说不定还要损伤身体,又有何意义?

    “其他之事,不要再提了,我们现在商量一下,如何对付弃剑山庄!”

    戈钟吾霸气挥手,定了基调。

    之前的商量,根本没有涉及如何对付弃剑山庄的细节,因为他们总觉得对方是一触即溃。

    现在看来,非得小心对付才是。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妙贤莲宗的普惠师皱紧了眉头,“当初我们对弃剑山庄的探查确实太不充分,我们应该亲自出手一探的……到如今,众目睽睽之下,反而不便出手了。”

    他们都是前辈高人,为了为此形象,怎么也不能以大欺小,现在想要在月旦武评上摸清弃剑山庄的底细,还是得靠弟子出马。

    ——但若是弟子出马,就有折损的概率。

    宇文祸在年轻一代中已经算是佼佼者,他都受了重伤,其他人又如何能够保证?

    众宗主脸上,都露出了不舍的神色。

    “我看那沈三公子,总共只带了六人。”

    萧碧水出言提醒,“这是不是说明,弃剑山庄所得传承,只有六门?咱们七宗出手,倒是可以空上一宗。”

    哪有那么巧的事?

    商阴人眼珠子乱转,“那可不一定,加上那沈振衣,不是刚好七人?他身为主事人,当然也该修习了沧澜秘库的武学!”

    他们这时候对沈振衣获得沧澜秘库传承之事,已经深信不疑。

    现在的问题是,弃剑山庄到底获得了多少传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