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什么?”

    众人失声惊呼,大部分人都没看清虞大少如何出手,那陌刀山弟子便已经受伤了。

    能够看见这一刀的,只有七位宗主。

    他们霎时间都皱起了眉头。

    每一刀都是错的。

    而此时的刀,更是似是而非,似刀又似剑,这种又怪又快的刀法,还真不好对付。

    这个年轻人,怎么能够在短短数日之内,取得这样的进步?

    “实力相差太过悬殊,这种比斗完全展现不了武道的精髓。”

    沈振衣慢悠悠的开口,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楚火萝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七宗中人,个个面上发烧。霍如山更是郁闷的胸口发堵,他刚刚夸口自己的弟子能够轻易拿下虞大少,没想到是一个照面就败北,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师父,我来对付他。”

    宇文祸知道这时候是该他挺身而出的时机。

    刚才那一刀,连他也得惊艳,连看都未曾看清,更遑论破解。但若是他不出手,今日陌刀山就栽定了,一点儿面子都没有。日后就算灭了弃剑山庄,也难消今日的耻辱,分赃的时候也会因为此事而遭受损失。

    他非得胜了虞大少不可。

    霍如山面上抽筋,他也知道不能阻止宇文祸,但是虞大少那样的刀法。不用修为碾压的话,实在没有必胜的把握。

    宇文祸修为虽然比虞大少高一个层次,但毕竟未曾到碾压的程度……

    要是这个继承人受了伤,影响到升级的进度,那么多宗门资源,可就都白费了!

    所以霍如山有些踌躇——这弃剑山庄真是诡异,什么时候开始,神人境第二重对第一重,都没有必胜把握了?

    “若是诸位觉得我弟子这刀法已经看够了,那也不必再比。”

    沈振衣施施然开口。

    这话逼得霍如山没了台阶下,他当然还没有看够虞大少的刀法。

    ——无论是什么武学,只看一招未免实在太少。

    霍如山咬牙道:“弃剑山庄的刀法,果然有可观之处,但说要胜过了我们陌刀山,却也不见得!阿祸,你就上去,向这位小兄弟讨教一二。”

    宇文祸答应一声,手持大刀,稳步上前。

    他年纪虽轻,浸淫武道已有多年,此番行进,渊渟岳峙,颇有宗师风范。

    虞大少虽得沈振衣指点,修为突飞猛进,却也不敢丝毫怠慢,拱手为礼。

    “这位师兄,请多指教了!”

    对方的境界比他高一层次,神光闪华,刀意凛然。自己化刀为剑的狂癫错刀,正是验证的好时机。

    “不必客气,我们同参刀道!”

    宇文祸坦然大笑,欺身前进,忽然趁着虞大少不方便,横刀便扫。

    呼——

    陌刀山的刀法,强横无匹,有力挡千军之势。宇文祸虽然突兀出手,天地之力的调运却丝毫都不含糊,一刹那间,仿佛千军万马,疾驰而来。

    虞大少猝不及防,右手弯钩出刀,倏忽前进倏忽后退,见之在左,忽焉在右,好不容易急退身形,才避开了宇文祸的偷袭。

    他又惊又怒,喝道:“师兄,比武切磋,何至于此?”

    居然不打招呼就出手,这实在也太过分了些。

    宇文祸毫不以为羞耻,大笑道:“武道之路,本来就兵不厌诈,你师父没有教过你么?”

    陌刀山属于兵家,行事与一般江湖人物不同,只求胜利,不问过程,这种偷袭之事,也只有他们能干得出来。

    虞大少大怒,原本他一刀将那日伤他的弟子击退之后,怒气就消散了几分,没想到陌刀山之人还是这么无耻,便一扬长刀,喝道:“好一个陌刀山,好一个首席弟子,我师父只教我心胸宽广,探寻武道,可从来没教过我这种龌龊心思!你只知偷袭,不肯堂堂之阵,便是你武学多年未得寸进的原因!”

    他长刀挥舞,化为一片粉红色的烟雾,似刀法非刀法,古灵精怪之极!

    “此人的错刀之意,已经非是刀招错,连刀意都错,刀意怅惘,不知该如何选择。”

    “杀人也是错,不杀人也是错。凶横是错,软弱也是错。”

    “这样的刀法,怎么可能自悟,定然是从沧澜秘库中整理出来的!”

    七宗之人,仔细看着虞大少的刀法,不由都啧啧称奇。

    这回他们的猜测总算靠谱了一次,毕竟虞大少太过惊人,这刀法运用得无比纯熟,甚至隐隐提升到影响精神的层次。

    这样的刀法,不可能由一个阅历不高的年轻人完成。

    事实上……狂癫错刀本来就是在正经的沧澜秘库中习得,只是沈振衣再度为他改良,掺入了化刀为剑的神奇武学。

    虞大少越是施展越是得心应手,在宇文祸的大陌刀之下,竟然是游刃有余,进退前后,全然不怕伤在陌刀之下。

    “宇文师兄,今日怎么好像没有用全力?”

    “否则的话,对面那小子,真的没什么胜算,早该败北了?”

    楼下围观之人,都发出不满的唏嘘声。

    只有少数有眼光的人才惊叹道:“这分明是以慢打快,以弱胜强的武学,这般下去,宇文祸还是不利啊!”

    如果被自己修为还低一层次的对手击败,那才叫丢人现眼。

    宇文祸不是不想用全力,但是无论怎么打,都觉得自己的力量大幅度流失,明明有时候只要再压一压,就能破了虞大少的刀法,将他重创。可最后一股儿力气,却无论如何都用不出来。

    “阿祸,你在干什么?快点解决掉此人!不要忘了我对你的栽培!”

    霍如山厉声叱喝,心急如焚。

    要是拖到后来,就算能破了虞大少的狂癫锉错刀,陌刀山所受的屈辱,也难以挽回。

    “是!”

    宇文祸咬牙,他知道这就是师父在催促了。若是自己做得不好,只怕继承人的位置未必能保得住。

    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剑法绵绵密密并无杀招,他本想再多看几遍以供参考,但到此时,也已经顾不得那许多了。

    “好刀法,不过看我刀中之神,斩!”

    宇文祸不顾一切地施展了绝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