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论武道
    要不要这么直接?

    金大奶奶撇了撇嘴,看不起霍如山这伪君子,他总是口口声声规矩、豪情,但说到底,就是他陌刀山最不讲规矩。

    霍如山行事极为功利,表面装得仁义豪侠,内心却是急功近利。

    大家都想知道沈振衣的武学传承是不是来自沧澜秘库,但他怎么可能正面回答。

    事实上沈振衣的答复,确实是有些含糊。

    “我的武学传承,要从源头来说,那时来自天地核心,力量本源,并非可以一概而论,除此之外,便是诸天万界,万物万人为师。”

    对沈振衣来说,这其实是最准确的回复。

    只可惜,别人根本听不懂。

    霍如山冷笑,暗中嘀咕道:“就知道会这么回答。”

    他已经认定沈振衣所学便是来自沧澜秘库,脑子坏掉了才会自己承认,不过编出这种假大空的谎言,也是真够无聊。

    众人对沈振衣的回答也不甚满意,金大奶奶嘿然笑道:“那不知沈三公子,最擅长什么武学?”

    “剑。”

    沈振衣这一次倒是毫不犹豫,正面回答。

    这本来就是他最擅长的武学。

    戈钟吾冷笑问道:“我们所问的,可不是沈三公子擅长哪一种兵器,还请沈三公子详细说说,你最擅长什么剑法,有何威力?”

    这根本就是逼人自曝其短,戈钟吾觉得自己咄咄逼人,已经相当恶劣。

    然而沈振衣却仍然慨然应答。

    “天下剑道,我皆有涉猎,若说我具体最擅长什么剑法,也说不上来,只是普天之下,恐怕没有什么我不擅长的剑法。”

    真是胡吹大气!

    七宗诸人,都觉得这人简直是胡说八道。就算你得了沧澜秘库传承,就能这般骄傲了么?无论是谁,也绝不敢说对天下剑法,都了如指掌都擅长的!

    别说七伤世界,别说霸王城,便是十九外城区区一地,就有几万种剑法传承,难不成这位神三公子,什么都擅长不成?

    “沈三公子真是语出惊人。”

    金羡门的卓流风长笑,“如果沈三公子当真精通天下剑法,怎会蜗居区区外城之地,只怕是说笑罢了。”

    沈振衣淡淡一笑,也不多加解释。

    萧碧水不耐烦了,傲然道:“你么这般问法,要问到天黑也问不出什么结果。既然如此,倒不如手底下见真章,我辈武人,难道是靠口舌之利么?”

    她不喜欢这些蝇营狗苟之事,但这次是七宗联合行动,若是燕子连环不答应,只怕会与弃剑山庄一样,被排除在外。

    这番话本来也是约定,终究要说的。

    本来还该加上一句,七宗之人,一起领教弃剑山庄的武学——只是这句话太过无耻,萧碧水实在说不出口。

    戈钟吾瞪了她一眼,恨她没有把话说完,正要补充,却听沈振衣咳嗽一声,平静道:“本来也是如此,就算我要和你们讲解武道奥妙,只怕你们也难以领悟,不如就跟我的弟子过过招吧!”

    这人狂傲至斯?

    还是因为他自己心里也明白已经到了绝境,干脆就故意肆无忌惮,算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霍如山却是大喜,他立刻补充了刚才萧碧水未尝说完的那句话。

    “既然如此,就让我们七宗的弟子,来会会弃剑山庄的弟子,看看沈三公子的武学,到底有何奇妙之处,如何?”

    车轮战,七宗围殴弃剑山庄,就算是沈振衣真的精通多种武学,也被剥一层皮不可。

    平时月旦武评交流,哪有这么不公平的情况?

    沈振衣却依旧淡然,不但坦然接受,而且还主动挑战,“几日之前,陌刀山弟子曾经袭击我一个记名的弟子,仗着修为略胜,才胜过了他。我看他心中不忿,便传他以刀化剑之法,正想要与陌刀山切磋。”

    霍如山一皱眉,他当然知道沈振衣指的是虞大少,但是虞大少的武道他已经详细了解过,再出手一次,也显得毫无必要。

    虽然沈振衣说传了什么以刀为剑之法,但这到底有多大作用,霍如山表示不信。

    只是人家指名挑战,总不好示弱,之前胜过虞大少那弟子冷笑一声,挺身而出,“师父,就让我三招两式,收拾了他,让他不敢再来罗唣。”

    霍如山正要点头,沈振衣却摇头不止,“如今我这记名弟子的刀法大进,你这位徒弟是胜不过的。我听说陌刀山如今首席弟子名为宇文祸,刀法已经得到霍山主的真传,不如让他出手如何?”

    你好大的胆子!

    霍如山差点脱口而出,宇文祸是他精心培养的弟子,日后如果不出意外,也将是陌刀山的下一任山主。这种首席弟子,都比其他弟子的武道修为高一截。

    之前虞大少连他门中普通精英弟子都敌不过,还想挑战宇文祸?

    那简直是不自量力!

    霍如山咬着牙道:“今日月旦武评,是为了见识弃剑山庄的武学。若是武力修为相差太过悬殊,就难以施展武道真意,只怕失了我们的本意。”

    沈振衣竟然赞同,缓缓颔首道:“我也是这个意思。”

    那你还让记名弟子和我的首席弟子比?

    霍如山正在诧异,猛然醒悟过来——沈振衣说的是之前那名弟子与虞大少现在悬殊太大,没有比试的意义!

    这也太狂妄了吧!

    霍如山那弟子也反应过来,勃然大怒道:“师父,他们手下败将,竟然敢看不起我?让我出去教训教训他!”

    他如猛虎下山,扑了出去,迎着虞大少便是一掌。

    他虽然愤怒,心中也是清楚,比刀法,他不是虞大少的对手,只有靠着修为碾压,所以干脆不出刀,借用天地之力,向着虞大少攻去。

    虞大少却淡定了许多,他得沈振衣传授,许多地方霍然贯通,回头看了沈振衣一眼,得沈振衣认可,这才忽然鬼魅般向前一蹿——

    ——已然出刀!

    嗤!

    刀影未见,只见光华夺目之余,一道血瀑飞流而出。出手的陌刀山弟子哎呀大叫,飞身后退。

    ——一招之间,他已经被虞大少的刀重创了肺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