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七宗会齐
    第三个抵达的是陌刀山。

    霍如山**上身,肩背双刀,昂然招摇过市。他骑着角马,腾空而行,直如天人。

    “霍山主!”

    众人发出欢呼。

    陌刀山之人,以斩杀凶兽为自己的修炼法门。他们刀长马快,悍不畏死,在防御战与出击战中都立过大功,霍如山陌刀之下斩杀的凶兽,就不下千头。

    这到底是造福于民的大功德,大家对陌刀山的敬意,倒是发自内心。

    霍如山骄矜点头,昂然策马而入。

    他进门,也是先环视一周,发现并没有传说中的沈三公子,面色便有些不豫,“弃剑山庄之人还没来?”

    商阴人嘿嘿冷笑,“霍山主稍安勿躁,只怕这位年轻人不会太在意我们这些老家伙,什么时候来都有可能。”

    霍如山怒道:“胆子倒是不小!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金大奶奶耸肩,都打算灭门夺宝了,还指望人家给面子?沈振衣根本就是个妄人,早点灭了他们分传承便是,这般假惺惺,也不知做给谁看。

    她是个暴躁直脾气的女人,沈振衣的弟子得罪了她的弟子,她只想出手斩杀,懒得搞那么多表面文章。

    “诸位道友,何必着急?”

    窗外传来淡然笑声,一个峨冠博带的老者施施然而入,乃是金羡门的门主卓流风。

    金羡门起自西方,本是外族之人,但如今与普通人族也一般无二。

    卓流风担任金羡门的门主已经百年有余,功力高深莫测,如今已经在培养下一代接班人,就要功成身退。

    此老的云剑心,乃是最为飘逸神奇的一门武学。

    因为资格老,大家都对他有几分敬意,便是金大奶奶和商阴人,都欠身致意。

    霍如山摇头抱怨,“卓老,这弃剑山庄的年轻人,实在太不懂规矩,待会儿我当要亲自问问沈振衣,给他点教训不可。”

    今天目标是要探底,沈振衣几个弟子自有人应付,但谁去探沈振衣的底细,他们还没商量好。

    霍如山的意思,是他想要亲自出手?

    卓流风、金大奶奶和商阴人对视一眼,这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

    “此事再议,等几位宗主都到了以后再说吧。”

    也不可能他们几个就做了决定。

    正说话间,又来了妙贤莲宗的普惠师。他带着方知晓等几名得意弟子,脚踩清净莲花,昂然而入。

    此人一身白衣,光头如雪,容貌绝美,眉目间有超然出尘的气质。

    妙贤莲宗一直是十九外城最受欢迎的宗门之一,很大原因便是因为这色相。

    “各位来得倒早。”

    普惠师目光一扫,见来过的人,淡淡点头。

    妙贤莲宗一向自以为正统,与各宗门的关系也都不紧密,普惠师修为深湛,受人尊敬,但金大奶奶等几人也不太愿意搭理他,楼中的气氛变得更加尴尬。

    “七大宗门啊……也就是这么回事。”

    释迦光暗中嘀咕,他身为天门外城执事,不会为七大宗门的光环蒙蔽眼睛,对这光鲜华丽外表下的龌龊了解更多,也就没什么敬畏。

    司马幽仍旧低着头,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外城这些宗门,终究做事粗鄙,不然的话,也不会那么容易上当去对付弃剑山庄。

    “还有那两家没来?”

    “雄真门和燕子连环,这两家这几年斗得可凶,为了晋升内城的大比几乎撕破了脸,看来这次倒是要联手了。”

    楼外之人议论纷纷,又说起当年往事。

    雄真门的戈钟吾与燕子连环萧碧水,当年就是冤家,斗了上百年,各自执掌宗门之后,仍然有三次约战。

    十年一遇,北皇崖顶,两人都是苦斗数日,不分胜负,然后舌战不停。

    若不是因为面前有个弃剑山庄,他们这两宗见面就得打起来。

    毕竟之后的晋升大比,就是这两家最有竞争力。

    当——当当——

    又一阵钟声,只闻香风阵阵,一阵盈盈笑语,数个窈窕身形在西面天空出现。

    她们手持团扇,身着宫装,华丽非常。

    “七燕子都来了!”

    “真是美人啊!平时江湖上已经难见这几人,今日真是有眼福!”

    “领头的神燕子今年多少岁了,怎么还如二八少女一般?简直让人色授魂与!”

    众人齐声赞叹。

    燕子连环的美人众多,她们宗门的组织形式与别派略有不同,并非是师徒授业,而是以结拜姐妹的形式传道。

    大姐被称为“神燕子”,当然也是以一宗资源推动,让她踏入神人境第三重,而其它人依次而第。

    金燕子、银燕子……花燕子,虽无师徒之间的拘束,但也一样形成了特定的氛围。

    当代的神燕子萧碧水,凭着一匹彩练,横扫十九外城,与雄真门戈钟吾的独脚铜人,斗个旗鼓相当。

    她驻颜有术,如今至少已经过了两百岁,但看上去仍然如少女一般。

    “大姐,我们到了!”

    一众燕子格格娇笑,簇拥着萧碧水入楼。

    萧碧水开口,却与众人不同,关注的并非弃剑山庄沈振衣,而是雄真门。

    “雄真门的架子真大,这时候还不到?”

    月旦武评,一般在午时开始,这时候日已当空,作为本次武评主持者的雄真门还不到,确实让人诟病。

    “雄真门自诩是咱们七宗盟主,当然得最后一个到,才能符合他们的身份。萧宗主,就算是你,他也不看在眼里。”

    商阴人冷笑,挑拨离间。

    萧碧水并不理他,燕子连环与雄真门为死敌,并不意味着她就喜欢迷心堂。

    这七宗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有共同的利益,也各有矛盾,实在非一言可尽。

    “谁说我雄真门怠慢?”

    楼外,一个雄浑声音响起,戈钟吾昂首阔步,傲然而来。他的儿子戈小定紧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月旦武评,乃是我们七宗盛事,老夫当然要小心行事。不管是商堂主,还是萧宗主,我都不敢有丝毫小觑。”

    他每说一字,便腾空跨出一大步,当这两句话说完的时候,身形已经在楼内。

    说出来的话,却都像是在众人耳边一样,如同炸雷嗡嗡作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