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七宗论武,开始!
    月旦武评,已有数百年的历史。

    岳江之畔,明月楼头。

    霸王城十九外城中的三级宗门,都会依次现身,少数得到邀请的其他宗门,也能在楼上观礼。

    至于其他看热闹的,就只能站在江边楼下,仰头张望。

    “这一次的月旦武评,似乎格外热闹!”

    “当然热闹了,传说弃剑山庄得了沧澜秘库的传承,今日论武,必然会尽展精华。十九外城的武者,都在蜂拥而至。甚至其它外城,还有内城之人,也会来此查探!”

    “要不是距离太远,明月楼周围百里之地,只怕都要人满为患!”

    “不过此事到底是真是假,我觉得是七宗刻意针对弃剑山庄编出来的谣言。如果弃剑山庄真有沧澜秘库传承,怎么会不低调做人,让人知晓了?”

    围观众人七嘴八舌,翘首以盼。

    ——他们反正站着说话不腰疼,就算是弃剑山庄被人灭绝,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正主儿们还没到,来观礼的其他宗门,陆陆续续都到场了。

    释迦光作为天门的外城执事,在明月楼上有个位置。他坐立不安,一直张望着前方。

    鬼蜮的代表冷喉已死,派来之人是公子魁,他刚刚晋升神人境第二重,信心十足地握着手中剑,打算趁此机会,再向沈振衣讨教一番。

    司马幽静静地坐在一边,倒是低调的一言不发。

    斩绝门虽然在晋王陵墓中损失惨重,甚至王杞之都被兽王扣在墓中不得回转。但他们本来在十九外城就地位特殊,又是当初最受关注的二级宗门,所以他也有资格上楼。

    外城令庹万年与城门令颛飞也静静再一旁看着,等待今日的大戏。

    铛——铛铛——

    随着悠扬的钟声响起,楼下的人群起了鼓噪!

    “有与会的宗门高手来了!”

    “快看看是哪一派!”

    只见远处霞光泛起,一身大红的金大奶奶踩着十丈软红凌空而来,身后侍立着数名弟子,练无著与莫无邪赫然在列。

    金大奶奶杏眼含煞,面色冷冽,就像是要向人寻仇一般,大踏步便进了明月楼。

    第一个抵达的,乃是小如意门。

    “乖乖,金大奶奶又发飙了,这位姑奶奶发起火来,那可是鬼见愁。又是谁惹到她了?”

    “她这百余年得了宗门秘传之后,一直在潜心修炼,没怎么露过头。上一次母老虎发威,还是一扇焚尽大江帮的时候吧……”

    “是啊,百余年不见,金大奶奶还是如此美貌,脾气也一点儿都没变。记得当年大江帮百余高手,千余战船,在岳江上焚烧了三日三夜,天边映红,那木灰都足足飘了七日!回想起来,当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如今她突破神人境第三重,修为更高,修罗火扇不知修行到何等境界,再要出手,定然更加可怕!”

    修罗火扇,一扇倾城人化灰。当年十九外城的人都知道,千万不要惹这位金大奶奶。

    如今就算她修身养性,但只会更加不好惹。

    有人叹息,“沈三公子固然神奇,但是弃剑山庄到底底蕴未足,怎么能抵挡七宗的压迫?”

    “好在七宗宗主自重身份,应该都不会亲自出手,否则的话,便是这位姑奶奶的扇子,又哪里是那么好接的。”

    这些人议论纷纷,金大奶奶听在耳中,只冷冷一笑,飘然入楼,便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举目四顾,见其他宗门之人尚未到,便冷笑一声。

    其余被邀而来的宗门代表,都一一上前见礼。

    金大奶奶端坐不动,她是神人境第三重高手,有足够的的特权,这些人向她行礼,也是应该。

    等众人纷纷见礼已毕,才听门外当当声响,下一家宗门抵达。

    这一次,只见黑烟滚滚,烟雾之中模模糊糊只见几个人影,却根本看不清容貌。只见他们都是通体黑衣,披风遮面,更显诡异。

    “迷心堂的商阴人商宗主到了!”早有认识的人高声大呼。

    迷心堂是如今七大三级宗门中最为神秘的一个,所习武学也是偏于精神控制,诡谲如妖法的一路。

    传言中迷心堂中人修行全在一双眼睛上,只要看人一眼,目中神光所迷,便能让人失魂落魄,任人斩杀。修为不足或是不知这武学底细,猝不及防之下极易中招。

    商阴人,不愧阴人之名,年轻时候就将迷神之眼修行到了大成境界,杀人无算,无形无迹,当时还得罪了不少人。要不是最后迷心堂选了最有天赋的他作为宗主接班人,倾尽全宗之力,让他升到了神人境第三重,只怕也很难活到现在。

    如果说大家对金大奶奶是畏惧,对商阴人便是恐惧。

    这个高瘦苍白,双目却如血海的男人,就像毒蛇一样,让人避之唯恐不及。

    而此时,他第二个抵达明月楼。

    进了大门,方才烟雾消散,露出真容。

    他身量本来就高,头上还顶着一顶白色高冠,更显得如长虫一般。

    眼睛上蒙着一块白布——这对商阴人来说,起着如同剑鞘的作用。

    他的眼睛,就是他最犀利的武器。

    “金宗主,你倒是来得早。”

    对楼内其他人,商阴人都不屑一顾,只淡淡向金大奶奶行了个礼。

    金大奶奶冷哼一声,算是回应。

    对这个神神秘秘的迷心堂商阴人,她也同样没什么好感。

    七宗目前虽然因为共同的目标而联盟,但说他们之间的矛盾,那也是源远流长,难以消散。

    小如意门与迷心堂,从来就没什么好关系。

    商阴人面无表情,也不在意,便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众人当然也是按规矩上来见礼,只是多了几分恐惧,几乎没有人敢抬头睁眼看商阴人的面容。

    “沈振衣,还没有来么?”

    商阴人环视一眼,没看到弃剑山庄的人,皱了皱眉头。

    这月旦武评,来的顺序也有讲究,先是邀请观礼的宗门,然后是新晋三级的宗门,最后才是他们七大宗门。

    沈振衣居然还没到,分明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