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伪装剑痴
    寻剑客貌不惊人,平平无奇,鼻直口阔,看上去甚至有点呆傻。

    他自己说话也是不清不楚,没想到沈振衣居然能认可他。

    “我的剑法并不能算是沧澜传承……”

    寻剑客回答沈振衣的问题,语气有些怅然,“我只是年幼之时,曾得遇见过沧澜使者,蒙他指点了剑法的皮毛。”

    他原本也是霸王城大宗门子弟,但百年前被人袭击灭门,只有老仆带着他拼命逃出,颠沛流离于江湖。幸而遇上了沧澜使者,教了他三天剑法,让他能够卷土重来。

    “你是来报仇的?”

    楚火萝惊讶。

    寻剑客当年出生于寿者宗,是霸王城十九外城难得的三级宗门,当日也是论武的一员,是大比晋升的热门。却在一夕之间,被人灭门。

    虽然不知道凶手是谁,但无非就是当日那些同列三级的宗门。

    ——到现在,有好几家仍然在十九外城。

    寻剑客特意找来,口口声声要参与七宗论武,难道是修炼有成,要回来报仇?

    楚火萝并不反对,反正她虽然只见过小如意门与妙贤莲宗之人,对他们没什么好印象。杀人偿命,灭门惨事,就算是寻剑客回来找回公道,也是理所当然。

    “并非如此。”

    寻剑客傻愣愣地挠了挠脑袋,“虽然有些对不起先人,但当初那些恩恩怨怨我实在不想介入,只想要见识更高明的武学……”

    他当日年纪还小,对家人师长全无任何印象,也没有仇恨的根源,得到沧澜使者的传授之后,更是一心投入剑道之中,老家人去世之后,更没人在催他复仇,他也就乐得独自参研剑道。

    “这次是恰巧来到霸王城,刚好听到弃剑山庄沈三公子剑法神妙了不起,这才慕名而来。”

    见识了沈振衣留在青铜剑上的剑意,寻剑客如醉如痴,既然月旦武评在即,他就直接提出了要求。

    “月旦武评,七宗论武,其实就是他们七宗欺生,找个由头来试试弃剑山庄的武学。三公子纵然剑法如神,也总不能每场都亲自下场。”

    他瞥了一眼紫宁君等人,迟疑道:“若我没有看错,三公子的诸位弟子,剑法未成,尚不能抵挡这群如狼似虎的七宗。公子若能带上我,我必当为公子驱使,阻挡七宗之人的挑衅。”

    寻剑客语气听起来甚为诚恳,楚火萝觉得这个呆头呆脑的少年也不是那么讨厌,至少比七宗那些人好多了。

    “师父,既然这人是一番好意,不如带上他算了。不然那些人那么讨厌,真要你一一动手太跌份。”楚火萝刚刚还不喜寻剑客的直接,现在听他的理由,倒觉得也未必不可。

    沈振衣却饶有深意地看着寻剑客,似乎等他做进一步的解释,但寻剑客只期待地望着他,并未再说。

    于是沈振衣轻轻叹气,“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便不多问。”

    他回头吩咐紫宁君,“但月旦武评那日,便带上这位寻先生吧。”

    沈振衣终究还是没有开口称之为“小寻”,众人称是,龙郡主等虽然觉得这么做未免有些轻信,但既然是沈振衣的决定,那也就不必反驳。

    ——反正,再怎么荒谬不合理,只要是沈振衣要做的事,就没有不对、不成功的。

    寻剑客也没想到居然这么顺利,千恩万谢,“我如今便在弃剑山庄附近客栈居住,若有差遣,三公子尽管来唤我便是。”

    沈振衣点头应了,寻剑客这才欣然告辞,走的时候还对门口那青铜剑形的标志看了半天,这才歆羡离去。

    楚火萝这时候才问沈振衣,“师父,你刚才似乎还有所保留,难道此人说话不尽不实?”

    她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观察还是细致入微。沈振衣若是真的对这寻剑客印象不错,便会邀请他在弃剑山庄住下,指点剑招,而不是任其离去。

    ——这是沈振衣对每一个痴迷于剑道之人的态度,但他对寻剑客态度不同,必有古怪。

    “不必管那么多。”

    沈振衣淡淡开口,“世人都有私心目的,这种情况多得很。只是我不喜欢他用剑痴的模样伪装自己,这未免对剑有亵渎。不够人各有志,也不必勉强。”

    他没有拆穿,但寻剑客的态度,明显是装出来的。他爱剑道不假,但绝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人畜无害。

    事实上寻剑客离开弃剑山庄,走出一大段路,确信不会被人发现之后,整个人脸上带着的那种呆傻的喜气消失不见,好像刹那间整个人就冷了下来。

    “怎么样?”

    他投射在墙上的阴影,忽然诡异的动了起来,与他本人的动作并不保持一致,甚至开口讲话。若是旁人注意到这般情形,只怕要吓得魂不附体。

    “沈三公子已经答应了。”寻剑客与影子说话,自然而然,仿佛早已见怪不怪。

    “这么简单?”影子略一沉吟,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难道是这群乡巴佬,根本不懂得月旦武评七宗论武是什么样的场合?居然随随便便带一个外人进场?”

    他们是不是把沈振衣估计得太高了?再怎么厉害,他毕竟也是个没什么见识的下界之人,就算侥幸得到了上界传承,底蕴就差了许多。

    “我不太清楚。”寻剑客有些迷惘,但又有些兴奋,“此人光风霁月,是真正的武道宗师。而且我实在看不透他的修为,只觉得玄奥莫测,渊深如海……”

    影子似乎是吃了一惊,“给你都有这种感觉,难道他比你还要强许多?”

    寻剑客摇摇头,不愿意承认,“我只是说他对剑道的理解与虔诚,似乎远在我之上。不过真要动手,看得可不仅仅是剑道的感悟,修为境界也极为重要。只要他的修为不如我,我就有必胜的把握。”

    他的剑法乃是正宗沧澜使者所传,对付同境界的敌人,他从来不怵。

    “那就好。”影子渐渐淡去,消散在缝隙旮旯中,余音袅袅,“只要你能缠住他,七宗论武之日,就是弃剑山庄覆灭之时!”

    寻剑客身子一震,面色突然变得像死人般苍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