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沈白鹤的觉悟
    七宗论武,弃剑山庄已成众矢之的——沈振衣不在意这些人的动向,当然也不会在意小如意门的敌意。

    日子还是照样的过,紫宁君刚刚突破神人境第二重,须得巩固境界。而楚火萝、龙郡主两人,也知道自己的剑法要发挥出真正的力量仍然需要武学境界的提升,所以也就专心参悟,不去管外界的纷纷扰扰。

    一开始楚火萝还担心沈白鹤会搞什么鬼,偷偷盯着他好几天,但是后来觉得这么一个废人也确实干不了啥事,师父都大气地不在乎了,最后也就不管了。

    沈白鹤平日也确实不做什么,只是在院子里晒太阳。

    霸王城中有治疗他伤势的药物,龙郡主捏着鼻子给他买了,服下之后,性命已经无爱。若是愿意多付出代价,修复经脉也不是不能——不过弃剑山庄之中,也没有人觉得有必要让他完全恢复。

    沈白鹤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他并不自讨没趣,甚至沈振衣指点弟子武学,他都远远避开,总算懂得避嫌。

    “如果这样活着,师父也不是不能养着他,毕竟是骨肉至亲。可惜啊,人总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他非要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偷生,真是愚不可及。”

    楚火萝与龙郡主议论,只觉得沈白鹤可恨可悲。

    弃剑山庄的其他弟子,也渐渐习惯了这样。

    沈振衣在室内,隔着窗外望见沈白鹤,嘴角却只带着微笑。

    “我这位兄长,也算是了得,能够到此地步,实在也可算是天命之人。”

    他的目光闪烁,在沈白鹤身上停留一阵,感悟天机的变化。

    ——也好,有他来搅动风云,也免得自己去多费心思。

    总之,无论什么事来袭,不过一剑斩之而已。

    对于别人心目中的大事大祸,沈振衣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区区七伤世界,又有什么东西能够伤得了他?

    “兽心人……这世上变化,倒是有趣。”

    沈振衣又深深地望了沈白鹤一眼。

    沈白鹤仍旧静静地瘫坐在轮椅上,两眼看天,面无表情,活脱脱一个废人。

    “老三,当初你被蓑衣人所伤,在后山养伤的时候,是不是和我一样心思?”

    沈白鹤似乎也知道沈振衣在房中看他,突然开口,头也不会,但声音还是从竹窗中传了进来。

    沈振衣淡然而笑,“不是,我心中一片光风霁月,从无兄长这般恶毒心思。”

    那是从微茫中觉醒的时段。

    沈振衣回忆起那时,血脉与星辰、月眼到了合适的时机,剑神之魂,便从无尽混沌海中觉醒。

    发现被拘束在沈三公子残疾身躯中的时候,他也并没有一丝惧怕和担忧,因为他始终明了自己的道路。

    他从来不懂得什么叫做嫉妒,也绝不会因为这种情感而去伤害自己的亲人。

    沈白鹤瞳孔缩小,眯着眼睛看着日头。

    “老三,你是不是觉得,一切始终都尽在掌握?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弟弟?”

    他这么多年被关押,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在九幽之地的时候,他找来了十大高手中的绝大多数围攻沈振衣,却铩羽而归——这也就罢了,但他翻出五剑先生这张底牌的时候,沈振衣仍然神色未变。

    五剑先生三百年来,杀过九幽之地五个天下第一,从来未逢对手,沈白鹤也觉得沈振衣再强也不可能逃过五剑。

    然而……白塔一仗几乎颠覆了他的想法。

    五剑先生身陨,沈振衣顺理成章的斩月飞仙。

    这都是超乎沈白鹤想象之事。

    他以为这是运气,是意外,所以到了八修世界,仍然想尽办法,终于哄过了沈寿,可以东山再起,很快便勾搭上了十二剑楼的沈一州,偷学十二剑楼绝学。

    在沈白鹤想来,就算沈振衣惊才绝艳,是九幽之地的绝世天才,但是在八修世界雄厚的底蕴下,就应该不算什么。他勾结十二剑楼逼迫弃剑山庄的时候,自觉是稳操胜券的。

    但没想到沈振衣的实力,让他瞠目结舌。

    别说沈振衣,就是沈振衣教的弟子,都能轻而易举击杀沈一州,此后沈振衣的层次更是突飞猛进,几乎是一眨眼间就成了八修绝顶,最后又顺利地斩月飞仙。

    沈白鹤目不暇接,根本想不明白。

    直到进入七伤世界,沈白鹤才若有所悟——沈振衣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他的理解范畴之外,他似乎从一开始,对许多事就有把握。

    这怎么可能?

    沈白鹤对这个弟弟从来没有什么太深的了解,他是剑道天才,从小就一直在山庄中练剑,几乎足不出户,除了仅有的几次出门比斗……

    那他怎么会对外部的世界,乃至于八修世界都了如指掌?

    想到这一点的沈白鹤,背上冷汗涔涔。

    他几乎已经打算放弃与弟弟做对,在黑牢中了此残生——直到那心中的声音响起。

    七伤世界,并不是人类主导的地方。

    沈白鹤,陡然又振作了精神。

    所以他无论如何,也要再到弟弟的身边看看一看。

    出了黑牢,穿过荒野,经过霸王城,沈白鹤看到了无数前所未闻之物。

    然而当他来到这里的弃剑山庄,再次看到沈振衣的时候。

    ——沈振衣仍然是一派从容。

    这种从容,就像是当初自己在九幽之地弃剑山庄后山看见老三的时候一样。

    ——一切尽在掌握。

    但是……他到底怎么能够做得到的?

    一个来自九幽之地的天才剑客,为什么来到比自己所在世界还高两个层次的地方,仍然能够游刃有余?

    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兄弟?

    沈白鹤有的时候也会这么怀疑。

    “我是弃剑山庄沈振衣。”

    沈振衣淡然回应,他不需要多解释什么。

    “那就好。”

    沈白鹤缓缓闭上了眼睛,感觉阳光留在眼皮上的温热。

    那就好。

    既然你是弃剑山庄沈振衣,你就总会有自己的极限,不可能永远都这般胸有成竹。

    在如天崩地裂的变化面前,在这七伤世界的统治力量面前,就算是你——沈三公子,也总有顶不住的时候!

    沈白鹤缓缓推动轮椅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