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一剑败敌
    紫宁君已经许久不用剑。

    她从乱离秘境回来,堪破真幻,冰炎如琉璃,根本不需要动剑,旁人就无法近身。

    踏入七伤世界,尤其是晋王陵墓之后,她融入了万毒真经,将武学中的火、冰、毒三种属性融为一炉,终于成就自己的剑法初步。

    但她的剑法终究尚未成形,所以出手之际,一般还是靠修为碾压。

    直到沈振衣今日传剑。

    紫宁君仿佛突然融会贯通,万般变化,千般奥妙,尽在这简单的一剑之中。

    唰——

    平直一剑,轻微一刺,破尽万法!

    刚才练无著的九转散花天女,挡不住紫宁君寻常一剑;如今她的绝招千面月华,仍然一样挡不住!

    剑光如练,刹那间突破了练无著所有的防御,那些月下美人就如玻璃一样破碎,发出清脆的迸裂声。

    练无著断然没想到自己的绝招出手,竟然仍是同一结果,猝不及防之下,飞身后退,却已经被如蛇一般的剑光追上。

    噗嗤!

    练无著肩头中剑,鲜血迸出,惨叫落地,面色如死人一般苍白。

    紫宁君已经收剑而立。

    “你受剑毒之伤,赶紧回去闭关,三十六日之内不可妄动真气,否则剑毒攻心,必死无疑。”

    她淡淡开口。

    这段话是沈振衣让她背下来说的,否则以她的性子,肯定是懒得一提。

    练无著只觉得体内血气翻涌,虽然只是皮外伤,但不知道为什么浑身真气都无法调用,心中便信了几分,又恨又怕,咬牙道:“好!弃剑山庄门下,果然有些门道,怪不得能入三级宗门。今日我技不如人,认栽了!”

    她心中憋屈,觉得自己败的莫名其妙,她的修为武学招式,自认都在紫宁君之上——紫宁君用剑明明还很生疏,怎么就有这种破尽一切的古怪剑法?

    练无著顿了一顿,“就请留下名号和剑法招式,也好让我练无著日后报答。”

    “这是我大师姐紫宁君!”

    楚火萝抬头挺胸,充满了骄傲。

    “至于这剑法么……”

    楚火萝转头看着紫宁君,她还真不知道紫宁君什么时候练成了这么神奇的剑招——肯定是师父传给她的!

    “此剑,名曰化蛇。”

    紫宁君淡然回应,沈振衣传她剑招的时候是随兴而创,也未命名,她自己取名,也就是质朴得很。

    冰火双重,化而为蛇,天下绝毒,破尽万法。

    这一剑,不需要虚名。

    练无著恨恨而去,一路飞奔,一路还口鼻溢血,莫无邪吓得手足无措,便随着她去了。

    “师姐,你这剑法可真厉害!”

    楚火萝见她们落荒而逃,嗤笑一声,回头对紫宁君竖起了大拇指,啧啧赞叹。

    如此简练轻易的一招,便能击退练无著这样的强敌,楚火萝对她心悦诚服。

    “剑固然好,但也是我的修为比你们高。”

    紫宁君语气淡漠,却还是真诚相告,“你若是进入神人境第二重,元磁剑法之力,也决不在我毒剑诀之下。”

    化蛇只是第一式,从此式出发,可以推演出一整套剑诀,因为其以毒经为本,所以紫宁君简简单单命名为“毒剑诀”。

    楚火萝咋舌,觉得这画风与紫宁君的人设不符,不过既然是师父教的剑法决定的路线,她也无话可说。

    清冷的毒剑仙子,怎么都觉得有点儿别扭。

    她回宗门将这想法告诉龙郡主,龙郡主噗嗤笑道:“师父所传剑法的深意,你哪里明白,我还觉得师父教你控制的元磁剑法,有些奇怪呢!”

    楚火萝天性跳脱,偏偏要琢磨控制精细的元磁之力,每每皱紧了眉头换剑招,都是痛苦不堪。

    龙郡主本人也是,她身负龙族血脉,有巨力,本该修行大开大合的武学,最为适合。但沈振衣为她的道路,偏偏是极尽巧思的阵法。

    ——或许这只是他们去晋王陵墓,师父偶然所得,就随手派给了她们几个?并无其它深意?

    她们几个叽叽喳喳,沈振衣只微笑而对,紫宁君回报一剑击败练无著,他也只在意料之中。

    相反,小如意门却是一阵波澜!

    莫无邪带着受伤的师姐回到小如意门,惊动了所有人,小如意门宗主金大奶奶怒不可遏,追问当时情形。

    “无邪,你来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师姐在这外城怎么可能受伤?”

    金大奶奶绷起脸,气势凛然。

    她手持龙头拐杖,满头白发,肌肤却白皙红润,宛若二八少女。

    她苦修数百年,踏入神人境第三重,是霸王城外城中难得的高手。常年深居简出,只求修炼武学,增强宗门,教育弟子,以便在宗门大比中获得优胜,跻身内城。

    但是也从来没有人敢欺负到他们小如意门头上!

    “……是……是弃剑山庄的人……”

    莫无邪心中叫苦,吞吞吐吐。她不敢承认是自己挑唆师姐去和弃剑山庄中人一战才会受伤。

    金大奶奶性如烈火,勃然大怒道:“弃剑山庄的好大胆子,竟然敢偷袭我得意弟子,我非给他们好看不可!”

    她也没多问,立刻就迁怒于弃剑山庄中人,而且还很武断地觉得练无著被偷袭,否则的话,以这得意弟子的修为,怎么可能受伤!

    弃剑山庄中人就算得了沧澜秘库的部分传承,毕竟修为有限,“是那个什么沈三公子出手么?”

    她厉声问莫无邪。

    莫无邪看了面色苍白的练无著一眼,练无著坐在原地,一声不吭,败在紫宁君手上是她一生耻辱,当然羞于承认。

    但也不能罔顾事实,胡说八道,莫无邪脑子一转,顺着师父的说法添油加醋道:“师父,并非是那沈振衣,是他的大弟子,本来绝不是师姐的对手,偏偏还敢拦路挑衅,我们想着师父准备七宗论武的大计,不与她们计较,转身就走。没想到那女子竟然从背后偷袭,师姐为了救我,这才伤了膝盖!”

    “混帐!”

    金大奶奶更怒,“那你们没有当场将他们打杀?”

    莫无邪故作委屈,“不是之前七宗其他师长都说,论武之前,暂时按兵不动么,师姐顾全大局,这才忍气吞声地回来……”

    她信口雌黄,连练无著都有点听不下去,金大奶奶却信以为真,“弃剑山庄,这笔账我记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