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沈振衣的底牌?
    司马幽已经全然没了在陵墓中的失态,他一袭黑衣,意态从容,纵然掩饰不住阴冷的气质,仍是一表人才。

    他进门之后,向着戈钟吾恭敬行礼。

    “参见戈宗主。”

    他的态度不卑不亢,因为背后司马家的背景,也没有人敢小觑于他。

    戈钟吾略略点头,问道:“司马公子一向少见,今日来此,不知有何见教?”

    司马幽微微一笑,单刀直入道:“戈宗主应该已经知道今日新晋的三级宗门——弃剑山庄了吧?”

    戈钟吾与儿子对视一眼,心中一动。

    这弃剑山庄果然有特殊之处,这才刚刚传出消息,司马幽便来联系,这里面必然有因果。

    戈钟吾到底是一方大豪,矜持地点了点头,面不改色道:“刚才得到消息,莫非司马公子与这弃剑山庄相熟?”

    想想也不可能。

    司马幽之前一直随同王杞之在外,斩绝门猎取九眼兽,足足花了好几个月时光——那时候弃剑山庄几个人还没到霸王城,他们就算有交集,时间也不太长。

    戈钟吾一边敷衍,一边揣测着司马幽的来意。

    “也不能算相熟,不过这一段时间,朝夕相处,倒是让我见识了这位沈振衣沈三公子。”

    司马幽的回答出乎戈钟吾意料之外,他顿了一顿,又道:“此人绝非池中之物,弃剑山庄一飞冲天,已成大势,若是拦不住他,只怕这一次的宗门大比,雄真门千年雄心,只能付诸流水了……”

    “你说什么!”戈小定又惊又怒,“区区一个新晋的三级宗门,怎能威胁到我们的地位?”

    雄真门成为三级宗门已有百年,论资排辈,按部就班,怎么算这次的大比也该轮到他们了。

    突然出现一个新的三级宗门,他们忌惮或有之,但仍然有自信他们不足以为大患。

    “少宗主此言差矣。”

    司马幽微微一笑,“那是因为你不认识沈振衣其人。”

    他的语气陡然变得郑重。

    戈钟吾目光一黯,冷冷道:“莫非这位沈三公子,还有什么出奇之处不成?司马公子何妨明言?”

    他当然知道司马幽过来的目的绝不单纯,他既然来此,必然有其说法,与其猜测,不如直接询问。

    “沈三公子,是我生平仅见的天资卓绝之人。”

    司马幽叹息。

    他本身被视为司马家下一代的俊彦,从小到大也不知道有多少夸奖他的天分——但是放在沈振衣面前,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天资卓绝那又如何?”

    戈钟吾浑不在意,“老夫这一辈子,见到天才之人多了,若是成长不起来,一样只有死而已。”

    在这个资源匮乏的世界,并不缺乏天才,缺的是天才成长的环境。

    “然而,若是他手里握着可以扭转乾坤的一张牌呢?”

    司马幽面色怆然。

    “什么牌?”

    戈钟吾瞥了一眼司马幽,心中诧异。

    能够让司马幽亲自前来,这沈振衣得到的东西必然非同小可。

    不过……若不是得了非同一般的奇遇,那位沈三公子,也不可能在升级任务中创造奇迹。

    司马幽压低了声音,只说了四个字,戈钟吾便变色。

    “沧澜秘库。”

    整个七伤世界,天下人共知的宝库。有许多人相信,这是拯救人类危亡的最后机会。

    这大概是七伤世界中人最期待的宝藏。

    从孩提时期,从平民到武者,几乎每一个人都听过沧澜秘库的传说,只要能找到沧澜秘库,就能成为武道圣皇,尊凌玄天城。

    不过,数千年来,别说有人能找到沧澜秘库,便是一点儿线索都没有。

    这近乎成了七伤世界上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

    ——沈振衣,居然找到了沧澜秘库?

    戈钟吾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你……你不要胡说八道!”

    就连戈小定也出言反驳。

    司马幽微微一笑,“当然不是说得到了整个沧澜秘库的传承。沧澜秘库何等广博,便是当今玄天城那几位,只怕也不够资格接纳。”

    什么等级的传承,便只有什么境界才能读取感悟,以沈振衣现在的武学层次,就算是完整的沧澜秘库在他面前,他也绝不敢越雷池一步。

    ——若是自不量力,恐怕就会被庞大的武道神念彻底摧毁精神,变成一个活死人。

    听到司马幽这么说,戈钟吾这才松了口气,点点头道:“你既然知道这道理,为什么还要危言耸听?”

    司马幽正色道:“我并不是开玩笑,这位神三公子,可能机缘巧合,得到了沧澜使者的眷顾。”

    沧澜使者?

    戈钟吾与戈小定对视一眼,露出惊疑而恍然大悟的神色。

    ——之所以大家都相信沧澜秘库的存在,主要就是因为这一位沧澜使者。

    这好歹是有实证的,毕竟几千年来,都有人在大地上遇到过他。

    最早的说法,是说他已经茫然地在大地上流浪了许多年,也收集了无数武学秘笈,就为了找回师门,回到沧澜秘库中。

    后来又有人说,他其实便是沧澜秘库的掌库人,每日只在世上闲游,遇到有缘人,便不要钱似的传以各色秘笈。

    随着时间越来越久,相信后者的人也越来越多。

    因为一个人如果寻找师门几千年都没找到,那也没有道理长生不老——只有作为秘库使者,有此异能,才容易被人接受。

    “你是说,沈振衣他遇上了沧澜使者,得以传授了秘库中的武学?”

    戈钟吾顿了一顿,脸上露出了戒惧和贪婪之色。

    ——得到沧澜秘库使者传授之人,日后都变成厉害的人物,那是他们远不可触及的。

    但是……沈振衣还没有成长起来,他仍然还只是一个实力不强的“潜力者”。

    戈钟吾戒惧此人的未来,却又对他的现在起了贪心。

    如果任由沈振衣成长,那不用多久,得到沧澜秘库传承的弃剑山庄,一定能够将他们这些老牌三级宗门都压下去。

    但如果他能除掉沈振衣,将秘传据为己有,那么雄真门,也将会迎来不敢想象的辉煌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