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兽王的谨慎
    晋王陵墓,四大家将所居不过是第一层,其下还有一层,这才是真正贵人的棺椁所在。

    兽王以为沈振衣来拜祭故人,怎么也会去二层看看,没想到居然到此就退走。

    那一群跟着沈振衣的武者心中一动,一层之中,他们什么好处都没得到,只有担惊受怕,若是能够进入二层主墓,有沈振衣护佑,怎么都能得到点好处吧?

    众人眼巴巴地瞧着沈振衣,期待他答应。

    沈振衣却只是一阵沉吟,反问道:“那人如何,你们可知?”

    兽王苦笑,将脑袋摇得如拨浪鼓一般,“如今怎么可能知晓?一层二层之间,有断龙石在,隔绝音讯,我们未得传召,也不敢进入二层。万年以来,并无消息。”

    其实没消息才是正常的。

    万年之前,该死的人都已经死了,就算还有一份神魂存活,也不过是借着陵墓特异的环境而留下的执念,怎么还可能如生前一般互通消息,来往寒暄?

    沈振衣微微点头,朝着墓穴无垠的黑暗望了一眼,最终拒绝道:“如今还不是时候,我就暂时不下二层了,你就多担待些,在这里再守着一阵子。”

    如今第一层中,四大家将的毒将、军师、牧者都已经神魂俱灭,在这世上没有任何痕迹留存,也就只剩下兽王一个孤零零的。

    ——此际墓穴已开,阴阳之气流转,天地之力新陈代谢,估计兽王也留存不了多久。

    生死之事,原本在这种低级世界,就无法跨越。

    兽王倒是豁达,笑道:“人总有一死,这个道理,我万年前便已明白,勾留在此,无非是心愿未了。公子给我送了个不成器的晚辈来,我调教几日,也算是解闷,公子自去,不必担心我。”

    他想了一想,最终还是补充道:“只是公子下次有空来时,还是莫要忘了去……去见见……”

    “我自省得。”

    沈振衣打断了他的话,微微颔首,不再多说,招呼楚火萝等弟子,扬长而去。

    那些跟班们见他不去,当然也不敢自己冒险,都跟在沈振衣屁股后出墓。

    ——虽然没得好处,但好歹留住了性命,比起那些枉送性命之人,已经算是幸运得多了。

    他们走出墓室,忽然觉得脑中懵懵懂懂,墓室里面发生了什么,便忘却了大半,四面张望,不见王杞之与司马幽,只有沈振衣在前面缓步而行,心中骇然。

    “我们……我们怎么出来了?”

    “战域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只记得我们这群人跟着沈三公子,与王郎君司马幽等人不在一处,他们那些人呢?”

    “难道……难道都死在战域了?”

    “那幸亏我们跟着沈公子,否则的话,我们岂不是死定了?”

    他们七嘴八舌,纷纷扰扰,绞尽脑汁也想不到战域中的回忆,只记得是沈振衣救了他们,甚为感激,除此之外,一片朦胧模糊。

    沈振衣听到了他们的动静,苦笑摇头,“兽王倒是小心谨慎,其实如今的我,也不必如此了……”

    兽王还是延续着万年前的习惯,不轻易让他暴露人前,顺手以无上密法,抹去了这些人的记忆。

    沈振衣如今重头再来,勇猛精进,已非昔年情状,倒是没必要这么做了。

    但如此一来,也有好处,至少少了许多麻烦。

    沈振衣微微一笑,便接纳了兽王这份好意。

    他带着楚火萝还有这群跟班,出了晋王陵墓,离开山腹,一直到荒野之上,但见大漠辽阔,一望无际,夕阳西下,恰如红色的宝石,光芒染过了整个西面。微风拂来,草木低头,气息自然流转,与墓穴中到底不同。

    一群人死里逃生,都有恍如隔世之感。

    “沈公子,之后我们往哪里去?”

    那些人把沈振衣当成了队伍的首脑,便上来请示。

    沈振衣微笑摇头,“我们几人出来,只是为了完成城中的任务,如今任务已完,我们便要返回霸王城。你们可自便,不必跟着我们。”

    他与这些人本来就不是同路,这些人是王杞之雇佣来的高手,如今王杞之被扣在墓中,他们也就没了去向。

    好在出城之前,那些人都拿了报酬,如今准备的食水、资源都还没用掉多少,这时候回去似乎也有些不划算。

    他们商量一阵,觉得沈振衣并无收下他们这一群人的打算,就也熄了投效之心,决定在荒野上再狩猎一段时日,赚取利润,再回霸王城。

    沈振衣觉得这样甚好,与他们就此分开,带着楚火萝、紫宁君、龙郡主和怒千发,一路回返霸王城。

    直到现在,怒千发脑子里还是懵懵懂懂的,一头雾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更不敢猜测沈振衣到底是什么来历。有心想问,却又不知从何问起,又怕交浅言深。

    好在楚火萝也是个按捺不住好奇心的人,一路上连珠炮发问,“师父,你说是去见故人,果然那些万年老鬼都认识你,难道说,你万年之前就来过此地,与他们相识么?”

    “那军师、兽王都对你甚为恭敬,师父是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那你怎么会到我们九幽之地?难道你是天上谪仙?”

    她唧唧呱呱猜测询问,其实也未必想沈振衣给出答案,只是胡乱揣测而已。

    沈振衣的答案,与以往一样。

    “日后,你们自然知晓。”

    有些事,告诉她们太早,恐怕也难以接受,倒不如顺利成章,等待合适的时机。

    如今七伤世界,千头万绪,本来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以后,有的是解释的机会。

    楚火萝问不出答案,龙郡主和紫宁君也非多话的人,虽然好奇,但也相信沈振衣日后终会解释,所以并不着急——就像是八修世界一样,总有一天,她们会得到答案。

    在荒野上行走了几日,原路返回,因为他们一开始便没有走出多远,眼看面前蔓延的城墙已经出现,霸王城便已在望。

    不过短短十数日,沈振衣他们几人,就又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