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因为我来了
    沈振衣连眼皮子都没抬。

    “你们兽心人得了元兽宝典,难道真心想要变化成凶兽,连祖宗都不要了?”

    兽王被困,他身后之人都魂不附体,他倒仍旧淡然自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司马幽瞥了他一眼,仍旧估摸不出他的深浅,也不急于进攻,“天地之间,力强者胜,沈三公子绝非等闲之辈,见识应该也必不凡,我就问你一句,如今七伤世界,凶兽势大,人族式微,最后的结局,人类可否逃过覆灭?”

    如今的七伤世界,人族结城而居,已经放弃了越来越多的资源,而凶兽却在不停地壮大。

    照这个态势下去,人族的坚城,早晚都会被攻破,到时候覆灭是注定的结局。

    有许多仁人志士都看到了这一点,有人灰心丧气,有人奋勇进取,想要为人类延命。

    但更多的人,则是醉生梦死,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地度过余生。

    ——而兽心人,则是另一群。

    他们觉得,人族既然注定要灭亡,那又何必留恋,不如想办法融入凶兽之中,才能活下去。

    甚至,传承人类文明的火种。

    陶醉在这种思想中,司马幽坚持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

    所以他以智者的态度,居高临下的向沈振衣发问。

    他相信,沈振衣也会这么觉得。

    “当然不会覆灭。”

    沈振衣的答案,却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司马幽有些失望,叹息道:“我本以为沈三公子乃是见识卓越之人,不会被自己的情绪影响。如今七伤世界,凶兽极多,强者如云,人类中神人境第九重,能有几人,可抗手否?”

    “如今七伤世界,凶兽占地有其九,人类只占其一,资源矿藏,远远不及,可比潜力否?”

    “如今七伤世界,凶兽繁衍甚多,人类惶惶不可终日,繁衍极少,可比数量否?”

    无论是高端的强者、占据的资源,包括族群的数量上,人类全面落后,怎能与凶兽对抗?

    “你说得都对。”

    沈振衣淡淡回答,司马幽所说的都是事实,如果没有改变,那人类终将在七伤世界毁灭。

    “然而,人类不会覆灭。”

    他仍然坚持原来的观点。

    “为什么?”

    司马幽嗤笑。

    如果沈振衣是这么固执的人,那也是自己太过高看他了,连这点眼力见识都没有,螳臂当车,又有何用?

    “因为我来了。”

    沈振衣语气仍然很平静。

    因为他来了,七伤世界的命运自然会全都改变。

    他既然是人类,人类便不会覆灭。

    司马幽哑然,随后迸发出一阵大笑。

    “沈三公子果然是奇人,如果给你数百年的时间,你或许当真能够成长为兽族统一世界的心腹大患,可惜,你来不及了!”

    他一挥手。

    “杀了他!”

    此时已经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司马幽也用不着再隐藏,便命所有的兽心人一起出手,无论如何,要将沈振衣几人全部斩杀在这里!

    吼——

    他身后那些兽心人,一起扑出,就如会飞的狼群一般,从四面八方向沈振衣冲锋。

    这一群兽心人原本都是斩绝门的精锐弟子,王杞之费尽心机招揽来的神人境高手,如今大半都已经是神人境第二重,他甚为倚重。

    没想到竟然全都是司马幽招来的卧底,王杞之瘫软在地上看着这个好友,欲哭无泪。

    司马幽自忖沈振衣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抵挡几十个神人境第二重高手的围攻,但也想看看此人的底牌是什么,便瞪大了眼睛,盯着场中的沈振衣。

    沈振衣却不动。

    他好像根本没看见朝他扑来的众人,也没感觉到呼啸而来的攻势,只是漫不经心地一挥手。

    ——呼!

    一挥手间,月白风清。

    那些兽心人一起觉得胸口剧痛,就如被烤焦了的蝗虫一般,纷纷扑簌下落,滚倒在地,嘶吼翻滚。

    “怎么回事?”

    司马幽微惊,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沈振衣的武学竟然能够到此地步。

    这不对……

    他敏锐地发现了自己收下这些兽心人并不是被击倒,而是自身除了什么毛病。

    他的瞳孔陡然收缩,背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随后便感觉到胸口一阵绞痛,若不是以司马秘法护住心脉,只怕就要和那些人一样丑态百出。

    “你能够扛得住兽心的反噬,也算是天资过人,可惜误入歧途。”

    沈振衣轻叹一声。

    “你能有准备对付虚影流魂的兽王,却不知道自身弱点也极为明显,这是可叹。”

    司马幽面色苍白,踉踉跄跄后退了几步,胸口的绞痛仍然不住传来,尽管还能够咬牙坚持,但确实是胸口的兽心出了问题。

    “我们的兽心,有何问题?”

    他咬牙反问。

    沈振衣倒没有隐瞒,“兽心变武学,也算是一门独创,颇见心思,可惜这法门恶毒,乃是苟且求生之道,所形成的兽心,自然不可能有凶兽本身的坚韧。”

    凶兽之心,冰冷如铁,杀意如火。

    以兽心变所化,无非只是模仿这种无情与冷酷而已,但到底不是正品,时日已久,便受反噬。

    “那……那也不可能那么快!”

    司马幽知道兽心的隐患,听沈振衣的解释,面色茫然。

    哪有这么快,大家一起出现兽心问题的?

    “若是平时,大约也能坚持上百年,只是不巧,我有一门剑法,名曰心剑,无形无质,可以直击要害,兽心本身就有缺陷,被心剑一刺,自然破损。”

    沈振衣云淡风轻,不带半丝烟火气。

    兽王放声大笑,“何方鼠辈,居然敢与公子做对?这不是自取灭亡么?”

    他被困在万劫魂网之中,本来愤怒狼狈,见此转折,心中大定,忍不住出言嘲笑。

    失策了。

    司马幽定定地盯着沈振衣,知道此次挫折,全由此人一人而起。

    他咬牙切齿,忍不住问道:“沈三公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到底是什么人,才会这么神通广大?

    “弃剑山庄,沈振衣。”

    沈振衣淡然回应,仍旧没有任何语气的起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