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傀儡!万劫魂网
    兽心人的出现,一直是兽王心底的忌讳。

    毕竟这一门兽心变武学,乃是源自元兽宝典,是他最得意的弟子所创。

    兽心变以人变兽,已经入了邪道,他忍痛斩杀弟子,毁去秘笈,但这武学已经流落在外,更被有心之人得到。

    万年以降,不知培养出来多少人面兽心之人!

    他晚年时期,就一直痛悔当年往事,又兼后人受到兽化的影响,这才收起元兽宝典陪葬不传。

    如今自己的子孙,竟然带着这么多的兽心人来到陵墓之中,那不就是活活地来打他的脸么?

    兽心人被叫破身份,也不戒惧,只徐徐后退,露出了司马幽一人。

    司马幽微微拱手,却不是对着兽王,而是对着沈振衣,叹息道:“沈三公子果然厉害,居然一早便知道王郎君的属下都是兽心人。”

    “你……是不是也早就看破了我?”

    他目光炯炯,望着沈振衣。

    “司马,你!”

    王杞之一脸懵逼,他到现在还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所谓兽心人,那又是什么东西?

    但他却深深知晓,司马幽必然是有什么东西瞒着他,而且,那些斩绝门的心腹弟子,如今全都站在司马幽的身后,甚至没有人对他这个名义上的门主有丝毫关注。

    “难道……我只是个傀儡不成?”

    王杞之不敢相信自己发现的真相。

    ——不过这时候,也已经完全没有人在意他有什么反应。

    司马幽折扇轻摇,故作淡定,心中却如惊涛骇浪一般。

    多年筹划,只不过是想借用王杞之的身份,进入陵墓之后,虽然遇到了沈振衣这个变数,但他仍然相信自己能够掌控全局。

    直到此时。

    兽心人的计划,是利用王杞之身为王家子孙,将《元兽宝典》从兽王手中骗到手离开陵墓,此后王杞之在他们控制下,自然随便捏扁搓圆。

    这一切本来甚为顺利,兽王的脾气果然单纯耿直,王杞之能够抵达此地,理所当然应该能够得到《元兽宝典》。

    谁知道沈振衣一出,局势陡然大变!

    不但兽王屈膝行礼,极为恭敬,更关键的是这人居然能够认得出他们兽心人的伪装!

    司马幽被沈振衣看了一眼,只觉得从头凉到脚,好像什么都被看穿了一样。无奈之下,只能挺身而出。

    “你自然是兽心人的首领。”

    沈振衣平静回答。

    “我带你们到这儿来,只是想看看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拷问聆讯对沈振衣来说太过麻烦,倒不如等着这些人自己说出来他们的目的。

    “想干什么?”

    司马幽大笑,“当然是为了元兽宝典而来,既然事已至此,沈三公子,只要你不干涉我们的行动,我们便放你离去,不损分毫,日后还有重谢。”

    沈振衣是他唯一没做的准备,他不惜付出代价,也要将这个变数礼送出境。

    “所以你想用《司马经》换《**机变》,也是想奠定我们交易的根基?”

    沈振衣玩味地瞧着司马幽,此人走一步看三步,倒是颇有算计,看他能够糊弄王杞之上百年,这份心机着实了得。

    这些不愿意当人的兽心人,倒是也有人才。

    “可惜三公子拒绝了。”

    司马幽苦笑,“在下也并不是一定要《**机变》,如果沈公子离开,我不但奉上两卷《司马经》,回到霸王城之后,还将另外两卷奉上,这四卷秘笈,价值可不比《元兽宝典》来得低。”

    他顿了一顿,又道:“其实对于一般人来说,元兽宝典并不是什么好选择……”

    元兽宝典的修行,对一个人的根骨体质要求极高,还需要顽强的意志力,才能克服心底的惶恐,迈过开头几个重要的关卡。

    相比之下,司马经无所不包,让人可以选择的路多了许多。

    他能拿出四卷司马经,只换沈振衣退去,当真是下了血本。

    “人伦大道,岂能交易?”

    沈振衣微笑摇头。

    他当然不可能走。

    司马幽嗤笑,却也知道此人心志坚定,难以用言语动之。

    “既然如此,便请一起死吧。”

    他语气仍然平静,只是多了一股子阴冷之意。

    兽王陡然抬头,乱发一甩,豪迈笑道:“小朋友,你倒是胆子不小,欺骗我的子孙也就罢了,如今在老夫面前,你哪里来的自信,敢对公子无礼?”

    他身子一挺,威压之力散出,这是神人境顶端的力量。

    “如果是万年前的兽王,别说在下不敢在你面前放肆,大概只能跪伏于地,连大气都不敢喘!”

    司马幽从容淡定,已经完全卸去了伪装。

    “但你如今,不过是虚影流魂而已,纵然还留有身前的几分本事,但是克制你的办法,可太多了!”

    他双手一拍,急急喝道:“万劫魂网!”

    只见众人一起分开,来回奔走,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根黑色丝带,在空中一扬,旋即结成一片灰网,劈头盖脸冲着兽王压了下来。

    兽王面色微变,急退之时却已经来不及了,那灰网飘飘荡荡落在他的肩膀上,竟是将他牢牢捆缚,根本挣脱不得!

    “这种束缚神魂之法,你们从哪里习得?”

    他高声呼喝,面色凛然。

    司马幽微微一笑,“兽王已死万年,只怕连骨头都化了灰,唯一一点虚影流魂,还被困在我万劫魂网之中,到了这种时候,你还顾得上为人类的未来操心,倒真是忠贞不二!”

    他冷笑不止,兽王面色涨得通红,眼眸之中满是愤怒和鄙夷。

    ——有司马家的人都变成了兽心人,也可以想象人类世界中,有多少叛徒和兽类。

    针对神魂的攻击和束缚方法,乃是人类神庙秘法,并非家族或者宗门武道传袭,那这些兽心人能够准备万劫魂网,意味着有神庙中人也变成了兽心人?

    这对人类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兽王喝骂不止,司马幽气定神闲,倒有一半关注还在沈振衣身上。

    他淡淡开口道:“兽王,我们此来,也不为别事,取了元兽宝典就走。至于沈三公子你,我奉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神人境高阶的兽王都被我们控制,你自己最好也掂量掂量,值不值得与我们死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