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屹立万年!
    这个细节,大部分人都没有注意。毕竟诛神卫虚影流魂最后的行动并没有完成,除了沈振衣自己,谁也猜不到他竟然是想要跪拜行礼。

    但王杞之等人还是受到了震撼。

    神卫僵尸,实力强横,居然轻而易举地被楚火萝击败,出了绝招之后也未曾掀起什么浪花,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被灭了。

    王杞之的脸色更加难看,“司马,你说要借此探一探沈振衣的虚实,可曾探出来了?只让他们又出了风头!”

    “探出来了。”

    司马幽却微笑点头,并不在意。

    “郎君莫急,至少我们能看得出来,沈振衣的弟子剑法虽强,终究不过是神人境第一重,刚才与神卫僵尸硬拼的时候,其实已经落在下风……”

    他顿了一顿,又道:“只是僵尸毕竟不是人,纵然能够保持生前强大的战力,可随机应变的武学智慧却差了许多。如果是我们与这楚火萝交手,凭着境界上的优势,只要稳扎稳打,就能稳操胜券。”

    “那又如何!”

    王杞之不耐烦,“就算我们能够胜过沈振衣的三个弟子,但沈振衣到底有多强,还是不知道!”

    他觉得灰心丧气,一开始他连沈振衣都不放在眼里,后来开始觉得自己要与沈振衣争锋,到了现在,不与沈振衣相比,只能落得与他弟子比的地步?

    “我们未必能胜得过沈振衣,但兽王一定可以。”

    司马幽神情淡然,“而且,兽王是你的先祖。”

    这也是他们唯一的指望了。

    晋王陵墓第一层,兽王绝对是个体最强的存在——即使他已经一样化为虚影流魂,但是境界上的强大,让他足以对进入陵墓的任何人形成碾压态势。

    王杞之的面色好看了些。

    他知道司马幽说得对。

    进了先祖的墓室,一切,都应该倒过来了。

    “快走!”

    王杞之懒得再去看庆祝胜利的楚火萝等人,一拂衣袖,拔腿就走。

    之后果然在路上还遇到了另外两个神卫僵尸。王杞之不想出头,干脆统统让给沈振衣解决,沈振衣也欣然笑纳,就让龙郡主和紫宁君先后出手,解决了这两关。

    正如之前所料,神卫僵尸的实力虽然略有提升,但总体来说还是相差不远,紫宁君兵不血刃便获得了胜利,而龙郡主虽然有些艰难,但最后还是反败为胜,有惊无险地过了关。

    神卫僵尸最后仍然使用了兽化秘法,也都因此引起了身体崩溃,最后消散,只有在虚影流魂遁去的最后一瞬间,灵光闪现,认出了沈振衣,恭敬行礼。

    ——只可惜都只来得及跪伏一半,无人发现。

    “三关已过,前路应该不会有人拦阻了。”

    沈振衣望向前方,只见绝崖巍峨,山势凝重,中有强者的气息冲天而起,显然已经准备好接受挑战。

    兽王,便是如此一人。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终于,能见到先祖了!”越接近绝崖,王杞之就越兴奋。原本的惶惑不安,也渐渐消弭。

    他才是正统的王家后人,他天生就该继承元兽宝典,如先祖一般,横扫天下!

    王杞之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往绝崖的方向急奔。

    跟随他的那些“心腹”,也都是急不可耐,紧随而前,一路腾起滚滚烟尘。

    沈振衣却不紧不慢,安步当车,看着那些人扬长而去,也一点儿都不担心。

    “师父,你不是说不能让他们得到元兽宝典么?还不早点去阻止?”

    楚火萝蠢蠢欲动,撺掇沈振衣赶紧。

    沈振衣浑不在意,“他们得不到的。”

    就算见到了兽王的虚影流魂,元兽宝典,又哪里是这么容易得到的东西?

    ——此时的王杞之,已经到了绝崖底。

    抬头望去,能够看见一个高大魁梧的老人,站在崖顶,负手而立,浑身上下竟无一个破绽,随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先祖……就一直站在那儿?”

    王杞之愕然,旋即也不由涌起敬畏之意。

    “看来是如此了。”

    司马幽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果说兽王站在绝崖一万年,以势待战,这种执念,未免就太可怕了。

    ——真的能够从这倔强的老人手中,得到《元兽宝典》么?

    原本信心十足的司马幽,这时候也未免有点动摇。

    他想了想,蹙眉道:“不管如何,兽王乃是郎君你的先祖,这时候就看你的表现了。”

    王杞之会意,当下咬了咬牙,腾身而起,足不点地,凌空来到绝崖之上,对着兽王的虚影流魂普通跪下,口中只大喊:“拜见先祖!”

    兽王虽然只是虚影流魂,但明显无论是执念还是精气神,都要比其它三位同伴强盛许多,他悍然而立,宛若在生!

    他低下头,只淡淡看了王杞之一眼,认得是自己血脉,便朗声笑道:“好!好!万年以降,终于有我的弟子,可以突破前面三域,来到我的面前,这也不枉我设置了血脉机关,让你们必须通过我三位老友面前,才能抵达此地!”

    敢情四大墓室的顺序,是你设计好的?

    王杞之苦闷之极,要是直接来到战域,何至于被沈振衣羞辱。他原本以为是自己的运气不好,所以最后才抵达战域,没想到却是因为祖先坑子孙。

    但听先祖的口气,似乎对自己通过前面三域还挺满意,他也不能多说什么,只能不断磕头。

    “你来此,所为何事?”

    兽王眉头一皱,对这个磕头虫一般的子孙好感就减了一小半。

    王杞之回头看了司马幽一眼,司马幽微微点头,示意他实话实说。

    兽王生性耿直,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的念头,投其所好,才能够利益最大化。

    王杞之放下心来,恳求道:“先祖,我等前来,只为求取先祖元兽宝典,让我能够再进一步,免得遭小人追杀!”

    他话说到一半,想起沈振衣,终于还是放不下心中恨意,添油加醋地攻击了一句。

    果然兽王大怒,“何人敢追杀我王家子孙?待我将他捣成肉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