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最后一域
    不过……想到对方是谁,牧者也就释然了。

    这世上的事,有那位公子不知道的么?

    “既然公子想要,那妾身就给了。”

    《他心通意》再怎么珍贵,也不能与公子相比,别说是区区一本武学,便是自己的性命,也随手可掷。

    牧者伸手,从虚空中取出一部泛黄的秘笈,恭恭敬敬送到沈振衣面前。

    沈振衣伸手一揽,也没翻开,转手就交给了楚火萝,让她与紫宁君、龙郡主分阅。

    “公子保重,妾身去了。”

    牧者的虚影流魂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程度,弯腰行礼,恭敬后退,默默退入黑暗之中,黯然隐去。

    ——她于世上的最后一抹痕迹,于斯消灭。

    “等等,你不能急着走啊!”

    怒千发想起周围还凶兽环伺,毛骨悚然,连忙呼唤,哪里还叫得回来?

    他浑身一个激灵,做好防御态势,打算与那些失去控制的凶兽拼死一战。

    然而——

    这些可怕的凶兽,突然一下子能动了,但并没有继续攻击,而是像一滩泥一般瘫倒在地。

    ——离去之前,牧者将周围的凶兽,一举灭杀!

    沈振衣轻叹。

    牧者原本对自己掌控的凶兽,就有生杀予夺之权,可惜她平日性子太柔善,这才毒龙鳄有可乘之机,以致数千年之苦。

    “我们走吧。”

    兽域之事,由此解决,再留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

    楚火萝一路上早就斩杀了无数凶兽,该完成的任务,也已经全部完成。

    她也心满意足。

    牧者离开的时候,杀死了附近最强大的凶兽,其余凶兽虽然未被波及,但因为兽潮之主毒龙鳄也已被沈振衣斩杀,群龙无首,开始散乱起来。

    沈振衣带着众人回返,受到的妖兽并不大,他也就不再出手,任由楚火萝等人开路。

    重新回到一开始被兽潮伏击的区域,王杞之、司马幽等人也都勉强缓了过来——初期的损失惨重,那些首鼠两端之多被凶兽撕咬致死,而王杞之斩绝门的心腹弟子,十停中也只剩了三停。

    听说沈振衣剑斩兽潮之主,得了牧者的传承,王杞之沉默无言,实在不想再多说一句话。

    司马幽倒是客客气气上来道谢,“多谢沈公子搭救之恩,连续三次,若无沈公子,吾等危矣。”

    “不必客气。”

    沈振衣淡然回应。

    司马幽此人城府太深,为人所不喜,总觉得他在背后算计着什么,楚火萝等人也不想与他交往过密。

    众人退出兽域,经过三次险境,活下来的只剩几十人,关键是大家什么好处都没得,难免就有些怨天尤人。

    他们知道沈振衣的厉害,又承沈振衣救命,不敢针对独得所有收益的沈振衣几人,只对王杞之冷嘲热讽。

    “这次出来,真是跟错人了!”

    “要是一开始就跟着沈三公子,他吃肉,咱们好歹能够喝口汤啊!”

    “谁知道某些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三番五次也靠三公子救命才能苟且偷生,还能指望别的什么?”

    即使是斩绝门的弟子,也觉得本门祖师实在是有点肉脚,虽然不敢宣之于口,但脸上的表情和行动,已经尽可以表达他们的想法。

    王杞之也不是愚蠢之辈,至少稍稍一看,就能猜到这些弟子的心思,更是恼怒不堪。

    “可恶!混帐沈振衣!”

    独自一人面对司马幽的时候,他终于不用克制自己的情绪,恨不得将面前所有的东西都砸碎了。

    司马幽淡然道:“事已至此,郎君也不必心忧了。这三个域我们都经过了,最后的战域乃是公子你的主场,沈振衣再有本事,也无法抵抗,由你摆布。”

    “既然如此,何妨让他再得意一阵。”

    他从容不怕,目光穿过幽深的甬道,望向最后一座墓室。

    那是最后的战域,也就是王家先祖元兽宝典所在。

    王杞之的眼中重新燃起了火焰。

    不错!这一次的失败,将是最后一次,三域都已经通过之后,剩下的最后一域,那是他筹备最久也最为充分的目标。

    再加上先祖庇佑,最后的探险,一切都会倒过来。

    等着瞧!

    王杞之望着不远处沈振衣的背影,心里恶狠狠的赌咒发誓。

    沈振衣正在与弟子们讨论他心通意,神识灵敏,回头扫了王杞之一眼,王杞之心虚,赶紧低头。

    “怎么了?”

    楚火萝注意到沈振衣的动作,诧异询问。

    “无事。”

    沈振衣微笑摇头,“只是感觉到了一丝恶意罢了,你们若是能够将他心通意修成,自然也能趋吉避凶,看得出别人对你到底是真心实意,还是口蜜腹剑。”

    他心通意,可解天地。

    他人对你的恶意,自然能够轻易发觉。

    沈振衣未曾习练这佛门武学,但在给楚火萝等人讲解的时候,不知不觉就已经善用了。

    不过,这种程度的恶意,他自己都不放在心上。

    王杞之……能奈他何?

    如今队伍泾渭分明,墙头草两边倒之人,大多都已经死于兽潮之中。一边是王杞之的斩绝门心腹,另一边,则是通过沈振衣三次救人,而积累了信任的中立者。

    沈振衣虽然没有主动引导他们,但他们求生的本能,已经让这些人知道了得跟紧沈振衣,才有活路。

    这泾渭分明的两批人,一前一后,鱼贯了第四号墓室。

    当沉重的大门在他们身后关闭,王杞之得意洋洋,亲自来找沈振衣。

    “沈三公子,我想来提醒你一件事。”

    “什么事?”沈振衣连眼皮都不抬。

    王杞之冷笑,“在战域之前,我多番受挫,狼狈不堪,甚至被三公子你救了好几次,欠下了几条命。”

    “但是现在,我已经先祖的战域之中。”

    他顾盼自雄,仿佛已经一切尽在掌握。此地乃是王家先祖的陵墓,也是元兽宝典的珍藏之处。

    王杞之坚信,在先祖的保佑之下,他定然能够获得元兽宝典的传承,从此前途不可限量,再也不会被拘泥在这外城狭窄之地!

    沈振衣淡然笑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一切,都要倒过来了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