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牧者
    “三公子,全靠你了!”

    “三公子救命!”

    众人眼看愤怒的兽群不断逼近,心惊肉跳,七嘴八舌地叫唤着。

    沈振衣连眼皮子都没动一下,好像根本不在意即将扑到他背上的凶兽,仍然耐心地为三个弟子答疑。

    一条如同巨大獒犬一般的凶兽飞扑过来,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猩红肥大的舌头,几乎要舔到沈振衣的后脑勺。

    ——就在这时候。

    “止步!”

    从黑暗中,传来一个衰弱的女声。

    几乎是有气无力,声若蚊蚋。

    即使是在寂静的场所,这声音都未必能听得清,何况这一片兵荒马乱?

    但偏偏,起了作用。

    巨大的獒犬身形停滞在空中,就像是突然被寒冰冻结了一样。

    其它所有的凶兽,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停止了攻击,仿佛一瞬间变成了泥塑木雕。

    只有远处的凶兽似乎还没来得及接受到讯息,但因为情势的诡异,也没有再向前涌来,而是畏惧地转身逃走。

    “这……这又是怎么回事?”

    怒千发本来已经准备好背水一战,但没想到事到临头,凶兽突然萎了。

    难道沈振衣的气势已经到了如斯程度?居然连这成千上万的凶兽也能吓阻?

    不过随后沈振衣的动作,便让他明白了原因。

    沈振衣对着黑暗处微微欠身,“牧者,许久不见。”

    从幽深之处,缓缓走出一个浅绿色的光影,面容哀戚,神情忧伤,脸色如纸一般苍白。

    牧者的虚影流魂,被毒龙鳄吞噬,封禁在体内,几乎就要被凶兽吸收殆尽。

    沈振衣的一剑,斩杀了毒龙鳄,也给了牧者的神魂以自由。

    ——虽然,她已经衰弱到了极点,在这世上留存的时间,可以用秒来计算,但她仍然心存感激。

    “多谢公子救援。”

    “若无公子,妾身之恨,再难洗雪。”

    牧者盈盈下拜,向沈振衣行礼。

    她心中当然有恨。

    身为晋王府的四大家将之一,牧者当然也非等闲之辈,她从小就心思灵敏,能够以神识与兽类沟通,后来修行牧神诀,更能以心灵控制凶兽,从而形成千军万马。

    在这个过程中,牧者觉得自己与凶兽乃是以心交流,坦诚之极,而被她驯化的凶兽也是乖巧服从,从来没有发生过意外。

    没想到生前不曾遇到的变故,在死后却让她生生承受。

    被毒龙鳄吞下之后,她虽然不能自主意识,变成了凶兽用来思考的主脑,但这并不意味着她自己毫无感受。

    屈辱、痛苦、疑惑、愤怒……

    牧者对凶兽已经仁至义尽,为何凶兽还要这样对她?

    她想不明白——直到,她接触到了凶兽意识内核中的混乱和黑暗。

    牧者阒然惊悚。

    “凶兽,乃是最可怕的种族,它与一般生物不同,不求繁衍与壮大,只求毁灭与杀戮,并无灵性,只有凶性!公子既来,万万要将此类铲除,否则日后七伤世界人类,必然亡于其手!”

    她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吼出这一段话。

    这是她用最后残存的力量,给人类发出的警告。

    牧者感到幸运的是,她竟然是被这个人救出来。

    沈振衣轻轻叹息,伸出手,搭在她虚幻的肩膀,轻轻拍了拍,“不必担心,我自有数。”

    凶兽之害,七伤世界没有一个人比他更清楚。

    这一可怕的种族,将持续地与人类作战——不,其实它们就是不顾一切地向所有其它种族开战,对它们来说,平庸的生存并无意义,只有在热血的战斗与死亡中,才能感悟生的真谛。

    为此,凶兽展开了一系列不可思议的远征,与宇宙中最强大的存在也曾博弈。

    人类与凶兽的战斗,还将不停地持续下去。

    这并不仅仅是七伤世界一隅之地的问题。

    沈振衣,知道怎么解决。

    他不想说那么多,只想在牧者消散之前,安抚她的心情。

    “也是。”

    牧者突然笑了,仿佛阴霾一扫而空。

    “有公子在,又何必担心什么?”

    她近乎崇拜感激地望着沈振衣,又望着他身后楚火萝等人,脸上更露出惊喜神情。

    “你……竟然开始收弟子了?”

    楚火萝、紫宁君、龙郡主三人的剑意与沈振衣一脉相承,给人一种熟悉感。牧者当然能够看得出来,这三人都是师承沈振衣。

    如果公子愿意收弟子,那可就太好了。

    “情势不同尔。”

    沈振衣慨叹,以往他是个匆匆的过客,根本无法驻足停留,也无法长期稳定地待在一个地方,那他当然不可能训练弟子。

    ——而如今,堕入九幽之地又归来的他,或许还未曾得回曾经拥有的力量,但是他的路却坚定扎实无比。

    牧者不明所以,却只觉得欢喜。

    “可惜,我的牧神诀有极大的缺陷,否则的话,我可取来作为几位弟子的见面礼……”

    牧神诀修行有误,导致她自己被妖兽吞噬,苦不堪言,这种有极大后遗症的武学,她自然毁去,不会再传诸于世。

    沈振衣对牧神诀也并无太多兴趣,反而是想要牧者的另一种秘传。

    他当然还是一贯的不客气。

    “《牧神诀》确实有问题,我怀疑并非是人类所创,其中御兽的法门有极大的错漏,就算万兽不反噬,这门功法也不是普通人能够修炼的。”

    牧者天赋异禀,这才能顺顺当当将牧神诀修炼到炉火纯青,换了其他人来,早就死在万兽群中了。

    “也幸得你,从小就得《他心通意》佛门秘传,这门武学,我倒是想请你教给我的弟子……”

    “什么?”

    牧者一怔,惊诧反问道:“公子,你怎么知道修行过《他心通意》这佛门武学?”

    这是她心底最深处的秘密,就连情同手足的四大家将也不知晓。

    为什么……沈振衣会知道得这般清楚。

    牧者记得自己曾经向传她武学的那人发过誓,绝不将自己学过《他心通意》说出去,这门武学的作用在于增强神魂和感悟之力,外人体会不到,当然也无法识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