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一剑斩!
    天地万物,玄奇百变,容纳于剑中。

    一切是剑,剑是一切。

    在那一刹那,楚火萝、紫宁君、龙郡主乃至于怒千发,凡是练剑之人,都有这样的感悟。

    仿佛一切剑道的奥秘,尽数展露于面前。

    见此一剑,胜过苦修十年!

    就连刚才信心十足的毒龙鳄都不由骇然,仍旧嘴硬喝道:“这样的剑法,焉能伤我!”

    它不避不让,探出前爪,全力拍出。

    ——呼!

    凶兽的攻击缺乏变化,却充满了力量。即使是毒龙鳄这般开启了灵智的凶兽,仍然是利用种族的天赋。

    巨大的爪击不单纯使用蛮力,天地破坏之力随之而下,这一爪拍实,就连大地都能被它拍裂。

    而它面前,只有一柄剑。

    ——或者说,是一个宇宙。

    在沈振衣出剑之后,那灿烂的光华便自行眼花,犹如天地星辰,不断旋转变化,他整个人也淹没在这小宇宙之中,化为一剑!

    庞大的毒龙鳄,在攻击的时候身躯陡然再度膨胀,伸出的巨爪甚至比沈振衣身化剑光宇宙更大!

    落在众人眼中的画面,便是一头发怒的巨兽挺起上半身,伸出右爪,想要捏碎一个星光闪烁,却如球一般大小栩栩如生的世界!

    ——这画面,大多数人都能被震撼一辈子。

    ——这是毁灭的经典。

    无论怎么想,沈振衣都不可能抵达巨兽的攻击,在刹那间会被这一爪捏成粉屑!

    巨大的力量差,让人感觉到绝望。

    但下一秒,他们受到的震撼更大。

    嗤!

    毒龙鳄确实捏住了剑光。

    巨爪吞没天地,原本这黑暗中的一点光顿时被遮掩熄灭,整个空间都黯淡下来。

    可这仅仅维持了一刹那。

    华丽的剑光像是没有阻碍一般穿过了毒龙鳄的巨爪,就如浴火重生的旭日一般,便照四方!

    毒龙鳄吃痛,发出可怕的巨吼,整个陵墓仿佛都随之震荡起来。

    然而它已经来不及闪避,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飞驰的剑光,直接刺入它因为惊惧而大睁的瞳孔!

    流光飞舞!

    毒龙鳄的脑后,拖出一条长长的光带。

    无血。

    无声。

    只是兔起鹘落的一瞬间。

    旁观的人、兽都没有反应过来,有人甚至只是眨了眨眼,面前的局势就陡然起了变化。

    天翻地覆的变化。

    轰隆!

    随着毒龙鳄巨大的身躯软软倒地,扬起一片尘埃,沈振衣翩然而落,面不改色。

    “一……一剑!”

    “一剑斩杀了毒龙鳄!”

    “这怎么可能?”

    背后之人,发出不敢置信的欢呼声。

    他们刚才有一刹那已经绝望了,但还等不及他们绝望的情绪发酵,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沈振衣,胜!

    正如他自己所说,只要一剑,便能解决。

    毒龙鳄身周的那些凶兽全都怔住了,在这一瞬间,心胆俱裂,居然没有一个愤怒地扑出来攻击沈振衣。

    ——它们吓傻了,也吓呆了。

    “主……上……”

    几头强大亲近的巨兽发出悲鸣,恐惧、悲伤和愤怒在它们简单的大脑中盘旋,一时间分不清是什么情绪,令它们一片茫然而混乱。

    “看清楚了吗?”

    沈振衣却已经不在乎这一战的结果,只回头问楚火萝她们。

    ——楚火萝她们三个对这种情况的抵抗力比较高,虽然也为沈振衣的神奇而炫目,但并没有那么意外,这时候已经反应过来,各自点头。

    一点都没漏下,仔细盯着看了。

    从沈振衣出剑那一刹那,楚火萝、紫宁君和龙郡主便已经屏住了呼吸,生怕破坏了那无以伦比的剑道之美。

    “一剑创世,一剑灭世。”

    “原来,剑道当真可以抵达这个地步!”

    楚火萝与龙郡主一起感叹,就连紫宁君也现出了目醉神迷的表情。

    “这还差得远。”

    沈振衣微笑摇头,“我这只是将数百种天地之力融为一炉,化出一剑,模仿小世界之力而已。与真正的创世之剑相比,还差得远。”

    真正的创世之剑,一剑创生,便是真的有万千星辰随之演化,亿万生灵随之繁衍,生灭只在一个呼吸间。

    这种剑法,已入神境,与他现在用来斩杀区区一头毒龙鳄的取巧剑法不能相提并论。

    “这也已经够了,我觉得就算是一百年,我也难参悟这一剑……”

    楚火萝喃喃自语。

    沈振衣那一剑,极尽华丽,不知道融合了多少种不同的天地之力在其中,然后又循之演化,丝毫不紊。

    ——要到什么时候,她对元磁之力的感悟和融合,才能做到这种程度?

    更何况是加入其他不同的力量,因势利导,将一剑之力发挥到极限。

    这些,楚火萝甚至都不敢想象。

    龙郡主双目放光,“只要有这样的剑法,咱们跟着师父,就早晚能够学会!”

    她早认定师父是心目中无所不能的剑神,无论怎样的光华,都只会让她更加努力去追赶。

    这时候教弟子好吗?

    怒千发终于反应过来,他也为刚才那一剑的绚烂而沉迷,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他们现在身处群敌环伺的状态。

    好像还没到从容指教弟子的时候吧?

    果然……就在沈振衣与楚火萝、龙郡主对话答疑的时候,那些刚刚为沈振衣剑法震慑的凶兽们,陡然都挺立身躯,悲愤嘶吼。

    这个男人,杀死了它们的主上!

    一定要将其碎尸万段!

    因为死亡和鲜血,凶兽的凶性勃发,就算是对手再强,它们的畏惧也已经完全消失,只想要吞噬一切,撕毁一切,就算是死亡也在所不惜!

    吼——

    吼吼——

    嘶吼声此起彼伏,成千上万的凶兽慢慢围拢,全都红了眼盯着沈振衣以及跟随的一群人。

    “还有……还有这么多!”

    “和毒龙鳄一般体型的凶兽,还有好几头!”

    “就算沈三公子能够对付几个,但咱们怎能抵挡得住?”

    人群悲哀的呼叫,他们刚刚为沈振衣的胜利而振奋,但旋即发现自己仍然处于绝望的深渊中。

    那些可怕的凶兽,无人能挡,而他们,正处于最强的凶兽群包围之中。

    沈振衣一剑斩毒龙鳄,难道还能将这千百头强大凶兽一起斩了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