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人类爱讲笑话
    巨大的黑影,从黑暗中缓缓而出。

    摇曳的腰肢和尾巴,遍布的鳞片,粗大的前掌,还有硕大的头颅,一双褐红色的眼睛,就像是日月高悬。

    这是一头庞大的毒龙鳄。

    毒龙鳄,乃是恶龙与鳄鱼的混血。

    由于具备龙族血脉,毒龙鳄的体型几乎能够无限制的长大。经过一万年的岁月,这一头毒龙鳄大约有七八丈长,高逾两丈,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小山似的,充满了压迫感。

    几乎所有人,都从嗓子里面发出一声压抑的惊呼。

    然而沈振衣并没有停留在这毒龙鳄的外形,也没有为其庞大而感到震慑。

    他的目光透过了黑暗,落在毒龙鳄头部一个小小的凸起上。

    ——那是一个半身人形!

    神色茫然,长发飘扬。

    “原来如此。”

    沈振衣轻轻叹了口气。

    那是一个温柔的女子,她总是相信世间一切,都是平等的。正因为她以平等的心对待凶兽,所以凶兽也能以忠诚之心对他。

    ——只可惜,这一份温柔,在她死后,受到了最大的亵渎!

    这便是四大家将中的牧者。

    “虚影流魂,被以吞魂之法吸纳入体,所以这头毒龙鳄才能有超越一般凶兽的智慧,同时还能够开口说话。”

    “她当初孵化了你,哺育了你,就如同你的母亲一般,你安忍如此待她?”

    沈振衣面不改色,但语气已经比之前强硬许多。

    ——也许,还带着一点黯然。

    牧者或许是四大家将中最为理想主义的一个,她总是希望人类与凶兽能够和平共处。

    但她的理想,终究没有实现的希望。

    被牧者当作孩子的凶兽,最后却成了吞噬她的凶手,这未免有些讽刺。

    “牧者难道是无私的么?”

    毒龙鳄凛然开口。

    “若不是我拥有强大的血脉,可以为她冲锋陷阵,她怎么会对我这么好?她用尽所有的办法,让我变得更强,只是为了让我去为她屠戮同类——既然如此,那在她死后,我为什么不能用她最后的余烬,来让自己变得更强一点?”

    刚刚开始吞噬的时候,毒龙鳄的脑海中还是混沌的,它只是凶性发作,无法自抑。

    而牧者也只是悲伤地看着它,并没有使用强力的禁制。

    当毒龙鳄吞噬了一部分灵魂之后,它忽然觉醒了。

    它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被一个人类驱策,去伤害自己的同伴。在那一瞬间它爆发出无尽的恨意,不顾一切地将牧者完全吞噬。

    ——猝不及防的牧者想要再阻止它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曾经驱策万兽的牧者,在死后终究不过是一缕虚魂,她的执念不够强大,被压制之后,便被毒龙鳄所掌控,浑浑噩噩,成为毒龙鳄借来思考的“大脑”。

    “看来不能善了了。”

    沈振衣轻轻叹息。

    他向前走了一步。

    “师父……”

    紫宁君、楚火萝和龙郡主一起围了上来。她们固然对沈振衣有信心,但是这么个可怕的东西,实在不忍让师父一个人去面对。

    “不要紧,也只有我可以一剑杀了它,救回牧者的残魂。”

    沈振衣看了看毒龙鳄头顶那目光呆滞的半身人,摇了摇头,“你们若是出手,投鼠忌器,反而不好。”

    他本来是不愿与这种智力低下的凶兽动手,打算都用来锻炼弟子,但现下这种情况,只能自己出手速战速决。

    “一剑杀了我?”

    毒龙鳄从口中发出闷雷一般的笑声。

    “我听说人类爱讲笑话,果然不虚。”

    旁边的凶兽不知是否能够理解,总之也跟着发出可怖的笑声,让人听得浑身不舒服。

    “是不是笑话,试过便知。”

    沈振衣也不生气,缓步上前,视周围那些巨兽为无物。

    楚火萝等人想跟着他,沈振衣拦住了她们。

    “你们就在这里看着,我要用你们所理解的剑斩杀此獠,切莫错过。”

    刚才楚火萝、紫宁君、龙郡主都刚好到了悟剑的机缘,如今既然自己要出手,刚好有一门剑法,包罗万有,可作为他们的参考。

    “胡吹大气!”

    毒龙鳄冷笑,缓缓移动到沈振衣面前,“我的身躯如精钢,鳄皮甲就有数尺厚,更得天地之力加持,就算是站着不动让你砍,只怕你的剑气也透不过我的防御。再高明的剑法,又能如何?”

    “再说,你的剑呢?”

    它注意到沈振衣已经走到面前,手中却未持剑。

    ——甚至,身上也没有带剑。

    难道这小子得了失心疯,以为靠着剑气能够伤得了自己么?毒龙鳄长笑不已。

    沈振衣却认真回答道:“天地万物,都是我的剑。就连你,也是我的剑,欲得剑而用剑,欲去剑而忘剑。”

    “我,早已经不需要剑。”

    他静静地看着毒龙鳄,等待它出手。

    “又来了。”

    楚火萝嘻嘻一笑,“师父一旦说这一番话,肯定是一出手就砍了对方的脑袋,每次和人都这么说一大通,也不嫌累得慌。”

    “故作大言!”

    毒龙鳄实在没有耐心再听下去了,“这么多废话,我真是白等了这许久,就让我将你也连皮带骨吞了,看看你这如簧巧舌,能不能帮我说话更利索些!”

    它发出巨吼,整个身子陡然膨胀起来,就像是山崩地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沈振衣疾扑!

    ——就好像是一座山,突然朝着你的方向飞来,这避无可避,挡无可挡!

    毒龙鳄张开了血盆大口,尖利的牙齿如同几十柄长剑,能够将面前的一切都撕成碎片,这是任何剑阵都无法达到的紧密配合。

    “吼——呜——”

    巨吼声震荡,让人耳膜发痛,首当其冲者只怕难以保持平衡,楚火萝等人都禁不住被逼退了几步。

    只有沈振衣,却像是闲庭信步站在惊涛骇浪之上,动也不动。

    他只是微微仰头,看着足以吞下他身躯的血盆大口,缓缓的伸出手指。

    手指之上,闪现莹莹白光,在空中划出玄奥莫解的轨迹。

    “包罗万有,凡一千九百二十二剑,合为一剑!”

    “名曰,永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