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兽潮之主
    沈振衣也没有救人。

    红尘迷离,心若已乱,救得了一次,救不了一辈子。兽心人的根源不解决,这一场血腥杀戮就不会停止。

    “我们向左走。”

    他给奋战的楚火萝几人指了指方向。

    “那儿有什么?”

    楚火萝正杀得兴高采烈,在这一场战斗中她早已不知斩杀了多少凶兽——不算其他人出手,她完成那十个任务也十倍有余。

    鬼知道这陵墓兽域中的凶兽,怎么会繁殖得那么多。

    “答案。”

    沈振衣静静回答。

    他已开始动身。

    无形气剑之墙,随着他行走而移动,将猛恶的凶兽隔绝在外。

    有些人乖觉,感觉到沈振衣的移动,便不顾一切的跟上,在沈振衣几个的庇护之下,竟然能侥幸偷生。

    “多亏了沈三公子!若没有三公子,我们绝对活不下来!”

    “这种时候,天知道王郎君跑哪里去了!经过毒域阵域两次之后,大家都该明白跟着谁才能活命!”

    “还有人愚不可及,居然还跟紧了王郎君,这会儿只怕早就送命了!”

    这些人劫后余生,躲在沈振衣羽翼之下,一边宣泄着对王郎君的愤怒,一边也在拍沈振衣的马屁。

    沈振衣知道他们是墙头草,充耳不闻,仍然是不疾不徐地向既定目标行进。

    不知不觉中,这一支队伍就像是在扎营休整的时候一样,分成了三个部分。

    一部分人,随着王杞之向前突进;一部分人跟着沈振衣突围;剩下中间大部,谁都没能跟上,只能留在原地,苦苦抵抗等死。

    但是……无论是往哪个方向,凶兽的数量,其实并没有减少。

    王杞之的冲击受到了顽强的抵抗,而沈振衣这一边,也并未减轻压力。

    “呼……呼……”

    楚火萝连续运用元磁之剑,斩杀无算凶兽,消耗极大。她聪明地在精疲力竭之后便退入沈振衣身周休息,呼呼喘着粗气。

    “前面……怎么觉得凶兽好像更多更强的样子?”

    师父不是带着自己突围么?

    怎么感觉不对劲,反而像是撞进兽群的中心一样。

    这陵墓之中,又怎能豢养这么多凶兽,平时它们到底吃什么长大?

    “当然更多更强。”

    沈振衣耸了耸肩,浑不在意。

    “所以你们顶着点,我们要去见凶兽中的主导者。”

    这样规模的凶兽伏击,总有主导。

    只有消灭了这个主导,才能够将兽潮平息,否则的话永远无穷无尽,再怎么强大的高手,也会被淹没。

    “在那个方向?”

    楚火萝深吸了一口气。

    她也敏锐的感觉到,从前方传来尖利的气息,仿佛是剑的锋刃,让人感觉到刺痛。

    在那里,一定藏着可怕的凶物。

    ——或许,就是师父所说的,兽潮之主。

    “走!”

    楚火萝元气满满,稍作喘息之后,又提着剑冲了出去。

    她丝毫没有担心,会对付不了这兽潮之主。

    ——因为在她身后,有沈三公子。

    ——天下无双的沈三公子。

    远处。

    兽域深处。

    这里仍然是一片浑沌与黑暗,仿佛光明已经被完全吞噬。

    无数奇形怪状的凶兽安静地蹲踞于此,远处的嘶吼声传来,都无动于衷。

    “主……上……”

    有凶兽跪伏于地,对最浓重的黑暗开口。

    ——如果有七伤世界之人在此,大概会惊得下巴都掉下来。

    什么时候见过凶兽说话?

    即使是神境九重的凶兽,也不可能发出人类的语声,它们虽然有些智慧,但还难以发展出语言。

    否则的话,七伤世界,早就该被凶兽占据,不再有人类的立足之地。

    然而,就在这个偏僻的陵墓中,偏偏有凶兽在说话。

    尽管笨拙含糊,但至少能够清晰地听得出来它表达的意思。

    “那些……人,已经落入……包围,主上……不必担心。”

    跪在地上的凶兽,迟钝缓慢地开口,好在这些凶兽的性子似乎都不太急。

    “不。”

    黑暗中,传来一个冷冽的声音。

    “有人向这边来了。”

    相比之下,兽潮之主的语言能力要强许多,清晰而坚定。

    “我会在这里等着他们。”

    黑暗之中,朦胧黑影晃动,根本看不清是什么样子,也无从揣测兽潮之主到底属于什么生物。

    跪地的凶兽诚惶诚恐,“怎敢……让他们……惊扰……主上?我……我去,将他们……杀了!”

    它挺起身躯,大地仿佛晃动起来,可见它有多么沉重。

    “不必。”

    黑暗中的声音继续传来。

    “你,挡不住他。”

    似乎是已经感觉到了危险,兽潮之主发出慨叹。一众凶兽大惊,全都匍匐于地,嗷嗷直叫。

    ——大部分凶兽,仍然还不会说话,即使说话,也只能用几个词表示简单的意思。

    楚火萝突然发现,面前的凶兽抵抗变弱了。

    前进的难度降低了许多,仿佛是受到了什么召唤,大部分凶兽开始如潮水一般退去。

    “这又是怎么回事?”

    她回头问沈振衣。

    “它已经发现我们了。”

    沈振衣淡然开口,目光投向黑暗的深处,仿佛在那里,一人一兽便已开始交锋。

    “兽潮之主?”

    龙郡主吃了一惊,以阵道之剑压制住前面一片凶兽,警惕地望向四方。

    “不必担心。”

    沈振衣摇摇头,“兽潮之主想要单独与我一战,它正在用特殊的传音方法,让我们面前这些凶兽都让开。”

    他微微一笑,摇头道:“可惜,大部分凶兽灵智未开,若是在平时还能服从它的命令,在这血腥的战场上,大部分还是都冲昏了头脑,还得向我们攻击。”

    如果能够令行禁止,这些凶兽大部分都应该已经退走。

    不过若是如此,只能说明兽潮之主更加可怕,如果凶兽有了这么强的纪律性,七伤世界的人类,根本没有抵抗的可能。

    “难道兽潮之主有灵智么?”

    龙郡主浑身颤抖,失声惊呼,“不是说凶兽只有踏入神境第九重,才能够借强横无匹的天地之力,开启灵智。”

    “难道说,我们面前那凶兽,居然是神境第九重的可怕怪物?”

    她面色顿时变得煞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