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陷阱!
    “注意来!”

    王杞之到底也非等闲人物,在门口的时候尚未察觉,一俟身临其境,大门紧闭,立刻就惊觉不对。

    杀气收敛,死气沉沉——但这并不是破落与毁灭,而更像是一个陷阱!

    “结阵!”

    他刚刚大声呼喝,吩咐身边的心腹立刻结起大阵抵御,但已经晚了一步。

    呼——

    风声如刀!

    就像是飓风忽起,从四面八方腥气扑面而来,伴随着兴奋低沉的吼声!

    “凶兽……来袭!”

    有人绝望地喊出最后的遗言。

    嗤!

    只是下一秒,他便被锋利地爪牙撕成了碎片,不知道多少的凶兽腾空而起,地分食新鲜血肉。

    就在这一刹那,不知有多少人遭遇了同样的命运,他们甚至连刀剑都未曾来得及出鞘,便已经稀里糊涂地在黑暗中丢了性命。

    死!无!全!尸!

    “看来,这里并不是战域,还是兽域。”

    沈振衣慢条斯理开口。

    凶兽从四面攻来,他虽然在最后,也一样是众矢之的。

    但他无惧。

    他的剑也未出鞘,衣袂轻摆,如波浪一样抖动,那轻微的气波却如名剑,在他与楚火萝等人面前形成了一道锋锐的剑刃之墙!

    嗤嗤嗤嗤嗤!

    不顾一切猛扑的凶兽撞上了铁板,一旦越过这一道无形的死亡之墙,立刻被气剑斩下爪牙,根本无法接近沈振衣几人三丈之内范围!

    几个运气好家伙站得离沈振衣近,也就不费吹灰之力,逃得了性命。

    王杞之愤怒大叫,一剑斩下一头凶兽的头颅他的武道境界最高,猝不及防之下,在这种程度的突袭中尚能自保。

    但心中的屈辱却更甚!

    ——又出错了!

    连续三次墓室,连入三域,他却一直没做对什么事。

    毒域之中,误入万毒房,束手无策;

    阵域之中,被困微尘百破阵,只能坐待救援;

    如今兽域之中,误判形势,居然一进门就被没有什么智商的凶兽伏击!

    “司马幽!这是怎么回事?”

    凶兽主动伏击,在守陵秘谱中完全没有记载,兽域的牧者就算要守护自己的陵寝,也决不至于下手这么绝!

    ——无论是毒域还是阵域,都是被动的防御,哪有这么主动的攻击?

    王杞之迷惑了。

    司马幽却只紧紧蹙眉。

    他轻巧地闪避着凶兽的攻击,尽管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但他却有着灵敏的嗅觉和野兽般的直觉,任何凶猛的扑击都无法沾到他的衣角。

    信手挥洒,击毙了几头体型庞大的凶兽,司马幽向沈振衣的一侧缓缓移动。

    “看来,牧者的虚影流魂可能已经不在了。”

    他轻声嘀咕着。

    与此同时,沈振衣也在对三个弟子与怒千发说:“牧者已经失去了对兽域的控制,这些凶兽伏击,应该是兽心人的杀招。”

    兽王、牧者、军师、毒将。

    这四人,乃是晋王手下四大家将,各有奇能,他们也是晋王得之以横扫天下,屠戮凶兽的核心部属。

    毒将的万毒房、荆棘路、绿水潭,都是大规模杀伤的强大武器。

    军师运筹帷幄,智计无双,阵法布置也是玄奥莫测。

    兽王力量强大,有一人破军阵之力。

    ——而牧者,本身相对孱弱,性格善良温和,却能以秘法控制凶兽,驱动千万凶兽大军。

    若她还在,兽域之中,必不至于此。

    “她性子如此,也是天意。”

    沈振衣微微叹息,“四大家将,毒将、军师各有执念,这才能将虚影流魂的力量放到最大,存活万年之久,宛若生人。但牧者心中并无仇恨,自然而然,平淡消去,虚影流魂的力量,就远不如他们那般凝实了……”

    刚刚死去的时候,或许为了守护晋王之陵,牧者也曾尽心尽力,但是万年过去,一切归于平静,没什么执念的牧者虚影流魂,大概也就渐渐失去了力量。

    她就算还没有彻底消散,只怕也完全没有再控制这些凶兽的力量。

    “那么说来,我们不是得自己对付这些凶兽了?”

    楚火萝有些傻眼。

    她虽然咧咧,内心其实还是挺精明的,看得明白。之前毒域、阵域他们过得轻轻松松,一方面是因为师父实力强大,能够罩得住他们。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紫宁君与龙郡主分别得了辟毒珠与**机变传承,这样破解两域的布置就易如反掌了。

    现在没有人帮忙,这些凶兽可得实打实地打了。

    “你不是想要借机完成任务么。”

    沈振衣微微一笑。

    “这不就是机会?”

    楚火萝出城前一口气接了十个消灭凶兽的任务,在路上也就完成了两个,剩下八个,全都着落在这兽域了。

    “那倒是不错!”

    楚火萝眼睛一亮,不过又挠头道:“要是凶兽落单还好,这般潮水一样涌上来,那实在不好应付……”

    现在她是在沈振衣保护之下,但同样能够感受到兽潮的压力——她自忖如果是自己,根本抵挡不住。

    沈振衣身周三丈开外,那些实力还胜过楚火萝的高手,在凶兽的撕咬中苦苦挣扎,一不小心便粉身碎骨,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剑既在手,何惧千军万马?”

    沈振衣微笑,在凶兽的攻击之下,居然又给弟子们上起了课。

    “尔等三人,习得磁、毒、阵三法,可知这三法为剑,融入剑中?”

    万法为剑,万物为剑。

    沈振衣早就到了这境界,三名弟子得他一言点醒,如醍醐灌顶。

    磁、毒、阵三者,都是控制天地之力的妙法,若是能够融入剑法之中,自然能够将剑道的威力提升,便是面对千军万马,也可以一剑御之。

    楚火萝第一个拍手,叫道:“妙啊!”

    她原本领悟元磁剑法,但到底元磁是元磁,剑是剑,只是利用剑法引用元磁之力而已。如今突然向捅破窗户纸一样,眼前一片光明。

    磁便是剑,剑便是磁!

    楚火萝大笑一声,持剑冲出,陡然离开了沈振衣的气剑墙保护范围,突出两步,一剑向最近的凶兽头上斩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