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各有心思
    临时的休整,并没有让这支探索的队伍中惶惶不安的气氛有什么好转。

    在毒域、阵域中都死了不少人,而且一无所获,这对士气的打击极大。

    王杞之斩绝门的心腹、他招揽来的江湖异士,还有沈振衣几人,成了泾渭分明的三伙人。

    他招揽的约有两百左右,在之前的战斗中死伤最为惨重,至少少了一半人。此时他们对王杞之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心,但又畏惧他的余威,不敢向沈振衣靠拢。

    “要不然……我们还是走吧。难得保住性命,何必浪掷于此?”

    这些人也在偷偷地商量。

    “走?王郎君会让我们这时候掉链子么?我算是看出来了,此事本来就是个局,我们走到这一步,已经骑虎难下!”

    有人悲愤开口。

    “王郎君若不给我们一条生路,我们何妨投向那位沈公子?”

    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王杞之与沈振衣不睦,要不是司马幽拦着,说不定早就撕破脸皮。

    “也难,且不说那位沈三公子来历神秘,不知想要干什么,就说王郎君一怒,他或许不敢惹沈公子,咱们还能讨的了好?”

    这群人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只剩下懊悔与忧心。

    王杞之听到有人回报,更是急怒攻心。

    “匹夫!安敢欺我!”

    他重重地拍了桌子,嘴角渗出鲜血。在微尘百破阵中,他逞强抵御,终究受了点内伤。

    司马幽无奈,赶紧让人取了伤药,服侍王杞之服下,又亲自取手巾为他净面,劝道:“他们这些人本来就是我们预定的炮灰,和我们怎么会一条心?如今有此变故也好,咱们就集中精力,只取元兽宝典,免得多惹事端。”

    在晋王陵墓之前,他们还是有更大的野心,若是一切顺利,收取四大家将的遗物,所得可以翻倍。

    但看现在的情况,只要能够保住元兽宝典便是最大的成功。

    “反过来看,这也算是好事。如果没有沈振衣其人,在毒域阵域中我们只怕就要被逼出底牌,如今有了他,这次陵墓之行其实轻松多了。”

    司马幽自嘲般微笑,王杞之听得窝火,“难道我们还要靠他不成?”

    “并非是靠他,只是顺水推舟。”

    司马幽现实而冷漠,“此人深不可测,不可力敌,然则此人行事多有规矩,更类君子,可欺之以方。之前两域,我们不与他计较,战域,那元兽宝典是咱们矢志必得之物,到时候可不与他客气!”

    他目光森冷,眼眸中森寒之意一闪而过。

    司马幽想要的……可不仅仅是元兽宝典。

    王杞之没察觉,叹息道:“希望明们运气好点,直接便战域,不要再混一次兽域就好了。”

    理论上来说,四大家将的四域循环流转,哪一域完全是随机的。他们只想要元兽宝典的话,运气好便直接踏入王家先祖陵墓的战域,而不必在另外三域打转。

    以前王杞之可能还想别的地方捞点好处,但见识了毒域与阵域并且一无所获之后,他早就熄了这妄念。

    元兽宝典!

    ——只要能得到元兽宝典,他练成先祖无敌的玄奥武学,到时候什么都唾手可得!

    带着憧憬与疲惫,王杞之沉沉睡去。

    另一边,沈振衣却一直盘膝而坐,即使是在幽深的陵墓之中,他也不忘参悟剑道,锻炼身心。

    楚火萝也看出今日营地中的诡异气氛,忍不住问沈振衣,“刚开始的时候那个什么王杞之还能控制得住局面,如今分成三国,一盘散沙,不知道他还能带队伍不?到时候遇上危险,又要拖我们后腿。”

    “不是三方,而是四方。”

    沈振衣睁开眼睛,淡然开口。

    “兽心人潜伏于其中,只怕是最危险的一部分。王杞之想要元兽宝典,只怕是为人做嫁衣裳。”

    与军师一番恳谈,沈振衣对如今队伍中的情势掌握更是了然。

    王杞之受人撺掇,想要取元兽宝典,补强自身,再进一步。这背后撺掇的,必然有兽心人的势力。

    也由此可见,兽心人早已渗透到了内城。

    元兽宝典对于兽心人的作用极大,他们想必就是要趁此机会,浑水摸鱼。

    ——要是沈振衣不在,说不定还真让他们成功了去。

    此消彼长,之间的天秤,只怕要像另一边重重地倾斜。

    “天意不绝人裔。”

    沈振衣抬头望去,目光仿佛能够穿透陵墓、结界乃至于厚厚的山腹,投向无垠的星河深处。

    天意难测。

    “见机行事。”

    他淡淡地交待了一句。

    翌日,休整过后,王杞之勉强召集众人,挑了第三墓室的大门推开。

    墓室之中,一片暗沉,并无一丝光线。

    其中生机断绝,竟然是无限的静谧。

    “这是……”

    王杞之惊喜,回头对司马幽道:“这应该就是先祖的战域了吧?若是兽域,何至于安静如斯?”

    兽域是牧者的陵墓,此人生前驯兽,能驱策万兽,死后在陵墓中也驯养了无数凶兽,熙熙攘攘,若是兽域,只怕一开门就应该感觉到凶兽的杀气与嘈杂。

    如今这般宁静,王杞之觉得自己是选对了地方。

    “也有可能是牧者的虚影流魂早已破碎,无力维持兽域,那些凶兽都已经死了。”

    司马幽比较冷静,淡然道:“是耶非耶,我们终究还是得进去看看。”

    站在门口,不可能最后有什么结论。

    王杞之大笑,恢复了几分雄心,昂首阔步而入。众人终究贪念为熄,鱼贯跟随。

    沈振衣微笑摇头,直到最后,才带着三个女弟子和怒千发进门。

    随着咔咔机括声响,背后的大门关闭,灭却了这一片黑暗区域最后的光源,伸手不见五指。

    好在神人境武者的感知灵敏,即使目不能视物,也能知道彼此所在,黑暗并未造成多少恐慌。

    “准备。”

    沈振衣轻声吩咐楚火萝等人,“有东西要攻过来了。”

    他懒懒散散站在原地,却让弟子们将剑都拔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