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交换
    大约花了半日功夫,龙郡主才用《**机变》中所载的集气平抑之法,将微尘百破阵中的无序天地之力全都消除干净,阵法也就不破自破。

    众人劫后余生,出阵之后,只见前方一片白茫茫,终究不敢再进。

    另外听说阵域中的传承已经为沈振衣所得,这些人也就没了念想。

    司马幽前来恳求,“如今阵域既然已经都已探明,还是要麻烦三公子将后面的门打开,我们就此离去,再找兽王之陵。”

    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元兽宝典,其它东西都可以忽略。

    即使在毒域和阵域中除了损兵折将,什么都没找到,司马幽也要劝王杞之忍耐下来。

    “也好。”

    沈振衣点头答应。

    阵域之中,军师的虚影流魂已经消散,生存在世上的最后一点痕迹也已经不见踪影。沈振衣本也意兴阑珊,不愿再多留此处。

    这陵墓的机关阵法设计,出自军师,既然得了**机变的传承,龙郡主很容易就推算出阵域出口所在,以秘法定住开启,一行人得以离开。

    连闯两域,除了沈振衣一行人之外,其他人一无所获,九死一生,锐气大丧。王杞之知道不能催逼过甚,只能忍气吞声,下令休整一晚,待第二日再踏入第三间墓室。

    ——他真是打心眼里期待,能够进入先祖陵寝,不然到那位牧者的万兽牧场之中,只怕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地方。

    不知不觉之中,心高气傲的王杞之也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他心烦意乱,想找司马幽商量,这个知己朋友却不知道去了哪儿。

    ——要是王杞之知道此时司马幽正在沈振衣的营帐中,大约还要气得吐血。

    沈振衣的几个弟子对司马幽的来访也觉得甚为诧异。

    “你来做什么?”

    楚火萝对王杞之他们可没什么好印象,一路同行,师父还救了他们好几次,他们却都什么脸色?真当我们欠你的?

    尤其是这个面色苍白阴沉沉的家伙,楚火萝对司马幽的第一印象就不好,后面更没有什么机会扭转。

    “特来求见沈三公子。”

    司马幽不卑不亢,他知道这群人的核心是沈振衣,其他人的态度,他置若罔闻。

    “让他进来。”

    沈振衣似乎预料到司马幽要来一样,早早回应。

    楚火萝不敢忤逆师父的意思,瞪了司马幽一眼,不耐烦地招手让他入内。

    “我今日来此,想要用祖传《司马经》两卷交换三公子所得的《**机变》!”

    司马幽开门见山,根本没有云遮雾罩地绕圈子。

    霸王城司马家也是大姓,内城之中司马家的地位甚高,传承悠久,《司马经》更是知名的秘笈,司马家先祖手创,奠定司马家霸业的秘典,无数人垂涎三尺。

    司马幽提出用《司马经》来交换,就算只有两卷,也有人会眼巴巴地凑上去。

    ——不过,这当然不包括沈振衣。

    他轻声叹息道:“听说《司马经》十三卷包罗万有,囊括天机,其中自有瑰宝,不过只有两卷,却不够交换《**机变》。”

    **机变乃是军师一生精要的提炼,还包括他在陵墓中一万年的思考总结,虽然零散不成系统,但价值极高。

    相形之下,司马经两卷就未免有些少了。

    司马幽苦笑,“好叫公子得知,《司马经》如今已有十五卷,乃是司马家历代先人补录多了两卷。我知道《**机变》的价值,只是如今手头只有两卷《司马经》,等到回返霸王城,我愿再取两卷,以为补足。”

    “哦?”

    沈振衣赞许地点了点头。

    司马家的人,不泥古,勇猛精进,于先人所创秘典更有进益,这才是人族新陈代谢之法。

    虽然这一族人大多心性阴沉,但光这一点,便值得一赞。

    “司马一族,多英杰矣。”

    沈振衣慨叹一阵,又反问道:“只是《司马经》于阵法一道,在七伤世界已经算是甚为高明,你若能吃透这阵法二卷,也未必就需要**机变。为什么你宁可多付两卷代价,也要交换?”

    如果司马幽能够回答这个问题,沈振衣或许也会同意。

    “这……”

    司马幽却低下了头,神色踌躇,似是不愿表露自己的内心的想法。

    沈振衣微笑,“你若不能坦然相告,此事我便不能答应。”

    司马幽咬了咬,上前拱手道:“三公子,在下欲得《**机变》,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公子若能割爱,日后必有更大的补报。”

    沈振衣拒绝,“我知道此事性命攸关,不能轻许。你可以回去考虑几天,若你在我们离开晋王陵墓之前,能够告诉我你想要《**机变》的理由,我便让郡主将抄本给你,若是不愿,此事作罢。”

    他的语气平静,但却充满了不容驳斥的权威。

    司马幽心有不甘,却知道无法改变沈振衣的决定,只能懊恼而退。

    楚火萝见他走了,这才撇了撇嘴道:“师父,就是不该换给他。这人鬼头鬼脑,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想要**机变,说不定就是想在陵墓中害我们。”

    沈振衣摇了摇头,“这倒不是。”

    楚火萝一怔,“难道师父你知道他的目的?”

    沈振衣笑了笑,“既然他姓司马,那他所求,我自然就明了。只是没想到城东司马家的嫡系子孙,居然也与兽心人混在一处,如今霸王城还真是岌岌可危啊……”

    在经过军师分析,各种信息串了起来之后,沈振衣对王杞之与兽心人到底想干什么,心中已然有了个大概的轮廓。只是司马幽也掺和在里面,让此事变得更加复杂。

    城东司马,乃是霸王城中的古老家族,与晋王一脉也有深深的羁绊。

    若是司马家也起了异心,居然有兽化的倾向,那可就是人类即将面临的大危机。

    凶兽肆虐,实在料不到人类的局势,居然已经崩溃到这种程度。

    “不思进取,苟且偷生,就算是固若金汤的精铁城堡,又能保得住他们多久?”

    沈振衣唯有叹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