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弟子如此,其师如何?
    龙郡主心里还是没底,但眼看微尘百破阵中一片惨象,几乎每隔一小会儿都有人在死去,只能咬了咬牙,默默调运天地之力,控制分崩离析的星屑微尘。

    嗡——

    随着她开始默念口诀,调整阵法之中天地之力的构成,整个大阵仿佛突然受到了撞击,发出悠长的嗡嗡震动声。

    在微尘百破阵中,天地之力失序,这才形成了混乱的根源。

    布阵破阵的关键,以《**机变》的记载,便是控制天地之力的“序”。

    这是复杂而微妙的进程,一般的武者,就算进入了神人境中高阶,也只是能够控制自己体内召唤来的天地之力,对外界的天地之力控制可算是粗糙。

    而对外界的天地之力的精准控制,便是所谓“阵法”的基本。

    天地之力,泛指散逸的自然力量。比如若是控制“火”之力,便能够施展出灼人的武学招式,或者避免火焰的灼伤。

    从真人境的高阶开始,武者便引天地之力入体,渐渐加强对其的控制,创造出多种多样神奇的武学。

    但人身有其极限,自身境界不够高的话,当然无法运用更多的天地之力,许多威力自然也就被压制了。

    所以武者勇猛精进,增强自身。

    阵法师则反其道而行之,他们发现无法引入更多的天地之力到自身体内,便运用种种法门和规则,试图借用外界充盈的天地之力,来实现压制、攻击或者防御。

    这就是一开始“阵法”的雏形。

    微尘百破阵,将附近的天地之力全部搅散,令其在短时间内展现无穷变化,不能凝聚,尘雾过处可说是寸草不生。

    ——这在七伤世界,已经算是甚为高明而凶险的阵法。

    要让一个刚刚接触阵法的女子,去解破这种级别的阵法,未免有些强人所难。

    ——对王杞之等人,更是极大的侮辱。

    “我虽然不算阵法师,但参详你家祖传《司马经》数十年,也算有些心得。我破不了这阵法,连一丝端倪都看不出来,不如沈振衣也就罢了,难道他的弟子我也不及?”

    王杞之怒不可遏,更不相信龙郡主能够解开微尘百破阵。

    “她得了《**机变》,应该是此地军师的传承。”司马幽无奈,只得想办法安抚王杞之,“这阵法原本是军师布置,其中必然记载了破阵之法,并不是有高下之分。”

    他顿了顿,苦笑道:“就像是辟毒珠一般,不是她自己的本事,郎君不必动怒。”

    司马幽委婉提醒,刚才在毒域其实也不是沈振衣出手,而是紫宁君用辟毒珠,这才解救了万毒房中人。

    ——现在的情况,与当时也类似。

    王杞之语塞。

    他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心中气不过。

    苦苦筹备百年,为什么全是让沈振衣出风头?什么好处都让他得了,自己还得一次次被他救?

    ——关键是他还懒得自己出手,用的是几个女弟子!

    这对王杞之的信心打击极大,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的辛苦到底有何意义。

    呼!

    就在此时,龙郡主伸手探向一团汹涌而来的尘雾,这尘雾瞬间能夺人性命,众人屏住呼吸,忽见火焰飞腾,她面前的空气猛然焚烧起来。

    沈振衣轻描淡写挥了挥手。

    那团火焰旋即熄灭。

    “小心一点。”

    他并未嗔怪龙郡主,第一次尝试控制天地之力,并不是那么容易。

    “是。”

    龙郡主小声应答,她皱着眉头,再度对另一团混乱的尘雾伸出手。

    嗡——

    震荡声更为剧烈,在她手掌间放出了柔和的白光,压制住了肆无忌惮的尘雾,当她纤细白皙的手指探入的时候,并未受到天地之力崩解的影响,血肉横飞的景象,并未如众人预期般再现。

    司马幽深呼了一口气。

    成功了。

    从刚才沈振衣信手解决掉暴乱的天地之力,他就知道已然无惧,但是对郡主能否精确操控微尘百破阵,他心中其实还有疑虑。

    想不到这个小女孩也不简单,只是一次失误便汲取了足够的经验教训,轻而易举地将失控的天地之力重新收束。

    “此女的天分……也是出奇的高啊……”

    司马幽心中暗惊,顾及到王杞之的情绪,却不敢宣之于口,只把目光转向楚火萝与紫宁君,眉头微蹙。

    龙郡主在阵法上有极高天分。

    楚火萝有元磁剑法,紫宁君在毒域中得了毒血真经的秘传,看上去也得心应手。

    难道是沈振衣的运气特别好,所以收了三个又漂亮又天赋异禀的女弟子?

    ——还是,这个当师父的特别会调教弟子呢?

    最终的疑点,还是着落在沈振衣身上。

    司马幽咬住了嘴唇,嘴角下弯,面色阴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龙郡主成功了一次之后,信心大增,她很快找到了其中窍门,便依样画葫芦照着《**机变》中所载,一一将失序的天地之力重归本源。那些凝聚起来的尘雾,在她手中渐渐变得透明,最后化为乌有,重新融入天地之中。

    随着尘雾的消散,阵法中的光线也变得明亮起来。

    “阵法……在削弱了!”

    苦苦在生死线上挣扎的诸人,欢欣鼓舞。

    虽然龙郡主还没有彻底将杀人的尘雾收纳,但他们也觉得压力顿减,至少自保无虞了。

    “多谢龙姑娘,多谢沈三公子!”

    “果然还是你们靠谱,若不是沈三公子,我早不知在这古代遗址中死了多少次了!”

    “待会儿前行,还请沈三公子带我们一程,不要抛下我们不管啊!”

    这些人都是见风使舵之辈,沈振衣连救他们两次,王杞之却对危境束手无策。

    在这种情况之下,是人都知道怎么选。

    他们千里迢迢而来,只为求财,可不是为了白白送死!

    王杞之牙咬得咯咯作响,心中愤恨无比,却无力阻止。

    “等着瞧,只要让我找到先祖陵寝,取得元兽宝典……”

    到时候,才能让他扬眉吐气!

    司马幽却一言不发,低头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