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救不了也无妨
    沈振衣他们从军师处离开的时候,那参天古木也化成了灰烬,最后一点留下的痕迹也散于世间。

    “纵然有万般智慧,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寿元到日,还是一抔黄土。”

    “神人之境,终究还是人,而不是神。”

    沈振衣与军师关系似乎不错,离开之后,还为之慨叹了几句。

    “神人境之上,还有真神么?”

    楚火萝好奇发问。

    她跟随沈振衣的时间最久,从九幽之地经八修世界来到七伤世界,武学也从凡人境、真人境乃至神人境。

    在原本的世界里面,就好像井底之蛙,看不见头上的蓝天。

    而自从离开九幽之地,她的武学一路突飞猛进,但凡抵达一处,就有新的增长。

    七伤之上,还有更高的世界?

    神人境之上,还有更高的武学?

    怒千发瞠目结舌,他忽然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只能随着沈振衣的目光望向穹顶。

    ——只可惜他们现在处于山腹陵墓之中,头顶只有一片假造的日月辉光。

    “神人之上,当然还有更高。”

    沈振衣淡然回应,“日后,你自然也会知晓。”

    所以,咱们还是可以继续斩月飞仙的喽?楚火萝习惯了,她已经飞了两次,再多飞几次对她来说也没什么大问题。

    “我们先回去吧。不然的话,他们困在微尘百破阵中,只怕坚持不了太久。”

    沈振衣转身就走。

    楚火萝一怔,“师父,你还要去救他们?”

    不是已经救过一次了吗?而且刚刚不是明明知道这伙人包藏祸心,别有所图,干嘛还要去救人?

    “顺手为之。”

    沈振衣微笑。

    微尘百破阵中,此时确实形势越发恶劣。

    除了自己个心性镇定的神人境第二重高手还算不太狼狈,其余诸人,无一不是左支右绌、杯弓蛇影!

    一片尘雾,可能就是杀人于无形的武器!

    避无可避,挡无可挡,一旦接触,自身血肉便化为粉尘。这种纷乱的天地之力,就算是更强的高手在此也无从抵抗。

    “这不过是陵墓的第一层,怎么会有这么强力的阵法?”

    “王郎君误我!”

    “不是说阵法大师,能够轻易穿过此处的么?”

    吵吵嚷嚷,临终时候的惨呼和骂声时有响起。

    王杞之与司马幽背靠背站在一处,看着不远处时隐时现的烟雾云尘,面色凛然。

    “难道……要死在此处?”

    王杞之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他为了进入晋王陵墓,取得元兽宝典,解决自身的危机,让武道再进一步。不惜背叛家族,筹划百年,然而如今却落到这个地步,心中能不悲凉。

    司马幽瞥了他一眼,叹息道:“郎君不必着急,事情还未到绝望之时。”

    王杞之眼睛一亮,“你有办法破阵?”

    司马幽摇头,“没有。”

    那你说什么?

    王杞之苦笑,“事到如今,司马就不必安慰我了。就算是死在这里,也算是我命数不到,求仁得仁。”

    他当初向族中索要守陵秘谱,族中长老就说王家子孙命格不够,不能开启陵墓取回宝典,否则必有不测之祸。

    王杞之年轻气盛,哪里肯相信。

    所以他破门而出,偷了秘谱,来到外城,筚路蓝缕创出一番事业。好不容易走入陵墓第一层,谁知道竟然是束手束脚,寸步难行,甚至有性命之危。

    这两句感慨,渐有迟暮苍凉之感。

    司马幽这时候却顾不得他的感受,滑步后退,拉着王杞之一起避开一团突然冒出来的尘雾。

    “我还是在说,沈振衣……”

    司马幽仍然保持着冷静。

    所有人都陷入微尘百破阵中——但还有一个人,早早入阵,现在却不知去向。

    ——司马幽不相信他会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死在阵中。

    “不可能!不可能!”

    王杞之咆哮起来!

    “他肯定早已死了,微尘百破阵如此强横,我们这么多人都毫无抵抗力,他带着四个拖油瓶,难道能脱出不成?”

    想到这个人,王杞之便愤怒之极。

    他也不知道愤怒的来源是什么,总之在这一刹那,他宁可死,也不愿意被沈振衣来拯救。

    “让王郎君失望了。”

    从迷雾的另一侧,传来一个淡淡清冷的声音。

    “我还没有死。”

    沈振衣白衣胜雪,信步而出,袍袖轻挥,身周的尘雾散于无形。

    王杞之陡然僵住,面色涨红如猪肝,一种屈辱与愤怒的情绪在胸口滚动。

    司马幽赶紧扯了扯他的衣角,抢先一步,挡在王杞之面前向沈振衣行礼。

    “沈三公子,果然神人也!进出这最凶险的微尘百破阵,也如闲庭信步。我等无能,此次又要请三公子搭救了。”

    他躬身到底,甚为恭敬。

    司马幽此人,一直低调地隐藏在王杞之身边,仿佛是故意要遮掩自己一样——但是如今王杞之受到的冲击过大,情绪不稳,他也只能挺身而出。

    沈振衣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微微颔首。

    “我既然回来,当然不会见死不救。”

    他回头拍了拍龙郡主,“刚才一路之上,**机变看得如何了?记住破阵之法没有?你就去将这阵眼破除,救下这些人吧。”

    有没有这么简单?

    别说是司马幽王杞之等人,就是龙郡主自己也不由惊诧。

    “师父,我只看了一遍,其中破阵之法甚为繁杂,也不知道我能不能顺利救人……”

    她是个心善的女子,看到大多数人身上带伤,垂死挣扎,心中就不忍。

    师父既然说要救,她当然也乐得从命,但她刚才接触阵法之道,只看了几页**机变,只觉得脑中一团浆糊,还没有充分理解,师父怎么叫她出手。

    “姑妄一试即可,若是失败,也无妨。”

    沈振衣耸了耸肩,平静的目光扫过司马幽王杞之等人。

    顺手救他们自然也没什么问题,还可以顺便打听他们有什么阴谋。

    如果……龙郡主失手,救不了他们,那这些闲杂人等就算是死了,也没什么关系。

    司马幽自然能够理解沈振衣目光的含义,他身子微微一颤,伸手按住了几乎要狂怒的王杞之。

    王杞之浑身颤抖,因为愤怒和羞辱,几乎站立不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