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不做人做畜生
    “师父……”

    就连龙郡主自己,都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

    不过没想到军师比沈振衣更加干脆。

    “好。”

    他一口答应下来,“些许小事,何足挂齿。”

    仿佛这阵法传承,并非他毕生精华,而只是不值一哂的敝履。

    军师从怀里取出一部秘笈,笑盈盈地托付于沈振衣,“此乃我取材家传兵书,并就晋王府库珍藏,增删百次,写就的《**机变》。此后在这无聊的地方,批阅万载,修订注释,应该还能看得过眼,作为令弟子的基础入门,应该是足够了。”

    这种东西……还是基础入门?

    增删百次,批阅万载,楚火萝想想就觉得头大。幸好要学阵法的是龙郡主,她也亏得师父没给自己找那个麻烦。

    沈振衣却大喇喇的伸手接过,仿佛理所当然,点头道:“只要错讹不太多,便勉强够使了。”

    师父你这样说人家真的好吗?

    楚火萝与龙郡主都是以手抚额,哭笑不得。

    军师却不以为杵,只叹息道:“可惜不能跟在公子身边,长聆教导,否则的话,我于阵道一途,当还能有更大的发展。”

    他的语气,却甚为恭敬。

    怒千发发愣——你一个万年前的死人,说什么跟随公子?他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回头看楚火萝龙郡主等人习以为常的模样,心中更是骇异。

    难道沈三公子……当真是活了万年的老鬼不成?

    不,不可能!

    就算是神人境第九重的高手,修行最能长生延命的武学,也绝计活不了那么久。至少七伤世界,三千岁已经是极限。

    又或者,沈振衣也早已死了,如今的他也不过是一个虚影流魂而已?

    怒千发胡思乱想,满身冷汗。

    沈振衣将《**机变》教给了龙郡主,让她先自行翻阅参悟,然后又问军师道:“还有一事,当初的兽心变法,可曾流传出去?”

    军师一怔,面色微变,“你见到了兽心人?”

    人非兽,兽非人。

    但如果有人修行兽心变法,发了疯一般要以人变兽,那就是非人非兽,最为可怖。

    沈振衣在王杞之这一波人中,看到了兽心人。

    “我看,数量还不少。”

    在绿水潭出手偷袭沈振衣的,只有寥寥数人,但是能有这样的行动,那就说明如今兽心人的规模已经不小——甚至,沈振衣隐隐怀疑,王杞之这一次的探寻古代遗址之行,也有兽心人在背后推动。

    军师听完沈振衣的叙述,沉吟蹙眉道:“如果是这样,只怕他们所图甚大,是为《元兽宝典》而来,兽王大哥终究还是托大了……”

    元兽宝典,只是利用兽形、兽血、兽元和凶煞之气的修行之法,其实并未偏离正道。但是兽王修行越深,对这门法门的推进进入前人所未有的境界。

    他有个弟子,别辟蹊径,创出兽心变,可以人变兽,在短期内就获得强大的力量。

    ——一开始兽王还没觉得什么,但是兽心变的后遗症,比元兽宝典强得多,不可逆且不可抗。凡是修行兽心变的人,慢慢都会变得人面兽心,乃至于兽面兽心!

    他们很快就会失去作为人的自觉,会觉得自己天生就是凶兽。

    “兽王当年发现这问题之后,立刻诛杀了那创出兽心变的弟子,便将这修行法门全部毁去。只可惜,世人贪省力,这法门已经流传出去,这就不可收拾了……”

    不过万年之前,还是人类强势的时候,就算有少数人想当兽,那也无碍大局。

    现在,却不同。

    凶兽强横,人类龟缩于精铁城墙之内,于是兽心横行,渐趋不可制。

    “这本来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军师虽未亲见,但侃侃而谈,直如亲历。

    沈振衣颔首,蹙眉道:“那么说,他们果然是为元兽宝典而来。”

    军师叹气,“老大的后人实在是不争气,身有兽变,心无挂碍,便能够勇猛精进,只要突破了这一关卡,何假外求?”

    “如果突破不了这一关卡,就算得到了元兽宝典,又有何用?”

    现在王家后人,不是像兽王那样差不多登临绝顶,才不得不面对元兽宝典带来的身体问题。

    他们现在可以说是连半山腰都还没走到,这时候出现兽化变形,如果心灵足够强大,根本不用担心,只要修行过去,自己能够控制就好。

    “万年以降,竟无一个人才,以至于为人所惑。”

    军师摇头不已。

    元兽宝典,在最后一步前,只是身躯有所变化,借用兽类之躯,发挥出巨大的力量,内心却一片澄澈明净。

    而兽心变却不同,这是先修心,以求凶兽恶道,借力而用的法门。

    由于兽心变修身的法门过于浅薄,就算人能化兽,境界也不会太高,更缺乏再进一步的机会。

    修行兽心变的人,如果能够得到元兽宝典打熬身体,说不定真能变成一头神境高阶的凶兽!

    ——这样说来,他们贪求元兽宝典的理由,就说得通了。

    “那此事,要尽快与那王郎君说明才是。”

    龙郡主正看**机变看得入迷,听他们说得郑重,也是吓了一跳,本能觉得应该要去劝服王杞之。

    沈振衣却摇了摇头,“他入魔已深,只怕是不会听我们的。何况,这件事若不是他主导,那背后推动此事的人,也不会轻易放弃。”

    他略作沉思,心中已有了成算。

    楚火萝听得目瞪口呆,嘀咕道:“真是想不明白,怎么有人好好的人不当,竟然是要去当畜生!”

    就算得到了力量,心性迷失,弃绝家人朋友,又有什么好处呢?

    沈振衣也悠然叹息。

    这种人哪里都有,他并不是为了七伤世界而叹息。

    这里虽然有人不想要做人,而要去当凶兽,但好歹并不是主流,他们是偷偷摸摸的,除非修炼迷了心,不然肯定也会觉得后悔与愧疚。

    ——但是,在有些地方,有人却心甘情愿去做畜生、做鬼、做妖。

    ——而且,还坦坦荡荡,心安理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