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军师
    “公子。”

    军师对沈振衣的态度客气中带着恭敬,见他进来,微微欠身。

    楚火萝看得分明,他残疾,就坐在轮椅上。如果不是这样,大概要起身迎接了。

    这情景倒让她想起刚抵达万剑山庄时候照顾沈振衣的时光,不由对这位军师也亲切起来。

    不过……虚影流魂,仍然会受到肉身的限制吗?

    楚火萝有点想不明白。

    “他……他不是鬼魂么?怎么还需要坐轮椅?”

    她悄悄问沈振衣。

    沈振衣还未回答,军师已然朗声大笑,“虚影流魂,只不过是生前的一点执念,自然是以生前最习惯的样子出现,若是改了模样,执念消散,那就连留存都不得了。”

    他俯子,轻轻敲着自己,发出空空的响声。

    “这腿废了数千年,让我去想完好的样子,还真是一时想不起来啊……”

    楚火萝一阵尴尬,赶紧道歉。

    军师却并不在意,“这是公子的弟子么?我记得当年,公子是不愿意留下任何一个传人的……不然何至于……”

    他轻轻叹了口气,“如今改了想法,当真是大好事。”

    沈振衣微微颔首道:“本意也不想收弟子,只是随手,后来发现倒是得用的紧。”

    又或者正如军师所说,他终究还是改了想法。

    一人之剑,何如万众之剑,若不是因为如此,他何必要维持着弃剑山庄?

    “早该如此。”

    军师淡淡开口,目光在几人身上扫了一扫,在紫宁君身上停留了几秒,微笑问道:“你这位弟子已经得了毒焰真传,想必应该是见过我那位毒将师妹了?怪不得知道虚影流魂之事。”

    修为瞒不了人,尤其是现在紫宁君尚未将千红一窟之毒力完全融会贯通,在特别熟悉毒将的军师面前自然是无所遁形。

    “见到了。”

    沈振衣也只是淡淡回答。

    “哦?”

    军师的眉毛挑了挑。

    他是典型的剑眉入鬓,年轻时候应该神采飞扬,到现在也是目如点漆,能够看得出来当年是何等美少年。

    他犹豫了一下,又问道:“她是不是已经不记得你了?”

    啊?

    楚火萝和龙郡主都禁不住一下子竖起了耳朵。这里面好像有八卦!

    那位毒将老婆婆,与沈振衣见面的时候确实表现得有点儿古怪,一会儿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会儿又忘却,难道她真的与师父也是旧相识?

    他们当年是什么关系?

    不过沈振衣的反应相当淡漠,“当初肴原一战,她天地异变之状,为了维持她精神的稳定,当时就以妙想六谛抹去了她的记忆。生前她都已经不知道我这个人存在,死后化为虚影流魂,又怎么有相关的记忆?”

    对面不相识,才是理所当然的状态。

    “这样……也好……”

    军师长叹一声,“万年已过,沧海桑田,人都已经死了,哪里还有这么多挂念?”

    他与沈振衣两两相对,侃侃而谈,完全想不到两人之间,竟然相隔万年时光的遥远。

    “如今,天下怎样了?”

    军师不愿再回忆过去,倒不如放眼当下。

    他原本就是为晋王筹划对付凶兽的关键人物,对天下大势也有自己的认知,临死之前就预测到了局势不妙,如今终究还是要向沈振衣来验证。

    “还是那样。”

    沈振衣叹息,“正如你所料,凶兽已经占据主动,人类倚仗钢铁雄城退守,攻守之势,早已改变。”

    凶兽占据的地方和资源,远远超过了人类。

    就像现在凶兽中的神境顶级强者,也已经超过了人类。

    凶兽不断进逼,人类不断退缩。

    ——终有一日,要走向灭亡。

    ——居然,这也被军师早就料到了?

    一万年前,人类还得势着呢!晋王还能发动剿灭凶兽的战役,人类根本不需要躲在精铁城墙之后,就能正面对抗兽群的,那时候才是充满勃勃生机的时代,不像现在这般腐朽。

    当时军师就能看到这一点,也可说是难得的智慧人物。

    楚火萝等人敬意更甚。

    “还是那样吗?”

    军师脸上露出了一丝颓丧之色,“看来万年以降,除了公子之外,实在难出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否则的话,人类只要能够把握几次机会,便不至于落到这种地步。”

    他叹息不止,“若是没有公子,只怕人类不用三千年,便要死尽。幸好公子不弃这贫瘠之地,又来了一次……”

    军师作势像沈振衣行礼,沈振衣却摆摆手道:“只是偶然,浪游诸天,恰如浮萍,何能自主?”

    至少……过去是这样。

    如果能够把握自己的去向,那他早就不会让这个世界变成现在的样子。

    “但是如今……”

    军师诧异地打量着沈振衣,“公子面貌,已与当日不同,难道你已经抓住了宇宙的变化之机?”

    若是这旅行不是自主的,那也就失去了意义。

    以往见到的公子,总是随意的,逍遥的,风去往何处,他便去往何处。

    但今日所见,却明显已经有了变化。

    沈振衣微笑点头,“掌控宇宙变化之机,哪有那么简单。我如今也不过只是借着远古至理,斩月飞仙,才能够暂时控制方向和时间,至少也得再上三四层楼之后,才有可能彻底掌握,到时候穿梭来去,那就简单得多了。”

    他坦然而谈,绝无隐瞒。

    军师与他,原本就是难得的知己。如今他只是虚影流魂,当他们离去的时候,也是这虚魂消散的时刻。

    沈振衣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过对话的两个当事人之外,旁听者全都是一头雾水。楚火萝听得莫名其妙,不停向紫宁君与龙郡主询问,但她们俩所知也极为有限,哪里能给楚火萝解释得清楚?

    不过好在他们两人的谈话并没有持续多久,在说了这些云山雾罩的话之后,军师似乎心满意足,他话锋一转,问道:“那么公子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路过坟冢,拜祭故人而已。”

    沈振衣的态度很从容,“另外,你的阵法修行基础甚为扎实,我想取来,教给我徒弟。”

    开门见山,一点儿客气都没有。

    这就是沈振衣的风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