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以阵破阵
    微尘,百破。

    无坚不摧,无往不破!

    有许多人甚至还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一阵烟尘掠过,便化作了一片血雾。

    万事万物,化为微尘,旋转迷离,不可御也!

    即使是王杞之与司马幽,都露出了恐惧的神情。

    ——沈振衣却不恐惧。

    他带着三个女弟子和怒千发,比王杞之他们早进微尘百破阵很久。

    “这阵法的奥妙,便是将天地之力化为微尘,呈分崩离析之态。一旦体内的天地之力被引动分散,身躯自然也随之化灰……”

    沈振衣还好整以暇,与他们讲述这阵法的原理。

    龙郡主若有所悟,问道:“师父,元磁、剧毒、阵法,似乎都是限制天地之力的办法?”

    沈振衣赞许地点了点头,“武者和凶兽一入神境,结合天地之力,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不测之威,难以应付。想要胜过神人境武者或者神境凶兽,要么就是对天地之力的控制超过他。”

    “又或者,就是限制天地之力的发挥。”

    磁、毒、阵,这些都是限制天地之力的办法,也是七伤世界中人与凶兽对抗的几个法宝。

    楚火萝自悟元磁剑法,紫宁君得毒血真经传承,为龙郡主再谋得阵法传承的话,她们三人在七伤世界也算是有了自保之力。

    “那……三公子你,又为什么能在阵中这般悠闲?”

    怒千发能够感觉到体内天地之力的混乱勃发,但他只要靠近一点儿沈振衣,这种混乱难受的感觉就会减轻几分,心中诧异之极。

    随着与沈振衣同行的时间越长,他越是觉得这位沈三公子深不可测。

    “其实也很简单。”

    沈振衣愿意为他们解惑,“只是以阵破阵之法而已。”

    他顿了顿,指向前方,“微尘百破阵,以阵法建破碎之力,使得天地之力互斥,无法聚拢。我便建聚灵阵法,针锋相对。在我阵法之中,两两抵消,当然就没有危险了。”

    说得好简单。

    楚火萝撇嘴,虽然每个字都知道沈振衣在说什么,但连在一起就是云里雾里。

    ——总之,就是师父特别厉害,能够化解这微尘百破阵呗?

    何必深究?沈三公子,本来不就是无所不能的嘛?

    “这微尘百破阵……还真没看出来有什么危险的……”

    她嘀咕着,四面张望,甚至觉得有点无聊。

    然而在他们身后远处。

    王杞之、司马幽和其他人,却在生死边缘挣扎。

    “老张,救我!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有人仓皇大叫,手中大刀胡乱挥砍,却不能阻止自己的迸裂。

    “郎君!快想办法破阵!”

    “什么狗屁阵法大师,把我们给害死了!”

    哀恳声、叫骂声络绎不绝,但这都无法改变现实的惨状。

    几乎每一秒,都有人死去。

    没有征兆,没有原因。

    “司马,什么是微尘百破阵?如何破解?”

    王杞之厉声嘶吼。

    司马幽苦笑。

    “微尘百破阵,乃是上古七大绝阵之一,以破碎之力,摧毁进入阵中的一切。”

    “我家祖传《司马经》中记载——”

    “无!法!可!破!”

    随着时间的流逝,破碎之力只会变得越来越强大,到时候被困入其中的人,全都必死无疑!

    “怎么可能?”

    王杞之抱头大叫。

    “我们是来取宝的,可不是来送死的!”

    之前被困在万毒房中的时候,王杞之还能勉强保持镇定,但是连续数次遭遇挫折,让他身上的贵族气被消磨干净,此时已经全无形象可言。

    “郎君稍安!”

    司马幽自己脸色也不好看,但还是得强忍着安慰王杞之,“此处微尘百破阵,毕竟运行万年,破碎之力已衰,纵然再强,我们应该还能撑得住……”

    这大概也算好消息,至少以他们俩的武学修为,在天地之力与真气耗尽之前,应该是不会死的。

    “……只有指望,有人来救我们。”

    司马幽顿了顿,只能叹息着开口。

    “谁能来救我们?”

    王杞之嘶吼,旋即面色变得苍白。

    他当然想到了是谁。

    “你是说……那个……”

    那个深恶痛绝的名字。

    难道在毒域中发生的一切,还要重新再来一次?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捏紧了拳头,恨不得就此被破碎之力撕成碎片,也好过继续受羞辱。

    ——但他终究还是舍不得死。

    沈振衣并不知道他们的狼狈。

    偌大的微尘百破阵,在走了一个多时辰以后,终于到了尽头。

    对于沈振衣他们来说,这只是一段乏味的历程。

    “终于出来了。”

    楚火萝长松了一口气,她并没有感觉到微尘百破阵的威胁,但仍然不喜欢阵中那种压抑的气氛。

    沈振衣淡然一笑,跨出阵法的笼罩范围。

    面前,一株巨木,巨木之上,有人筑巢而居。

    “到了。”

    他微微一笑,向上拱手。

    “军师在否,故人来访,请赐一见。”

    又是“故人”?

    楚火萝、龙郡主和紫宁君已经见怪不怪,怒千发还是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你与一万年前的死人是故人?

    那你是什么人?

    就在他头晕脑胀之际,就听树上出来长笑声,“一别经年,公子风采如昔,着实让人羡慕,就请上来吧!”

    这声音斯文温和,雅量高致,旋即又有悠扬的古琴声响起,似是主人奏乐迎客。

    还真认识?

    怒千发觉得自己已经被冲击得三观破碎,只木然跟着沈振衣他们腾空而起,踏入那树上的巢穴。

    一进门,便发现这树巢之中别有洞天,竟然还有一道长长的阶梯,直通云海,恍若登天。

    “这也是阵法的运用。”

    沈振衣回头对龙郡主道。

    “芥子之中,可纳须弥。”

    虽然看上去只是一个小小的树巢,但其中却广阔天地,而沈振衣要找的故人,正在这一方天地的中央,静静地等着他。

    这是一个儒雅的中年人。

    他身形修长,面如冠玉,神色温润,身着古代士大夫的衣冠,更有恂恂君子之气。

    ——这便是阵域的主人,晋王四大家将之一,精通阵法变化的“军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